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3)【明傅】

下章真相篇

==============

三、

 

傅剑寒在林中左冲右突,心急如焚,可是他的轻功并不算好,岛上树木又茂密,半天也没有看到荆棘的人影,倒是让后方几人渐渐赶上了他,这时却有一个身影迎面走了过来。

傅剑寒停下来看清了来人,但却只有他一个人,傅剑寒不由得颤声问道:“荆……兄……未,未……明他……在哪里?”

荆棘扬起脸瞥了他一眼,随意道:“杀了。”

傅剑寒感觉大脑忽的一片空白,有点不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可是荆棘手里的鲜红的剑是那么显眼,上面的血迹好像还没有干。

“诶?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安心了?”后面的西门锋轻松的道。

“真的吗?那个东方未明,就这样被……?”夏侯非倒是有点惊讶。

江瑜却沉吟了片刻,看向荆棘道:“多谢荆兄,那么……他的尸体在哪里?”

荆棘不快的哼了一声道:“谢我做什么?我又不是为了你们杀的。他临死前说想葬在那个有音乐的山洞,我杀掉他之后就把他丢进去了。”

傅剑寒忽然飞身直向荆棘来的方向冲去,剩下几人互相看看,也都跟了上去,怀着各自的心情想要看看这位武林霸主最后的样子。

傅剑寒很快来到了那个洞穴,站在洞口愣住了,那洞穴斜向下方延伸,洞口的一些尖石上挂着一些蓝色布片和几丝血迹,尽头处有个浑身是血的身影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但是洞内昏暗,并不能完全看清那人的情况,傅剑寒咬了咬牙,就要向里面冲,没想到手臂却突然紧紧的被人拉住了。

“他是自己咎由自取,与人无尤,你这是要做什么?”来人居然是荆棘,他的手劲很大,傅剑寒一时挣脱不开,只能大声道:“放开我!我要……”

傅剑寒突然停住了,自己是要……做什么呢?要看看他还有没有救?要看看他最后一眼?

荆棘却从旁边折下一截树枝道:“你看好了,这个洞穴可不简单。”

说完就把树枝丢进了洞里,那树枝还没有落地就一瞬间被切成了几段,好像里面有看不见的刀刃似的。

其他赶过来的人也都没见过这种景象,不由得目瞪口呆。

“我把他丢进去的时候发现的,这里面似乎充满了风刃,丢个尸体进去还好,要是活人进去可能一下就得切的粉碎了。”荆棘松了手,冷冷的道。

江瑜也在一旁若有所思的道:“我也曾经听说过,这种洞穴因为怪石甚多,风穿过的时候会形成锋利的风刃,也才会像这样发出洞箫一般的音乐,而且还会经常随时间而改变。”

西门锋冷哼了一声道:“这位教主大人想的很周全啊,是不是怕他死后我们还不放过他的尸体。”

夏侯非想了想道:“这样不是也挺好的吗?他就算没死,也出不来了,我们可以放心的休息一下,等着明天船来接我们就可以了。”

古实还在看洞内的那人,没有说话。

几人见事已至此,最大的威胁已经没有了,荆棘好像也对他们没什么兴趣的样子,也都渐渐散去了,倒是江瑜走到傅剑寒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逝者已矣,傅兄还是回去吧。”

傅剑寒却呆立在原地好像没有听到一样,江瑜也只得叹了口气离开了。

 

那洞穴的声音还在回响着,这时听起来却好像是有人在抽泣一般,明明早上还和他两人在这里一起欣赏,现在居然变成了这副模样。傅剑寒想着这几个月两人朝夕相处的日子,表情一会儿温暖一会儿哀伤,他从没想过,这种生活会以这样的方式,戛然而止。

“你……又骗我了,可是好奇怪,和那时候一样,我对你,就是生不起气来……你看,你这么爱骗人,这一次,是不是也是……骗我的呢?……如果是的话,就快点出来吧?……”

傅剑寒站在洞口喃喃自语,一抹蓝色却突然回应他的话语一般掠过他眼前,然后迅速的闪进了树林之中。

“未明?!”傅剑寒一惊,在细想之前身体已经追了上去。

那人猴子一般的林中上窜下跳,傅剑寒感觉他的速度也不是很快,可不知为什么就是怎么也也追不上,两人你追我赶了大半天,那人竟然突然一个加速不见了。

傅剑寒不死心的又往前找了半天,却只看到在一颗树下小憩的荆棘。

“荆兄有看到……有人往这边跑吗?”傅剑寒上前问道。

荆棘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道:“没有啊,哪里有什么人?你眼花了吧?”

傅剑寒没有办法,刚要回身,却发现荆棘身侧的剑,上面的红似乎又艳了一点,按理来说这么久了上面的血迹应该早就干了才对,这样倒像是……又沾上了……新的什么血。

傅剑寒此时却来不及多想,只是隐隐有些不对的感觉,就想赶快回到那个山洞去,招呼也顾不上打就疾步往回赶,只听着荆棘还在后面喊:

“喂!记得别进去那个洞!”

远远的又听见了洞穴的声音,只是这一次那声调十分奇异,与以往都不同,等傅剑寒终于回到洞口,眼前的情景却瞬间让他动弹不得。

最里面的人影已经不见,只剩下一堆残肢断臂在洞中弄得到处都是,整个洞里几乎都是血红的颜色。

傅剑寒感觉心下一片冰凉。莫非刚才未明醒了,出来的时候被风刃搅碎成这样了吗?自己见不到他最后一面,现在竟是连给他收个全尸都不行吗?

他心下一横,直向着洞内踏出一步,手臂却又一次被人拉住了。

 

第二天清晨,西门锋站在山头上,用手遮着阳光看向海平面上道:“太好了!接我们的船终于来啦!”

夏侯非看着远方渐渐靠近的大船,也是松了口气,自从来到这个岛上,就处处透着诡异,还死了人,而且还有东方未明,虽然荆棘说他死了,但自己总有种不踏实的感觉。

刚刚过来的古实四下看看,奇道:“咦?江兄呢?”

夏侯非也东张西望的疑惑道:“怪了,好像今天一直没有看到他?连他的随从都没见。”

“可能他们在远一点的地方过夜的吧?”西门锋从山头上跳下来,满不在乎的道:“又离不开这座岛,能跑到哪里去,他们看见船来了肯定会过来的。还有那两个铸剑使,也不知道带着任剑南去了哪里,好像连我们也不相信似的。”

“如果我是你们,看到那艘船就不会这么高兴。”一个略带调侃的声音突然在后面响起,那声音熟悉的可怕。几人大骇的急速回头,却发现视野都开始模糊不清,最后勉强看见的,只有一个浅蓝的身影。

这家伙……果然……就应该一开始就亲手杀掉……

夏侯非失去意识之前想。

 

江天雄冷着脸在岛上来回踱着步,手下全都噤若寒蝉的跟在后面。

这是怎么回事?这和计划的完全不一样啊?

在岛上转了三圈了,不光江瑜不见踪影,简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也看不到什么打斗的痕迹,只有一个洞穴里有些血迹,但是里面的风刃很凌厉也不可能有人。

江天雄看了看海边,之前给江瑜预备的东西也不见了,也有可能他发生什么变故先行离开了,至于其他人,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扔到海里去了。自己不能一直留在这里,一会儿别派来接应的船就要来了,自己说不定会被怀疑。

江天雄挥了挥手,带着手下离开了。

小岛上又恢复了平静,只剩下不时响起的呜咽之声。



-meiwan-

评论-2 热度-3

评论(2)

热度(3)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