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几许劫(4)【明傅】

本来想一章完结的,发现自己太天真了,就分个上下吧

看了看发现快情人节了,这章就卡在比较甜的地方吧(……

==============================

第四回(上)


 

“未明,你没事吧?”谷月轩停下来,疑惑的问道。

屋门口的东方未明的眼神空洞了一瞬,随即恢复如常的笑道:“没事啊。什么也没有。我只是想起件事,要出去一下。”

东方未明说着人已经到了谷口,谷月轩忙高声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东方未明依旧微微笑着歪头道:“不知道……呢。”说完就不见了人影,只剩下谷月轩一个人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傅剑寒正在湖边独自饮酒,忽然一只手毫无预兆的覆上了他的手腕,他一抬头,正看到东方未明笑的古怪的脸。

“未明兄,你这是……嘶……”傅剑寒习惯性的对好友露出清朗的笑容,却没想到东方未明这么用力,把他的手腕捏的生疼。

东方未明也不解释,拽了他就走,傅剑寒下意识的想要挣脱,可东方未明的手像铁钳一样,他奋力之下竟丝毫也挣不开。

“剑寒兄,你之前跟我说,要一起出去云游四方,踏遍山河,不知道还作不作数?”

“当然作数……可是你是说……现在?”

东方未明看似平静的语调声音却低沉的可怕,傅剑寒很快就感觉到了今天他身上的那丝不同寻常,于是勉力稳住身形,另一只手抓住他的肩笑道:“大丈夫出外云游,自是不管何时何地,何况又是好兄弟相邀,岂有不去之理?”

对方接受的速度如此之快让东方未明也不由得愣了一下。是啊,这就是傅剑寒,永远是这样心性洒脱、无忧无虑,好像没有任何事能使他困扰。

东方未明却第一次对这样子的他感到些许嫉恨。

你什么也不知道。不过,我也不要你知道。

 

傅剑寒在马车中随着车厢上下颠簸,心中只觉得疑惑,东方未明买了这辆马车之后,就疯狂的赶着马匹没日没夜的狂奔,而且也不说是要去哪里,傅剑寒觉得他自己似乎也不知道,他之前说是要云游四方,但这样子更像是在逃跑,或者是躲避什么东西。

算了,他还能把自己绑架了不成?傅剑寒不再多想,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了下来。既然东方未明没有说,傅剑寒也不想多问,好在自己孤身一人,无牵无挂,也不用跟谁交待一下什么的。

一路上东方未明避开了所有的城镇,只在一些小村庄停下来歇歇脚,卖掉路上打到一些动物的毛皮之类,买些酒和吃食。

再往前,连村庄都逐渐稀少,树木也愈发的高大茂密,有些地方他们甚至不得不停下来,砍掉一些凌乱的树枝,才能继续前进。然而这一天,两人正围着篝火烤兔子,林中突然传出了有人跑动和呼喊的声音。

“未明兄,你听?”傅剑寒放下兔子,侧耳倾听。

东方未明明显僵了一瞬才勉强笑道:“没有吧,咱们快点吃完上路了。”

傅剑寒却已经把剑握在手里起身道:“可能是强盗打劫,未明兄,我们还是去看看吧。”

东方未明也站了起来,却是伸手紧紧的抓住了傅剑寒的手臂,声调有些颤抖:“不要去……也许你……会死的……”

“什么?……应该只是些小毛贼,傅某又有些功夫,怎么会死呢?”傅剑寒有些不明所以。

东方未明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眼神也空洞起来,梦呓一般的道:“会死的……会死的……无论怎么样……都会死的……我之前也以为……我可以逆天改命,拯救所有人……但是,不行的,我其实……没有那么厉害,那么伟大……现在我只想,救你一个人,其他什么都不要管了,只要你活着,什么都……无所谓了。”

傅剑寒并不能完全听懂,但是这样浑身颤抖、恐惧着什么的东方未明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伸手捏了捏东方未明的手心,温言安慰道:“没事的,未明兄,我不会死的,我会保护好自己的。但是我辈习武之人,岂能坐视他人有难,而不仗义相助?”

东方未明隐隐觉得这句话有些耳熟,好像很久很久之前,自己也说过。这样一个愣神间,傅剑寒已经跃向了声音的方向,东方未明暗自咬牙,只得紧紧的跟在傅剑寒的身后。

 

丛林深处,一个紫衣女子正捂着肩上的伤口奋力奔逃,看脸色已是受了不轻的伤,不远处一群带着奇异面具的人在她身后穷追不舍,但奇怪的是,每跑几步,就有一两个人表情痛苦的突然慢了下来。

“小心!这妖女在放毒烟!”领头的大声喝道:“从两边散开,慢慢包夹!”

那女子听着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的脚步声,面露绝望,正想咬破嘴里藏着的毒药,一了百了算了,一抹红影突然从斜剌里冲出来,挡在了她身后。

“几位大哥,你们这样欺负一个女子,不是英雄好汉的所为吧。”来人笑吟吟的道。

领头的停了下来,上下打量着这人,哼了一声道:“我们天龙教的事,阁下还是少管的好。”

“那可不行,今天这事,我管定了。”来人懒洋洋的摆了个架势,正准备应战,突然一声声的惨叫从面具人队伍的后方传来,另一人正从那里笔直的往前大杀特杀,那些教徒都像是割麦子一样一片片的倒下,那人一身蓝衣被血染的鲜红,提着从教徒手里抢过来的沾血的钢刀,状似疯魔。那领头的眼都红了,不管不顾的向着那人杀去,那人回过头来,举起刀虚划了一圈,然后只是看似轻松随意的斜斜的劈了一刀,领头的感觉自己好像变轻了,向下一看,原来是自己分成了两半,身体冲了出去,双腿还留在原地,好像时间都变慢了一般,缓缓的落在地上,他又往前爬了几步,感觉肠子好像都流出来了,那人却舔了舔嘴角的血,低头看着他爬动的样子,嘴角扯起一个诡异的笑容,又举起了刀。

“够了!未明!你这是怎么了?”前一个人冲过来抱住那人的身体,大声道。

“我很好啊,剑寒兄?跟这些人讲什么道理,杀了就是了,不然的话,他们可就会先杀死你……的啊。”东方未明仍是笑着,但那笑却听着阴森森的。

“不是的,你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快住手!”傅剑寒努力扭住他的手腕,想让他把刀放开。

“我平时……”东方未明沉吟着,突然一用力挣脱出来,把刀架在傅剑寒脖子上狂笑道:“我平时应该是什么样子?剑寒兄你就知道吗?”

“那个……”一个不明所以的声音插了进来:“……很谢谢你们救了我,可是你们这是……?”

东方未明突然发现,这正是上一次在自己面前自尽的那个怪医少女,虽然是傅剑寒自作主张,但是这一次救到了这个女子让她免于惨死的命运,东方未明心中竟是一下子突然轻松了很多,戾气渐渐散去,他的手垂落下来,刀也掉在地上。

傅剑寒松了一口气,向那女子抱拳道:“我们闹着玩呢,没什么,姑娘你没事吧?”

“我没事……”那女子咬了咬嘴唇道:“我叫……沈澜,姑娘我欠你们一条命,但是我却不能告诉你们事情的缘由,而且也不能跟你们一起太久,咱们就此别过,”又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竹筒道:“这只小虫可以带你们找到我,以后若是有用的到毒术或者医术的地方,尽管来找我。”

东方未明接过那个竹筒,沈澜的背影很快的消失在了林间。

 

东方未明缓下气来,只觉得胸口一阵阵真气翻涌,知道这是过度催动内力的缘故,幸得傅剑寒眼疾手快的在旁边扶住了他。傅剑寒也不在意刚才东方未明的狂性大发,只四处张望想找个地方让他休息一下,这时一个不起眼的小山洞吸引了傅剑寒的注意。

傅剑寒把东方未明负在背上,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山洞,傅剑寒怕里面有什么猛兽,又把剑拿了出来,慢慢向深处走去。洞内弯弯曲曲的越来越难走,却在尽头忽然透出一丝光亮来。

傅剑寒在石壁上推动几下,那里就裂开了,后面竟然是别有洞天。

这里是一个小山谷的样子,青烟缭绕,鸟语花香,一间小屋建在正中。还有一条小溪潺潺的流过,简直像是人间仙境一般。

“真美……”东方未明在傅剑寒背上感叹道:“人世间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

傅剑寒也笑道:“是呢,也不知是哪位前辈曾经隐居于此,咱们快找找,说不定有什么武功秘籍呢。”

“剑寒兄,我们最近奔波了很久,也是时候休息一下了,”东方未明沉吟了片刻道:“我们就在这里小住一阵,如何?”

“好啊,整天坐车身子都要颠散架了。”傅剑寒轻松的答应下来,想着东方未明近来如此反常,这个样子的东方未明到处乱跑,什么时候又一言不合随意杀人了那可不好。而且若是能在这个世外桃源让心性平静下来,也是好事。

 

两人就真的在这里定居下来,屋内有简单的床和桌椅,稍稍打扫一下就能住人,小院里疯长着一些植物,依稀可以辨别出是以前有人种的谷类和蔬菜,院内也散落着一些工具,虽然都年久失修,不过这对东方未明来说也并不是什么问题。

不过几天时间,东方未明就修好了猎具和农具,还制作了两根钓竿,田里也被他收拾的井井有条,让傅剑寒啧啧赞叹。后来还用竹子做了几个小圈,驱赶山鸡和野羊过来,还真的越来越像个普通农家了。

白天他们就钓钓鱼,种种花,除除草,放放羊。有时候开圈门的傅剑寒一个走神,鸡和羊就跑的遍地都是了,东方未明就有些好笑的看着他手忙脚乱的追鸡撵羊。有时候两个人一起在溪边钓鱼,结果太无聊一起举着鱼竿睡着了,醒来看见一个肩上趴着只松鼠,一个头上落着只肥啾,都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晚上两个人就对月痛饮,喝的兴起还会比划上几招,月光下,英姿飒爽的两个年轻人舞剑舞的飘逸绝尘,宛若那传说中的谪仙一般。

这天晚上两人喝完了酒舞完了剑,并肩躺在床上的时候,东方未明突然出声喃喃道:“这样,真好。”

傅剑寒笑了笑道:“我也……这么觉得。”他转头去看东方未明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那人眼神空洞,眼泪从侧面流个不停,他以为东方未明又要不对劲了,忙伸手把东方未明抱在怀里。

“这么美好……一定是做梦吧……我是不是最后还是会……失去你的?……”东方未明仿佛没有知觉似的呆呆的道。

很熟悉的触感轻轻的碰在他的额头上。

“没事的,未明,没事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meiwan-

评论-3 热度-7

评论(3)

热度(7)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