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4)【明傅】

第一次写推理相关的,可能有些不足不过总算是能说圆了吧( ̄▽ ̄)

(所以我当时是哪里来的自信感觉可以在三千字内写完

======================

四、

 

风平浪静的海面上,一艘小舟独自慢悠悠的飘着。

“哇哇,剑寒兄快来看,这边这么多干粮,而且还有几坛好酒呢,江天雄对他儿子可真好啊。”东方未明撇了撇嘴,在船上东翻西找着。

傅剑寒把他按住,继续给他缠肩上的绷带,无奈的道:“好好好我知道了,在我给你包扎完之前能不能老实点?这么大的伤口还到处折腾了一晚上,你也真是心大。”

“不这样怎么骗的过江瑜那小子?”东方未明满不在乎的道,不过看到傅剑寒的脸色还是不再乱动了。

傅剑寒这才继续着手上的动作道:“你怎么知道江天雄会在这里准备一条船?”

东方未明笑道:“他那么老奸巨猾的人,怎么舍得真的把儿子困在岛上,当然是做好各种准备啦。”

“可是……我们俩这么走了,岛上其他人没问题吗?”傅剑寒皱眉道。

“没事的,我都跟剑南兄交待好了,”东方未明轻快的道:“他会跟他们说,他只是误食了有毒的植物假死而已,而其他人也是被那种植物的花粉影响产生了幻觉然后昏倒了,岛上发生的事情只是荆棘为了寻仇杀了东方未明,江瑜的失踪他们也不知为何,江天雄就是怀疑也怪不到他们头上。”

“所以说……江天雄到底想做什么啊?”傅剑寒给绷带打了个结,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唉……我就慢慢从头跟你说吧,”东方未明用一只手伸了个懒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了下来懒洋洋的道:“他是天意城的我已经跟你说了吧?他们大概早就想想办法做掉那些门派的继承人,然后扶持自己的亲信做掌门,好神不知鬼不觉的掌控这个门派,但是为了不引起怀疑,需要一个合适的凶手,有能力名声不好又跟他们有仇,我当然是最好的人选……后来得知我被你带来了这个小岛,就干脆弄些最能吸引那些人的假消息让他们聚集在这里,然后一个个暗地杀掉,让他们的随从做见证人,最后再把我这个凶手杀了或者抓回去,又让那些门派欠了他一份人情,真是一条好计策呢……”

东方未明冷笑了一声道:“……就是不知道他发现失去继承人的是他自己,会作何感想呢?”

“这么说那个洞里那些真的是……”傅剑寒略有些不忍。

东方未明摊手道:“剑寒兄,剑南兄可是差一点就被害死了呢……不过我可没想到剑南兄的演技能这么好,当时我还以为他没理解我的意思真死了呢。”

“所以你是怎么当着大家的面跟他传递消息的?”傅剑寒还是有点不明白:“而且你当时一直在屋里,是怎么看得清他要害剑南兄?”

东方未明娓娓道来:“武林中人都知道剑南兄不胜酒力,他算准了剑南兄很可能会拿最后一碗,所以只要等待其他人都拿完,他再过去给最后一碗下了药,就能顺利毒到剑南兄了。我就用笛声的音律来通知他‘有毒,装死’,这个除了精通乐器之人都是听不懂的……他原本的计划应该是让你把我交出来,然后以证据不足为由将我囚禁,再慢慢杀掉其他人,最后制造一些伪证把我押回去,就大功告成了……可惜我二师兄的到来打乱了他的计划。”

“你还说呢,我可是真的以为你被杀死了,”傅剑寒心有余悸的道:“话说回来你到底是怎么让荆兄放过你还配合你演戏的?”

“这个嘛……当然是给了他最想要的东西啦。”

 

====

“二师兄,你这准头可不怎么样啊。”东方未明脸色苍白的勉强笑道。

荆棘把剑从他肩头拔出,冷哼一声道:“哼,你这小子,都到了这个地步,还不肯说实话吗?那一战中你处处对我手下留情以为我感觉不到吗?”

东方未明做投降状无奈笑道:“好啦,我说就是啦,我没法跟大师兄忏悔是因为……他还活着呐,现在在杜康村南面的一个更小的村子里休养。我本来也想那样假装杀你的,可是龙王让我措手不及,也没办法……还有师父……只能以后去了那边再给他赔罪啦。”

“他真的还活着……就好……”荆棘脸色缓和下来,收了剑扶起他道:“……你啊,老是这样,神神秘秘的计划着一切,你也没必要非要故意受我一剑啊?”

“你坠崖怎么也是我害得嘛,而且……你的剑上多沾点血,一会儿才好编故事啊。”东方未明坏笑道。

“你想要我做什么?”

“很简单的,先跟他们说我死了,然后就……如此这般……”

“就这样?”荆棘做事干脆,既然得了那人消息,此刻也不多问,转头就要走。

“二师兄!”东方未明却突然叫住了他。

待荆棘回过头来,东方未明犹豫了一下,道:“知道我死了的话,那家伙不知道会做些什么……二师兄就帮我照看一下那个傻子吧。”

===

 

“当然江瑜肯定是不会死心的,而且以他的头脑,要发现石洞的秘密也很容易。”东方未明继续道。

“那样一个石洞,还有机关不成?”傅剑寒奇道。

“说起来也简单,石洞看着挺大,但是其实入风口只有一个,只要不在风是那个风向的时候进去,里面是不会有风刃的,而不同的风向又会形成不同的音调,知道了这点,就完全可以在不受伤的情况下进入石洞……江瑜首先想试试看我是不是真死了,要是装死的还可以问出圣堂之钥的下落之类的,那小子生性多疑,又很自负,自以为已经掌控了山洞的秘密,是一定会亲自进来看看的,可是剑寒兄你当时一直待在洞口悲痛欲绝的就很碍事了。”

“你是说那个蓝衣人是为了把我引走?他到底是谁?”

“大概也是个天意城的杀手吧,他应该就是把这条船送到岛上的人,他们特意选了一个身材样貌跟我比较相似的,让他穿上蓝衣,应该是想在一些事件中嫁祸我之类的……不过我已经跟二师兄说了前因后果,要是撞上了那人应该也就顺手料理了。”

傅剑寒举了手道:“好好好,你们一个个的都是最好的优人,就我一个人傻乎乎的追过来追过去。”

“我也是很辛苦的啊喂,费尽心思布这么个局,不然天意城的杀手又是江瑜身边的精英,你们一起上也不是对手啊?搞不好就是全部团灭的结果,”东方未明抗议道:“江瑜听到安全的声调就让那人去引开你,自己带了两个人进洞,可惜嘛……那声音是我用笛子模仿的,而且经过我几个月的观察,这个岛上的风向其实是比较固定的,我算好了风向改变的时间吸引他们进来,等他们走到最中间的位置的时候,刚好是最强的风刃来临之际……等这一波风刮过去,我也能顺利脱身了。可是正要走又看到有个傻子又要进去,真是吓得我连跑路都顾不上了。”

“我说你啊,明明是保护了他们的,之后不能跟他们好好说吗?非要用迷烟全部迷倒……你又是怎么知道第一艘船一定是江天雄的呢?”

东方未明翻了个白眼道:“你以为他们都是你啊?那些人,看我没死不第一反应把我捅个对穿才怪呢。江天雄那种人,当然要赶在别人前面过来,确认他们的计划是不是成功了,如果出了什么问题,让他带的那批人屠了整个岛也是可以的。要是我的武功恢复了,还可以带领岛上的人拼一下,现在嘛……只能弄晕藏起来了,也是还好那个山洞的里面还有一个隐藏的横洞。”

“你说的轻松,一个一个把他们搬过去的又不是你。”傅剑寒撇了撇嘴,又正色道:“你既然知道我与他们不同,又为何要……一直不说实话呢?”

“这个嘛……”东方未明挠了挠头道:“当然刚开始我确实是没意识的,后来也是想观察一下你救我是不是有什么目的,再后来就觉得……”

东方未明停了一会儿突然捧着肚子大笑道:“……你教我说话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啊!”

傅剑寒愣了一下,等他反应过来东方未明已经跑到船另一头去了,他起身就要追打:“你你你!你知不知道我每天教的多认真!多辛苦!”

船上就这么大点,东方未明很快就给傅剑寒捉住了,不过他知道傅剑寒不会舍得真打他的,也不躲开,反而凑上去坏笑道:“剑寒兄,那时候你一直不停的教我‘剑寒’两个字,到底是什么居心?”

傅剑寒委屈道:“哪有什么居心,不过是怕你出了什么事好歹会喊我啊?”

“哦~这样啊……”东方未明笑着突然向后一仰,傅剑寒猝不及防的被他带倒,两人在船舱里摔成一团,原本平静的水面上也泛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你看你,让你乱动!”傅剑寒没好气的道,因为抢先垫在下面声音有些闷闷的:“本来想等风头过了再带你回中原,这下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了。”

“那有什么关系,听说这一带岛很多的,我们再找一个就是了。”东方未明直接把他当成枕头躺着不下来了。

“你真的……不回去了?”傅剑寒试探着问。

两人都知道这句的潜台词是什么,东方未明停了一会儿,看向傅剑寒道:“我本来确实一直心心念念是,养好身体之后再伺机东山再起……但是这段时间……这种日子……我……并不讨厌……”

“……所以,也许,再长一些,也不要紧呢。”东方未明平静的笑道。

傅剑寒也笑了。

“是啊,这次不用天天教你说话,我可省心多了。”



-wanle-

热度-3

评论

热度(3)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