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1)【明傅】

王太生贺!还好赶上啦!

孤岛(传说杀人事件),想试下暴风雪山庄模式,日常控不好字数的作者想在一个短篇完结真是想太多……所以后面的就下个生日吧(不

 ===========================

一、

 

海风轻柔的拂过岸边的沙滩,让一波又一波的海浪冲刷着海岸。

一个年轻人独自坐在岸边的一棵树下,十分专注的盯着不远处的海面,这时一个湿漉漉的脑袋突然从水中冒出,举起两条大鱼对着岸上的人笑道:“未明,今天中午有鱼吃了哟。”

“剑……寒……”岸上的人脸上绽出个大大的笑容,猛的站起来,又突然坐倒在地。

提着鱼的人急忙跑过来,把他拉起来责备的道:“看你,一高兴就忘了,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你手脚还没好,不能这么突然的用力啊。”

这人却满不在乎的爬起来,看着他手里的鱼开心道:“鱼……”

提着鱼的人揉了揉这人的头,温和道:“未明已经会说鱼了,真了不起。”捡起一旁的红色上衣穿在身上,用绳子把鱼穿起来挂在脖子上,又转过身俯身下来道:“好了,我们回家吧?”

岸上的人点了点头,熟练的爬上他的背,抱紧了他的脖子。

傅剑寒找到东方未明的时候是天都峰大战的三个月之后,在一个小镇子里的街道上,疯疯傻傻形似乞丐,连话都不会说了。他知道当时东方未明被天王等人联手废了武功,虽然拼着最后一口气逃离了天都峰,但之后也不知所踪,真是没想到那人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当时围攻天龙教虽然也有自己一份,但是现在细想自己也许是有些冲动了,都没有给那人一个解释的机会。

就当是想把他照顾好了问清楚当时的真相吧。傅剑寒这么想着,居然鬼使神差的把这位前东方教主带回了家,又四处求医问药,但大夫都说他手脚筋骨尽损,别说再次习武,就是站立提握都是困难,傅剑寒只能尽量多买了一些金创药,每日替他敷在手脚处,但是神智方面大夫就都真的无能为力了,傅剑寒虽然每日一点点的教他说话,但是到现在他也只会说自己的名字和一些简单的单字而已。后来不知怎地泄露了消息,不时的有东方未明的仇家追杀过来。东方未明做教主时不择手段,现在仇家遍布江湖也不奇怪,傅剑寒也不想伤了他们,只是尽量逼退他们就带着东方未明逃走,想想这样也不是办法,刚巧听到海边的渔夫说出海不远处有些无人小岛,傅剑寒便干脆买了些东西带着东方未明去了那座岛上居住,想等着风声平息一些再回来。

傅剑寒正背着东方未明一步步的走着,风声中忽然带了一些呜咽一般的似丝竹之声。

“啊……啊……”后面的东方未明忽然乱动起来。

“未明又想去那个洞穴那里了吗?”傅剑寒笑道,转了个身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照顾他这么久,傅剑寒早就知道了东方未明一些不同语调的拟声词是什么意思。

前边是一个不大的洞穴,从入口看是一个斜向下的通道,其内有数不清的石笋和钟乳石,许是这个原因,当海风吹过的时候,就像一个巨大的乐器一样,奏出一种奇妙的音乐。

他们很早就发现了岛上的这个独特的地方,傅剑寒发现东方未明很喜欢这里,每次听到都会安静很多,便经常带他过来。

傅剑寒把他轻轻的放在洞口,东方未明入神的听着,偶尔还会用手指做一些拨弄琴弦的动作,傅剑寒想起这人原本文武全才,琴棋书画也是无一不精,现在怕是永远也无法弹琴了,也是心中感慨。

“咦?剑寒兄?”

一个惊异的声音突然响起,傅剑寒收回乱七八糟的思绪,看到来人也不禁一呆:“剑南兄?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浅色头发的铸剑山庄少主走上前来,后边还跟着两个随从:“我是被音乐声吸引过来的……真是好久不见了呢,剑寒兄也是为了那柄绝世神兵而来的吗?”

“绝世神兵?什么绝世神兵?我们在岛上住了这么久也没发现什么啊?”傅剑寒一头雾水。

“因为有消息说有媲美佛剑魔刀的神兵出世,就在这座岛上,所以爹才让我来看看……剑寒兄刚才说‘我们’?”任剑南这才注意到坐在一边的东方未明,不禁一惊,右手已经下意识的摸上了剑柄。

傅剑寒急忙上前拦住他道:“剑南兄!未明兄已经……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了,不要担心。”

东方未明听到动静,回头呀呀了两声,像是抱怨他们打扰他欣赏音乐似的,又转过头去不再理他们了。

任剑南这才放开了剑柄,皱眉道:“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傅剑寒叹了口气道:“是啊……而且连些普通认知也没有了,身体也是残废……我这才带他到这里来……”

任剑南表情复杂,半晌也叹道:“唉,这也是天意,谁会想到我们当时一起喝酒的四个人,现在会变成这样……”

傅剑寒想到老杨,也是一阵黯然,这时候几人突然听到了兵戈相击之声。

“今天这是怎么了?”傅剑寒把东方未明背起来,几个人向声音方向的海滩跑去。

 

海滩上站了几个人,分成两边对峙着,为首的两个人一人拿刀一人持剑正斗得不亦乐乎。

“那不是夏侯兄和西门兄吗?”任剑南奇道:“他们怎么会也在这里?”

两人听到有人过来,也都默契的停了手,夏侯非向任剑南抱拳道:“任少庄主也是为了那柄神兵而来的吧,我也是刚到这里,没想到这个西门猪居然跟踪我……”

西门锋怒道:“什么跟踪!我也是听了消息才来的好吧!我还怀疑是你跟踪我来的呢!”

夏侯非又摆开了架势道:“你说什么?!又想打架是吧?!”

西门锋也拔了剑喝道:“来呀!怕你不成!”

任剑南忙上前劝道:“我们三家同时得了消息也不奇怪啊,还是大家齐心协力先一起找到了那东西再说吧。”

两人这才悻悻的分开来,而这时西门锋一抬眼看见了不远处的东方未明,愣了一下,脸上显出狰狞之色道:“东方未明!”

那还没回鞘的剑直接向那边刺去,而另一柄剑仿佛凭空出现一般挡在了他前面。

“西门兄这是做什么?”傅剑寒皱眉道。

西门锋看清了眼前的人,冷笑道:“傅兄才是,为何要这样庇护一个杀人魔头?”

东方未明好像现在才反应过来,一脸惊恐的缩在傅剑寒后面,傅剑寒撤了剑安慰的捏了捏他的手,对众人道:“你们也看见了,他现在变成这样,也做不了什么了,武林前辈们已经惩罚了他,诸位也就不要再纠缠了吧。”

夏侯非也是恶狠狠的瞪着东方未明,但看他那怯怯的样子更是无处泄火,劝了西门锋道:“算了,我们这样和一个傻子动手,传出去岂不是让人耻笑。”

西门锋仍是冷冷道:“傅兄仁心,对这种人还这样照顾,却不知有没有确定这人是不是故意装傻来利用你呢?”

傅剑寒转头看了看东方未明,平静道:“未明他……不会的。”

“哼,这样最好!”西门锋看他如此坚定也是无计可施,毕竟他们都知道傅剑寒的身手,也就罢手了。

傅剑寒却没有放松,他看见远处又有一艘船向着这个岛过来了,他隐隐觉得这里面怕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两人在这岛上生活了这么久,突然以这种离奇的理由聚集了不少人过来,说不定是因为……

傅剑寒担忧的握紧了剑柄。

无论是什么状况,自己也一定要……保护好他。

 

这一艘船上载的是古实和江瑜,古实不好意思的说听说这里有传奇拳法秘籍,路上遇到江瑜就约他同来了。这样岛上一共来了五个少侠,加上他们各自的随从,一下子多了十几人。

古实因为卓人清的关系,看到东方未明也是红了眼,但最终也还是听了傅剑寒的话,倒是江瑜一见面就亲切的握了东方未明的手道:“好久不见啦东方兄,你还好吗?”

东方未明吓得直往后躲,江瑜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也没再多说。

最后他们决定分头在岛上搜索,看看传闻到底是真是假,反正来都来了。而且他们都是约了船来的,最早也要到明天才会有船来接。

傅剑寒除了跟任剑南多聊了几句,也懒得管其他人,反正他们不来找麻烦就好,最好等他们找够了早点离开,自己还可以跟未明过平静的生活。只是这个岛大概已经不太安全,可能得换个地方了。

傅剑寒背着东方未明慢慢的走回了他自己搭的小房子,虽然手艺不行歪七扭八的,但也是两人温馨的小家。房子周围长着些玉米地瓜等等,是他来的时候带的一些种子种出来的,怕被这里的小动物破坏,还有篱笆围的一个小院子,月色好的时候,傅剑寒也会在院子里舞舞剑,东方未明每次都看得很开心,经常跟着手舞足蹈起来,傅剑寒怕他摔着又得跑过来扶他,他就笑嘻嘻的抱着傅剑寒不撒手。

傅剑寒摘了些玉米,又把柴火收集起来准备烤,他东奔西走的时候,东方未明一直捏着他的衣角,走哪跟哪,可能是因为之前受了惊吓。傅剑寒怕烤鱼的烟熏到他,把他拉到小屋里摸了摸他的头发道:“未明乖,在这里等我一会儿,马上就有鱼吃了。”

东方未明看起来很不情愿,但还是默默的点了点头,乖乖的待在屋里,傅剑寒关了门坐在门口悠闲的烤鱼和玉米,过了一会儿一帮人突然气势汹汹的冲他跑了过来。

“傅剑寒!东方未明呢?!”为首的西门锋大声道。

傅剑寒把鱼翻了个身,才不明所以的道:“他在屋里啊?怎么了?”

“刚才有人偷袭我们!”西门锋咬牙切齿的道:“我们几个的随从和师弟都被他打伤了!感觉那人是冲着我们几个来的,而且……”

夏侯非在旁边接着道:“……使得是……逍遥剑法。”

“哦。所以呢?”傅剑寒不以为然的道:“不要说未明就没离开过这间屋子,就是说逍遥剑法的话,我也会啊?你们也要怀疑我吗?”

几人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小屋的门“吱呀”一声响了,一个脑袋从屋里露出来,看了看傅剑寒,可能是想问鱼有没有好,但又看到旁边那一大票人,又迅速把脑袋缩了回去。

众人更加尴尬了,傅剑寒倒也没多加言语,只是把烤好的玉米切成几块,分别用树枝叉起来递给几人,又从屋后拿了坛酒出来,这还是他之前来的时候带的,只剩下这一坛了。他拿了些木碗出来,都倒满了放在地上,朗声道:“大家远道而来即是客,虽然简陋了些,傅某也在此尽一尽地主之谊,还请大家不要意气用事,不要再针对未明了。”

说完端起其中一碗一饮而尽。夏侯非和西门锋也互相看看,各自端了一碗喝下,古实犹豫片刻也拿了一碗,江瑜也笑吟吟的拿走了倒数第二碗,任剑南看着最后一碗,叹了口气,也端到了自己面前,向众人道:“诸位,剑寒兄所言也有道理,我们确实没有找到什么,看来传言无稽,我们也是度过这晚就早点回去吧,在下在这边献丑了。”

说完从怀中拿出一根笛子,吹奏起来。笛声非常优雅平和,众人听了也都平心静气下来,一个个的喝干了杯中的酒,这时一个人影却突然冲了过来。

傅剑寒原本有些担心,但看东方未明对着任剑南比手画脚的样子,不由得笑道:“剑南兄,他是想跟你要笛子呢,”又对东方未明温言道:“这样不可以哦,未明。”

任剑南也失笑道:“无妨。”把笛子递给了东方未明,东方未明拿了笛子很是开心,直接学着他的样子吹奏起来,但是根本不成调子,众人忍受了半天噪音东方未明才停下来。

“把笛子还给剑南兄吧?”傅剑寒拍了拍东方未明道。

任剑南却好像在低头思索什么似的,一下没反应过来,这时才抬起头道:“没关系,送给东方兄好了,看他好像很喜欢的样子。”

然后端起碗来喝了一口酒,接着呼吸突然的急促起来,瞳孔也整个放大,摇晃了几下竟是直接倒在了地上。

这事发生的太过突然,几个人都没反应过来,直到两个铸剑使扑上去急声叫着少主少主,其他人才慢慢靠近过来,一个铸剑使试了试任剑南的呼吸,脸色惨白的颤抖道:“少主他……死了……”



-meiwan-

评论-5 热度-8

评论(5)

热度(8)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