心魔(3)【明傅】

唉……慢的没眼看了……等过了这周放假了就会快了(大概)

老杨二师兄串场

==============================

三、


“哼!这该死的女人!”

玄冥子恨恨的扔下少女已经没有气息的尸体,斜眼看了一下一旁面色难看的红发青年,估计暂时是使唤不了他了,只好自己上前摸索,然而并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玄冥子一站起身就感到一阵眩晕,不由暗骂一声这女人果然有古怪,不过他自己也是用毒的行家,马上掏出几颗解毒药吃下,又运了几遍内功,这才恢复正常。

要是东方未明那小子在就可以让他去了,他的那百毒不侵的体质还是很有用的。不过……

玄冥子恶毒的笑笑,师侄啊,估计你自己也不知道,在那之前就被我下了蛊吧,噬心蛊的滋味恐怕不那么好受吧……他现在应该已经心魔发作自取灭亡,或者大开杀戒被正道干掉了……这噬心蛊本是记载在唯我独命丸之后的一章、自己拿来练手的,那时刚好遇到了东方未明,就顺手下在他身上了。当时倒是没想到他有这么曲折的身世,后来告诉他他父母的事也是为了刺激他,但是这小子居然顶住了。不过他竟然跟着荆棘来了天龙教,那就不可能再放过他了,他又不肯跟自己学毒掌,又在毒龙教和青城派三番四次坏我们的好事,这次前来八成跟他爹一样是个卧底,只要稍微透露给他些信息,以他的头脑应该很容易就会发现当年的真相吧,然后等待他的,只有无尽的深渊了……

玄冥子心中思虑不停,身法也是丝毫不慢,一个闪身就堵在了躲在枯木后正准备离开的青年面前。

“呵呵呵,这位小友,躲在一旁窥视他人,似乎不大光明磊落吧?”玄冥子说着话,右掌已经马上就要按在青年心口。

青年伧俗之间闪避不及,眼看就要毙命于掌下,突然电光石火之间,玄冥子感觉一阵凌厉的剑风直袭他的后心而来,对方这是攻其必救。

冷哼一声,玄冥子身子微斜,剑风擦着他的衣襟而过,而他的掌也偏了几寸,但还是狠狠的打在了青年的肩头,棕衣的青年狂喷出一口血,半跪在地,那刚才突袭的红衣剑客已经在旁边扶住了他。

两个人吗?哼,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玄冥子狞笑着前踏一步,正要继续攻击,然而这时异变突生,一阵掌风带起的黄沙铺天盖地的罩住了他,玄冥子也以掌风还击,但他练的是毒掌,最讲究无声无息杀人于无形,在掌风上并不具优势,这时大漠又是一阵大风,玄冥子已经根本辩不清方向了,只能凭着感觉打了几掌,却根本没有伤到人的感觉。等到风沙终于平息下来,四周哪还有人的影子?

 

“师叔,怎么了?”

看着姗姗来迟的红发青年,玄冥子气不打一处来,但一想到最近还要仰仗这小子的武力,便暂且按捺下来,冷着脸道:“我们的计划被人偷听了,他挨了我一掌,但被一个红色衣服的剑客救走,快在附近搜索一下,他们应该走不远的。对了,可能还有一个用掌的。”

玄冥子说完就向一个方向飞掠了出去,红发青年哼了一声,无所谓的抱着双臂。玄冥子这破计划破产本就正中他下怀,他虽然早就察觉这边有人,但故意等他们跑了才过来,看着满脸沙子、灰头土脸的玄冥子默默暗爽。但他又不能一直站着不动,就找个方向随意向前走了。

荆棘的心情相当不好。他哪有这闲工夫,小师弟失踪一个多月了,毫无音信,偏偏最近玄冥子总是要带着他出任务。每次向玄冥子提到,那老家伙就冷笑着说,你师弟也不是小孩子了,你还要总是看着他不成?荆棘虽然没把师弟当小孩,但总觉得师弟是自己带出来的,总得对他负责才是,要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对师兄交……

荆棘猛地吐出了嘴里的草叶,狠狠的甩了甩头,像想要把那个人的影子从脑海中甩出去似的。又想到那个因为他们惨死的无辜少女,荆棘的心情更差了。

为什么?!我只不过想赢过那个人而已,就不得不做出这种事吗?!荆棘心中咆哮着,没注意自己已经拔出魔刀,向着面前的一片灌木丛劈下。

“当!”

这一下传来的居然是金铁交击之声,荆棘一愣,这树莫非成精了不成?用魔刀拨开丛丛的灌木,眼前的情景让他瞬间就目瞪口呆了。

棕衣的青年衣服上沾着点点血迹,瘫在红衣少年怀中,生死不知,这两人有些眼熟,好像是以前经常和小师弟一起喝酒的,而一旁挡住他的刀正心虚的笑着的,竟是他那失踪很久的小师弟,和他手腕上挂着的锁链。因为三人是藏身在一截空心的枯木中,每个人都挤成一个诡异的姿势,尤其是小师弟,看起来腰都要扭断了。

几人大眼瞪小眼了半天,荆棘不知道自己是想先砍了这胆敢招呼都不打一个就玩失踪的小师弟,还是先砍了这怎么看都好像绑架了他小师弟的红衣少年。

最终荆棘还是知道现在不是弄清怎么回事的好时机,他啐了一口,把灌木丛恢复原样,又找了一些树枝堆在旁边,就向着玄冥子的方向离去了。

 

杨云一睁眼看到东方未明的脸,第一反应便要跳窗而逃,不过耳边马上响起了友人的话语:“老杨,别怕,未明兄已经不是天龙教的人了。”

杨云看到一旁的傅剑寒,这才想起在他失去意识之前,确实是他们两个救了自己一命,忙向东方未明歉意道:“抱歉,东方兄,我还以为自己落入天龙教手里了。”

东方未明无所谓似的站起来,把药碗递给傅剑寒道:“敌人可不会好心的喂你吃药,唉,剑寒兄还是你来吧”然后一边唉声叹气道:“你看我这大半夜的又是诊脉又是煎药又是解毒图个啥呢。”

傅剑寒看他这幅委屈的样子不由失笑道:“好了好了,我们能顺利救到老杨都是多亏了东方大侠你的掌力医术毒术还有你家二师兄,行不行?”看到那小孩子似的少年又开心起来,傅剑寒才又转向杨云,边喂他喝药边轻声询问道:“老杨,那人是……天龙教的人?为何要对你痛下杀手?我们要是再晚一步,那可真是……”这后果简直让他不能细想。

“他好像在策划什么阴谋,但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杨云咽下一口漆黑如墨的药汁,皱眉道:“我当时只是看到玄冥子夺了那怪医少女的七彩蛊王,要炼制什么‘唯我独命丸’,后来又要她交出五毒宝典,那少女宁死不屈,竟然当场自尽了。”

“什么?!那位怪医……死了?!”傅剑寒大吃一惊。

“是啊……你们认识她?”杨云奇道。

傅剑寒苦笑着说:“老杨,这次我们来西域,就是想要找这位毒医的,因为未明兄现在身中剧毒……唉,此事说来话长了。”两人日夜兼程、策马飞驰一个月,好不容易赶到了西域村庄,却没想到是这种结果,傅剑寒有些担心的看向从刚才起就一直没说话的东方未明,发现他正出神的想着什么,脸色变幻不定。

东方未明抬头迎上傅剑寒担忧的眼神,淡淡的笑了一下道:“我们……还有一个选择,南疆毒龙教也对毒很有研究,教主蓝婷是我的红颜知己,以前也在百草门围攻之时帮过她,也许她会有这蛊的解毒之法。而且杨兄中的毒以我的能力只能暂时压制,恐怕也得找到她才可能完全祛除。”

这少年眼神明朗,完全看不出月余前还寻死觅活的样子了。傅剑寒有点惊讶之余心里又轻松了很多。

人若是想活下去,总是会想出很多办法的。

其实傅剑寒完全不必惊讶,在温暖如和煦阳光一般的他的身边,连冰人都会融化,更别说这只是想找到一个可以接纳他的怀抱的,普通的少年。



-meiwan-


评论(5)

热度(10)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