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几许劫(3)【明傅】

写好几天了,这题材太虐大过年的不敢发

小明终于坏掉惹⊙﹏⊙

=============================

第三回

 

“未明,你没事吧?”

这句话已经是第三次听到了,东方未明用手撑住额头,靠在门框上疲惫的道:“没事,大师兄,我只是……有点累了。”

在谷月轩担忧的目光中,东方未明转身进了屋,关上了门,靠着门板像失去全身力气一般缓缓的坐了下来。

他已经渐渐感受到了,这个世界对于他和傅剑寒的恶意,这个轮回,也远远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

傅剑寒用命又给了他一次机会,这宝贵的一次机会,可是他还毫无头绪,该如何才能在这令人绝望的轮回中找到出口。

我相信你……

东方未明苦笑着摇了摇头,低声呢喃道:“真傻。”

 

东方未明一直足不出户的在房里苦思冥想,依旧没有什么好办法,这一天,外面突然喧闹起来。

东方未明一愣,这么快,又到了二师兄离谷的那一天。他原本打算像之前一样,但又转念一想,如果这个时候能把二师兄留住,之后二师兄就不在天都峰,而大师兄也不用去了,若是这样的话,那就算用武力,也要留下二师兄。

东方未明劝慰了谷月轩,跟着荆棘出了谷,正想找个机会偷偷给他来一下子,荆棘就突然站定回过头来。

“师弟,你这样跟着我,是不是也和我是一样的想法?”荆棘向东方未明伸出手来:“若是决定好了,就跟我一起走吧,我们一起……去天龙教成就一番大业。”

东方未明呆了一呆,他倒是没想到荆棘突然对他说出这番话来,但细细一想,这是之前没有遇到的情况,如果现在去天龙教,会不会是改变这一切的契机呢?自己先潜伏在天龙教,找机会干掉玄冥子和龙王,也许就再也不用有人死了。

就是师父和大师兄……恐怕要更伤心了,只能之后再对他们解释了。

无论如何,也要把轮回,结束在这一次。

东方未明抬起头对着荆棘笑道:“好啊,二师兄。”

 

甫一见到玄冥子,想起最初就是因为这个混蛋,那个人才会死在自己怀里,而自己则不得不踏入这危机四伏的轮回,东方未明就恨得牙根痒痒,但为了此行的目的,东方未明还是努力压制住了杀气,没有在玄冥子面前显露一分一毫。

玄冥子显然在天龙教并没什么地位,连能调控的人手都十分有限,这次见了两人不禁大喜过望,没怎么过问就带着他们去了天龙教,龙王却没什么兴趣的样子,摆了摆手让夜叉带他们下去。荆棘有些不服气,东方未明却在想怎么让荆棘离龙王远一点,毕竟“上次”二师兄就是死在这个人的手里。

开始跟随玄冥子一起行动之后,东方未明渐渐了解到了更多的内幕,比如天龙教是为什么进攻少林,进攻华山,然而知道的越多,他就越感觉自己身处在一个如何巨大的漩涡中,似乎稍不留神,自己和自己所爱之人都会粉身碎骨。

在少林,远远的看见了憔悴了不少的大师兄,东方未明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默默的躲开了那个人,他怕和那个人一对视,就会忍不住要回去逍遥谷了。荆棘显然也是这么想的,阴沉着脸跑的比他还快。

当那位怪医少女被玄冥子逼得自尽,荆棘的脸色就更加阴沉了,不觉间把草茎在嘴里咬的粉碎。

这个轮回才刚刚开始,就有无辜的人死在了自己面前,虽然只是不相干的人,见惯生死的东方未明也有些难受。刚刚上前合上了她的双眼,就发现玄冥子不见了,不久才从一堆灌木之中走了出来。

“师叔,怎么了?”东方未明假装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一只小老鼠而已。”玄冥子拍了拍手,轻松的道:“你们这次做的不错,走吧。”

东方未明跟在玄冥子身后,总是隐隐感觉什么地方不对,回头再望那片灌木丛的时候,只看得到黄沙漫天,四野苍茫,仿佛连这世界都要吞没一般。

玄冥子说要开始炼药,东方未明得了些空闲的时间,正好在教中四处走动,探听消息,只是没想到,这听到的第一个大消息,就和自己的身世有关。

虽然历经三世,但身世始终是自己心头过不去的坎,东方未明踌躇片刻,还是下定决心要去洛阳破庙一探究竟。

东方未明日夜兼程,很快就来到了洛阳地界,但他却突然停了下来,望向了另一个方向。

杜康村的方向。

想去看看他。只是远远看一眼就好。

东方未明下了马,轻手轻脚的进了村,向傅剑寒最常待的那个湖畔走去。

那里没有人。

东方未明又仔细看了看,只有湖水粼粼,绿树成荫,却独独少了一个站在那里潇洒的喝酒的身影。

东方未明在村里转了几圈,仍是失望而归,那个穿红衣的剑客好像就此消失了一样。

东方未明长叹一声,牵了马走进洛阳城,没费什么劲就找到了那间破庙。他站在破庙门口,突然感觉有些心悸,好像自己在做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似的,但冥冥之中又有另一股力在推着他,去寻求真相。

东方未明最终还是迈进了破庙的门。

 

……东方曦……宫夕瑶……谷云飞……

……唯我独命丸……谷月轩……荆棘……玄冥子……龙王……

……血……血……血……血……血……血……

东方未明猛地回过神来,冷汗涔涔。从进破庙之后,自己就好像一直处在一个浑浑噩噩的梦魇之中,连记忆都有些模糊不清,但一些片段还是支离破碎的漂浮在眼前。

为了救自己燃尽了最后一口气的大师兄,死了,离开谷还是会举着刀剑过来保护他的二师兄,死了。

都是,他害死的。

为什么,会这样?

正当他混乱的时候,一柄剑突然刺到了眼前,快要到的时候却突然停了一瞬,东方未明下意识的一手捉住拿剑的手腕,另一只手直接拍向了对方的胸口。

东方未明看着眼前红色的人影缓缓倒下,莫名感觉这个人好像很熟悉……那是很久以前,这个人脸上从来没有这样悲伤和痛苦的表情,他总是无拘无束的笑着,那颊边还会带着两个浅浅的酒窝。

“剑寒?……”东方未明一个箭步上前抱住了面前的人,他终于想起来了,这是……这明明是他无论轮回多少次,也想要拯救的那个人。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杀了他?……

东方未明抱着傅剑寒毫无生气的躯体跌坐在地上,狠狠的攥住自己的胸口,心痛的几乎无法呼吸,嗓子里发出意义不明的低吼,就好像一只负伤的野兽。

“你在做什么?”有个人在东方未明旁边蹲下来,捧着脸好奇的问道:“他还没死呢。”

真是奇怪,这个人一说话,周围喊打喊杀的喧闹声就渐渐安静下来了,好像离他们越来越远了一样,东方未明却顾不得这些,反应过来急忙伸手捏住傅剑寒的脉,发现真的还有些微微的跳动,不禁欣喜若狂,双掌抵住他的后背将一股股精纯的内力运送到他的体内,几息之后,傅剑寒终于咳了几声气息稍缓,脸上也多了几丝血色,东方未明刚刚舒了一口气,旁边那人却轻笑几声又说话了:

“不是吧,你……莫非还想继续这个存档……这个轮回吗?”

东方未明呆住了,是啊,这一次死的人更多了,不少还是自己亲手杀的,傅剑寒虽然还没死,但两人也走到了这般无法转圜的地步,无论如何,也是再也回不去从前了。

那就只能……再来一次吗?……

要再来一次……那就只有……

徐子琪看他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知道他已经想明白了个中关窍,于是继续诱导一般的问道:“所以我才问……你在做什么?”

东方未明浑身颤抖,手上骨节被捏的发白,他痛苦的闭上眼睛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却也明白自己别无选择。

至少这一次,让我体会和你一样的痛楚吧。

东方未明抱起傅剑寒,让他趴在自己身上,然后拾起了掉在一旁的佩剑,右手反握住剑身高高扬起,停了一下,耳边飞速的滑过那一句,我相信你。

接着直接反手斜刺向了傅剑寒的后心。

剑刃毫无阻碍的穿过两个人的身体,从东方未明的身后探出一小截剑尖,两颗还温热着跳动的心脏被连在一起。

扑通,扑通,扑通。好像连心跳都同步了一样。

傅剑寒猝不及防身子后仰,一口鲜血狂喷出来,洒了东方未明一头一脸。

东方未明抹了一下脸,看着满手的鲜红的血,忽的仰天狂笑起来。



-meiwan-

评论

热度(7)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