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2)【明傅】

二、

 

“酒里有毒?”

不知道谁说了一声,几个人都吓得面无人色,酒碗噼里啪啦的掉在地上,江瑜却最先镇静下来,缓声道:“诸位不必惊慌,看这样子这毒是瞬时发作的,我们都喝了这么久了,应当没事,只怕是……”

江瑜的眼神在屋里转了一圈,最后定在在一旁耍弄笛子的东方未明身上。

“……有人只在任兄碗里下了毒,目的是要害死任兄。”

几人闻言脸色都变了,西门锋最先拔剑出来,指着傅剑寒道:“姓傅的!这酒是你倒的,是不是你?!”

傅剑寒却好似没有听见,难以置信的走到任剑南身侧,按了他的胸口想给他输送真气,却发现全无办法,那人确实已经没有呼吸了,久别重逢的好友竟然转瞬之间,就变成了一具尸体。

“先是老杨……再是你……到底是……为什么……”傅剑寒双手慢慢垂下来自语道。

西门锋看他这副悲痛样子不似作伪,也不好再说什么,旁边的夏侯非也道:“傅兄在江湖上一向义气豪爽,应该是不会做这种事的,而且他第一杯就喝了,就是想下毒也没法确定我们要拿哪一碗吧?要说这里唯一没有喝酒的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汇集到了东方未明的身上,傅剑寒察觉到了异样,快速的站起来挡在了东方未明面前,沉声道:“诸位,这件事还有颇多疑点……”

西门锋打断了他,疾言厉色的道:“傅兄,你不要再庇护他了!现在就他的嫌疑最大,若是再放任不管,他下一步就要暗地里把我们全都杀了!说不定就是他使计让我们聚集在这里好一网打尽!”

夏侯非也上前道:“傅兄,任兄不是也是你的朋友吗?现在他被杀了,你竟然还要护着这个凶手?!醒醒吧,他肯定是一直在骗你!”

“而且最后跟任兄有接触的就是东方兄吧?”江瑜也开口道:“傅兄,你不要忘了,我们这位教主大人可是闻名天下的用毒行家。”

古实犹豫了半天,也劝道:“傅兄,你还是把他交出来吧……现在死了一个人,大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傅剑寒咬紧牙关,突然唰的拔出剑来道:“真相是什么,还不知道,在这之前我是绝对不会把他交给你们的!”

几人没想到他真的要动手,都是一惊,一些随从已经拉开了架势,西门锋厉声道:“傅剑寒!你真要为了他跟我们动手不成?!我知道你很厉害,可我们这边可是有十几人呢!别再执迷不悟了!”

两个铸剑使已经按捺不住,红着眼睛冲向东方未明,傅剑寒动作很快,一手揽住东方未明躲过其中一剑,另一手架住另外一剑。其他人看见动起手来了,也都纷纷加入战局,慢慢把他二人围在中间。傅剑寒本身身法极快,寻常刀剑根本碰不到他,但他还要护着东方未明,帮他挡了好几剑之后身上已是挂了彩,脚步也慢了下来,他想带着东方未明突围,可周围人太多,打退一人其他人又围了上来,傅剑寒体力慢慢不支,都没有发现几根小针从十分刁钻的角度向他的后背飞去。

“丁丁”几声,小针全部被一个木碗挡了下来,众人都吃惊的停下了动作,刚才还畏畏缩缩躲在傅剑寒后面的人手掌扣着碗缘,眼神清明,哪有半点刚才痴傻的样子?

江瑜抚掌笑道:“东方教主真是好演技。”

东方未明也直起身来冷笑道:“哪里,比不得江兄好手段。想不到江大侠的公子,居然也会偷偷摸摸的用暗器偷袭别人。”

江瑜微微一笑道:“其实小弟只是想试一试,傅兄情深义重的照顾东方兄,又这样不计后果的维护东方兄,就算是残忍狡诈、冷血无情的东方教主,也许也不会放任不管的吧?”

“既然被你看穿了那也没什么办法,”东方未明耸了耸肩道:“这人就是太傻,利用这么久我还真有点不忍心了……不过他除了傻一点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我死了的话也别多为难他了。”

听两人对话了半天傅剑寒才反应过来,艰难的道:“你……是真的……在骗我?”

东方未明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容道:“真是可惜……这么好用的棋子,我本来想再多用一下的。”

西门锋在一旁冷笑道:“我没说错吧,傅兄?还不杀了他给任兄报仇?”

傅剑寒呆立了片刻,突然道:“不!我不会再因为一些没有证据的猜测对他刀剑相向了!我已经后悔了一次,这一次绝对……”

东方未明突然打断了他道:“后悔吗?剑寒兄不必后悔,征讨一个邪魔歪道,不管你是因为什么理由,也是正当之事,何必想那么多呢?”

傅剑寒无知无觉的摇着头道:“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东方未明一笑,很苍凉的感觉:“我并没有指望任何人能理解我,剑寒兄,刚才那一下也算是和你这阵子的照顾相抵了。你我终归是不同道路的人,你最好还是不要跟我有所牵扯了,回去你自己的康庄大道吧。”

说完轻轻的推了他一把,傅剑寒感觉自己竟是进入了人群之中,好似和天都峰上和其他人一起围攻他的时候一样了。

一直静默的江瑜看了看东方未明还在微微颤抖的右手,突然笑道:“不过我还是很佩服东方兄的,你虽然没傻但是武功根本没恢复吧?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敢表露自己的真面目。”

东方未明冷笑道:“刚见面的时候江兄不就抓着我的手确定过了吗?不过嘛,我既然敢跳出来,当然也是有所准备的,就凭你们几个……”

“……也想杀我吗?”东方未明抬头傲然道,此时变故突生,一个身影从暗处窜出来,一片激昂的剑气逼的众人纷纷后退,再抬头的时候,那人已经抓了东方未明不见了。

傅剑寒因为刚才东方未明说的话,脸色还有些苍白,但此刻想也不想的直接就追了出去。

剩下几人还愣在原地,地上有火光所以大都看清了那人的脸,古实犹豫道:“那是……荆兄?”

夏侯非也吃惊道:“好像是……他居然还活着?那我们是不是不用管了?听说荆棘因为逍遥谷的事情也对东方未明恨之入骨呢。”

江瑜沉吟了一下道:“不管是什么情况,我们还是追上去看看吧,荆棘也不是什么好人,放任他们不管,在船家来接我们之前,我们还是危险的。”

几人想想觉得也有道理,纷纷跟在傅剑寒后面追了过去。

 

东方未明只是被随意的提着而已,那人在树丛中穿来穿去丝毫不顾忌他,他全身都被树枝剐蹭的伤痕累累,不过那人把他直接扔在地上的时候,他还是微笑了。

“二师兄,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粗暴啊。”

那人的一头红发显露出来,竟然真的是传闻中已经坠崖的逍遥谷二弟子荆棘,他习惯性的啐了一口道:“你还有脸叫我二师兄?师门不是都已经给你毁了吗?”

东方未明狡黠的笑了笑道:“什么啊,二师兄,说的好像那天,你没去一样。”

荆棘不耐烦的道:“好了废话少说,我清理门户之前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东方未明想了想道:“二师兄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荆棘把剑拄在身前冷言道:“我既然侥幸未死,自然就是要寻了你来给师父师兄血祭,养好伤之后跟着你出现的消息一路追到了海边,后来无法可想的时候看到了任剑南,我以为会跟你有关,就混在船上一起来了,没想到真的找到了你。”

“嗯……这可真是天意啊……”东方未明托着腮道。

荆棘皱眉道:“但是你好像早就知道我来了岛上?”

东方未明漫不经心的道:“他们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二师兄虽自创了刀剑双绝,但在那之前,逍遥刀剑拳总不能不会吧?你和他们交手大概是因为被他们发现了踪影逼不得已,而且又只抢到一把剑,所以下意识使出了逍遥剑法……而且我还知道……二师兄看我傻了,本来想放过我的,对吗?”

荆棘很不爽总让他说中的感觉,拎了他的衣领起来恶狠狠道:“没错,我不光要清理门户,还要让你给师父师兄忏悔,本来想在岛上呆一阵子等你恢复神智的。你这些都知道了还敢当众说出实话?是不是真当我不敢杀你?!”

东方未明依旧微笑道:“二师兄啊,跟师父忏悔当然没问题,可是我实在没办法跟大师兄忏悔呢。”

“你!……”荆棘怒极,劈手就把他狠狠的丢了出去撞在后面的树上。

东方未明半晌才缓缓的爬起,吃力的靠树坐起,咳了几声,看着对面的荆棘,眨了眨眼道:“二师兄,你真的要对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人动手啊?”

“这个嘛……就要问这把剑了。”荆棘从地上拔出长剑,一剑刺出。



-meiwan-

评论-4 热度-4

评论(4)

热度(4)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