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几许劫(5)【明傅】(完结)

一到结尾就控不住字数这毛病还能不能好了,差点再分个(中)出来╮(╯_╰)╭

提示一下本篇正篇是很纯洁的正经文

================================

第四回(下)

 


东方未明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那床边却空无一人。

他猛地从床上一跃而起,疯了一般的冲出屋子,在谷内红着眼四处搜寻,动物们都吓得四散逃走,却唯独不见了那个红衣少年的身影。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那人又要……

想到最坏的结果,东方未明就感觉胸口一阵抽紧,几乎喘不过气来,这时一个诧异的声音在谷口响起:

“未明兄?”

傅剑寒放下手里拎着的两坛酒,小心翼翼的绕过一片狼藉的院子来到东方未明面前道:“这是……怎么了?”话音未落他就感觉眼前突然天旋地转,猝不及防间已经被东方未明提了起来狠狠的撞在墙上。

“出去的话会死的!会死的!傅剑寒!你是听不懂我说的话吗?!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要这样自作主张!!”东方未明双目赤红,面目狰狞,几乎已经陷入了癫狂状态。

傅剑寒实在是不明所以,抓住东方未明的手腕勉力挣扎道:“我……只是去附近村子……买点酒而已,看你睡得很香就……未明兄到底是为什么……总是认为我……会死?”

东方未明此时力气奇大,把手里的人一次又一次的掼在墙上狂笑道:“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自己潇洒的跳崖了,留下我一个人,说什么相信我,根本就是为了成全你那狗屁侠义精神,怎么样?最后还不是要为了别人来杀我!”

傅剑寒给撞的感觉身子几乎都要散了架,挣不开也听不懂东方未明在说什么,只能拼尽全力出声道:“未明,快醒醒……你冷静下来……”

“哼,你相信我,我却不能再相信你了!”东方未明突然出手点住了傅剑寒的穴道,粗暴的把他拖进屋,扔在床上,伸手扯了一旁的麻绳,把他从头到脚绑了个结结实实,这才解开穴道。

“一开始就应该这样了,这样子你就不会死了,剑寒,别怕,我是在保护你。”东方未明抚着傅剑寒的脸颊,怪异的微笑道。

傅剑寒使劲挣扎了几下,发现绳索极紧,几乎完全不能动,只能心下苦笑。

最后还真被他给绑架了啊……

 

从此东方未明只是每日守着傅剑寒,几乎寸步不离,偶尔要出去买东西或是打猎,都会把傅剑寒牢牢的捆在床上,这才出门。傅剑寒虽然也不觉得这是个好状态,可是一想到要不是上次自己疏忽大意没有给他留个信就出门,也不会把东方未明刺激成这样,心下歉疚,也就不做过多的挣扎,希望度过一阵平静的时光之后,东方未明的心境能缓和一些。而且东方未明除了绑着自己之外,其他事还是对自己很好,一日三餐很是美味精巧,一天两次解开自己腿上的绳子去方便,酒也没有断过,只是给的不多。但是这一天天的过去,东方未明虽然不再发疯,但神色还是总是焦虑不安,有时往西边望望,又是一整夜都辗转难眠。

“喂,未明,再给我点酒喝嘛。”傅剑寒像青虫般蠕动过来,眨了眨眼道。

东方未明无奈的放下手中的书本,揉了揉眉心道:“不行,酒多伤身。”

傅剑寒哀叹了一声道:“唉,你什么时候跟老杨一个腔调了,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叫你老东方了。”

“喂,我是为你好好不好,要是我历尽千辛万苦保护你,结果你喝酒喝死了,我是不是得一头撞死?”东方未明对他翻了个白眼。

“可是……现在这个样子,喝酒是我唯一的乐趣了啊,”傅剑寒愁眉苦脸的在床上滚来滚去的道:“你怕我喝酒喝死,不怕我没酒喝闷死、难过死、伤心死吗?”

东方未明看他这副无赖样子也不由好笑道:“……好吧好吧,这是最后一次了哈。”

光听两人对话,完全想象不出其中一个是被另一个五花大绑的囚禁在这里的,东方未明倒了一碗酒,上前扶着傅剑寒坐起来,把碗靠在他嘴边,慢慢的喂他喝下去。

“啊~这小村子的酒酿的还真不赖。”有酒喝的傅剑寒心情明显好了很多,东方未明却在他身上闻了闻道:“剑寒,你好像该洗澡了?”

说着起身出门打了一大桶水,架在火上烧着,然后不由分说就点了傅剑寒的穴,解开绳子,三两下就剥的光溜溜。

“你这不像要给我洗澡,像要把我给煮了。”傅剑寒苦着脸道。

“好啦,要洗快洗别废话!”东方未明把傅剑寒抱到桶边,一松手就丢了进去。

一片水花散去,傅剑寒静坐在桶里,东方未明静站在桶边,两人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还是傅剑寒开口道:“呃……要不未明兄你把我解开一会儿?我保证不跑……”

“不用!”东方未明黑着脸撸起袖子道:“我给你洗就是了!”

东方未明从脖颈开始一路往下揉搓傅剑寒的身体,傅剑寒刚开始还算安静,不久之后却有点微微的颤抖起来,东方未明奇怪的感觉了一下水温,好像水也不凉啊,耸了耸肩继续埋头清洗,傅剑寒却抖的更厉害了,终于在东方未明摸到他的腰线的时候忍耐不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大串爆笑声把谷里的鸟都吓醒了,扑棱棱的飞的到处都是,东方未明也被吓了一跳,无奈的道:“喂,你干嘛啊?”

“对不住……未明兄……可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实在太痒了……哈哈哈哈哈……我已经……很努力在忍了……”傅剑寒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东方未明却沉着脸洗的更快,只想快一点把这货弄干净,没想到这下傅剑寒笑的更欢了。

“啊!……不要……那里……哈哈哈哈……不行啊……未明兄我真的……啊哈哈哈……”

东方未明一脸黑线的停下来道:“剑寒兄,你这样子让别人听见会误会的。”

“没关系啦,反正这里也没有其他人在。”傅剑寒调皮的笑道。

东方未明有时候真是拿这家伙没辙,于是直接把他湿漉漉的捞了出来,抗回了屋子丢在床上,然后用布巾细细的擦拭干净,穿上衣服,正俯身去捡绳子的时候,忽然感觉不对,猛地回过身,堪堪挡住身后这人的一招。

“剑寒兄。”东方未明微微的眯起眼睛,笑容一点一点的冷下来道:“你是怎么能动的?”

“在热水里好像比较容易冲开穴道呢。”傅剑寒笑嘻嘻的道,没想到东方未明突然飞起一脚,傅剑寒虽然用胳膊勉强挡了一下,但还是被强大的力道撞到了墙上,然后东方未明一手捏住他的右手腕,一手掐住他的脖子,按在地上恶狠狠的道:“你到底为什么,不能老老实实的呆着呢。”

傅剑寒虽然给东方未明压制的动弹不得,但眼神依旧清澈明亮的直视着他,静静的道:“未明兄,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什么?……”东方未明一瞬间的愣神,傅剑寒推开他一个发力,两人滚了一圈,位置已然掉转了过来,东方未明使劲挣扎道:“我害怕……失去你……”

“是这样吗?……若未明兄只是担心我而囚我在此,傅某其实并不是很在意,可是……在这种与世隔绝的地方,未明兄还是如此每日焦躁不安,”傅剑寒紧紧抓住东方未明的衣襟轻声道:“若傅某没有猜错,此时此地恐怕并不是未明兄应该所处之处,是吗?”

东方未明愣在了原地,随着那个日子临近,他心头也越来越焦躁,虽然总是强迫自己不去想其他的事情,但他是知道的,“上一次”的时候,他就知道江天雄不是什么好人了,他若没有出现,江天雄就会是武林盟主,一定会毫不介意的让武林中所有的年轻一辈的少侠去冲锋陷阵,好自己渔翁得利。而那些人……没有自己和傅剑寒这两个这一届少英会冠亚军,必定死伤惨重,他也不希望任剑南死,二师兄死,还有大师兄,再有什么仇自己已经杀过他一次了,而且感觉并不好,他也是希望大师兄还能好好的活下来,可是……

东方未明抓住傅剑寒抓着自己衣襟的手,猛的把他按回原地,红着眼睛的嘶吼着道:“你知道什么!我很想这样吗?!我也不想他们死啊,可是那又怎样?!我是个废物,是个懦夫,我除了带着你远远的逃走之外,什么也做不到了!我救不了大家!现在我只想救你一个人!这样子……这样子不行吗?!”

傅剑寒沉默了一会儿,缓缓的道:“虽然未明兄说的很多话我还是听不懂……但是……我知道,未明兄这样下去的话,一定会为心魔所困,走火入魔的……未明兄总是要独自一人承担一切,那要我们做兄弟的有什么用呢?未明兄到底遇到了什么难题,不妨说说,看看傅某能不能替你去做。”

替……你……去……

东方未明脑中突然一个激灵,感觉眼前一片明晰。

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啊……只有这样,才能结束掉这个轮回……哈哈……这么简单的事情,我怎么早没想到呢?

东方未明呆立了一会儿,松开了傅剑寒,静静的把他从地上把他拉了起来道:“谢谢你,剑寒兄……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们……这就走吧,不然就来不及了。”

傅剑寒看他终于恢复正常,眼神也是一片澄明,终于放下心来道:“好啊,去哪里?”

“一切开始的地方,天都峰,”

东方未明握紧了拳道:“不过,我得先去一个地方。”

 

两人到达天都峰的时候,双方人马决战正酣。就和东方未明想的一样,在最前面的战场上,任剑南,谷月轩和其他几个少侠都在龙王排山倒海的功力下苦苦支撑,有几个人已经摇摇欲坠,谷月轩挡得了这边挡不了那边,急得焦头烂额。

“大师兄!”

有人突然出现帮他挡住了身后的一招,谷月轩一呆,到看清那熟悉的蓝衫之后不由得惊喜莫名。

“未明!你没事就好……你失踪这么久,到底去了哪里?我们都很担心……”

“其他的待会儿再说吧,大师兄。”

东方未明转过身对上了龙王,一旁另一个突然出现的红衣剑客已经突入了敌阵,那剑招诡异莫测,如入无人之境,那么多天龙教徒纷纷出招,却连他的衣摆都碰不到。

在两人加入之后,战局的天平终于渐渐倾斜过来,当龙王的身体终于轰然倒下,东方未明终于轻松了一点。

到目前为止,都跟最开始那一次一样……这样就好,接下来就是……

东方未明刚刚做好准备,地上假死的玄冥子就动了,依然如那一次一样,玄冥子掷出那剧毒的飞刀,傅剑寒飞身挡在他身前,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

但是这次,东方未明可以。他抓住傅剑寒的肩,脚下急速转了一圈,将两人的位置对调过来,接着背上一痛,他知道那飞刀已经刺入了他的血肉之中,接着麻痹感顺着伤口迅速的蔓延,力气和意识都渐渐的离自己而去了。

“未明!”

傅剑寒大惊失色,紧紧的抱住瘫倒的东方未明,却感觉他的身体似乎都在渐渐的冷下去。

“应该死的……本来就是我……这样子……就能回到……正常的……秩序了……这才是唯一的……办……法……”

东方未明挣扎着说完,就垂下头来,不再动了。傅剑寒呆呆的看着他毫无生气的脸,旁边玄冥子在说着什么见血封喉的剧毒,傅剑寒却好像什么也听不懂。

他死了?

……都是自己鼓动着他来,把他害死了?如果没有劝他来就好了,如果我可以再快一点就好了,如果……

“……想要试一试吗?”

泪流满面的傅剑寒抬起头,四周是停滞的人群和微笑着的一个少年。

“什么?……”

“我可以给你个机会,让你回到几个月之前,改变这一切,从而拯救你怀里的这个人,但是如果失败了,就会永远在命运的迷宫里轮回。如何?想不想试一试?”

傅剑寒低头看了看东方未明,擦了擦眼泪坚定的点了点头道:

 

“好。”

 

 

 

-wanle-

-meiyoula-

 

 

 

 

“好你个头啊!”

傅剑寒脑门上突然重重的挨了一记爆栗,他捂着头有点反应不过来:“未……未明?”

东方未明坐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道:“唉,这么短的时间居然也会死后僵硬啊,”看着呆愣着的两个人,对徐子琪没好气的道:“喂,小神棍,我可不会再让你害剑寒的。”

“你……为什么没死?”徐子琪停了一会儿才阴沉的道。

“这就多亏了沈姑娘了,我用她留下的小虫子找到了她,问她有没有能迅速解剧毒的方法,她就借了这条七彩蛊王给我,说是能化解天下之毒,”一条小虫子在东方未明的领口探了一下脑袋,东方未明安慰的拍了拍它,接着道:“不过她也说了这是有风险的,蛊王爬到我的伤口处再把毒吸出来都要等一阵子,我几乎已经看到方云华在河对岸向我招手了……还好这一次,我赌赢了。”

“未明你没事……太好了……”傅剑寒不等他说完这段长篇大论就抱着他的脖子呜咽起来,东方未明抚了抚他的头,看着徐子琪继续道:

“我就知道,你的目的不仅仅是想搞疯我这么简单,只有让你觉得我死了,想要找一个人来开启新的轮回,这一个轮回才能真正结束,对吗?”

徐子琪沉默了一下,忽然灿然抚掌笑道:“东方兄果然有趣,这一次,就算你赢……下一次,再找你玩别的吧……”

然后他的身形就直接凭空消失了,静止的世界,也开始恢复正常。

“未明兄,这到底是……”傅剑寒终于放开了他,探寻的问道。

东方未明却伸了个懒腰,直直的趴在地上道:“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下次再讲给你听吧,现在就让我休息休息……”他大大的打了个哈欠道:

“这大半年真的是累死我了。”

 

十日后,小山谷的溪水边。

“原来未明兄为了救傅某,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啊……真是辛苦你了。”傅剑寒举着鱼竿,半天才把嘴合上。

“不是哦,剑寒兄,最后被拯救的,其实是我……”东方未明托着腮望着粼粼的溪水道:“那时候我几乎已经放弃了,以为狠下心来不再管其他人才能救得了你……结果最后还是因为你见义勇为救下了沈澜,我们才有这一丝逃出轮回的机会,因为不管哪一个你,都是如此敏锐而总是为他人着想,我才能在绝望的轮回中坚持到现在……”东方未明又向后微微侧过头去对着傅剑寒道:“但是正因为轮回过我才知道,在其他的世界中,我是真的会把你杀死,把你囚禁,让你失去一切只能呆在我的身边,那些也全都是真实的我,剑寒兄,说真的,你不怕吗?”

傅剑寒打了个哈欠道:“干嘛要为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害怕呢?我只知道,我面前这个是我唯一的未明兄,踏入九死一生的轮回只为了救我,这样子,就够了。”

“是吗?……可是我心中已经有好多个剑寒兄了啊,”东方未明愁眉苦脸的道:“每一个都是那样的帅气飒爽,我全都忘不了呢。”

傅剑寒唉声叹气的道:“那也没办法了,明明知道心上人心里装了别人,还好多个,还是想和他共度一生,唉,我可真是命苦。”

“没关系没关系,我这心虽然不大,但傅剑寒的话,多少个都装得下。”东方未明豪迈的拍了拍胸脯道。

傅剑寒不由好笑,刚要回话,忽然手里的鱼竿轻轻动了动。

“诶?我好像钓到鱼了!”

“真的吗?!在哪里我看看……”

“……喂!别跑!那是我的鱼!喂!”

 

一阵骚乱过去,溪边只有两根鱼竿静静的躺在地上。

阳光正好。


 

-zhenwanle-

==================================

嗯,这篇也完结了,后面(大概应该可能)还有个be黑泥番外永堕轮回,什么时候就不知道了(喂)


评论-8 热度-7

评论(8)

热度(7)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