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几许劫(2)【明傅】

华山就当是游戏里那样一个斜坡

依旧各种便当

==========================


第二回


 

“未明,你没事吧?”

谷月轩看着刚刚走出房门的小师弟突然僵在了那里,双眼圆睁,浑身颤抖,脸上的血色一瞬间褪的一干二净,不禁有些奇怪。

东方未明却没有在看他,只是低头不停的呢喃着:“……为……何……为……何……会……这……样……”然后就直挺挺的向一边倒了下去。

谷月轩吃了一惊,连忙上前把东方未明抱起走进屋放在他的床上,又赶快返身去找无瑕子。

“臭小子这是怎么回事?”刚刚回来的荆棘站在东方未明的门口向里面张望了几眼道。

“不知道……刚刚还好好的,结果突然就……”谷月轩蹙眉道:“师父说他身上没有受伤,但是一直神志不清的说胡话,师父说他可能是受了什么刺激。”

“哼!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了!看我进去打他两下就好了。”荆棘捏了捏骨节道。

“还是别了,阿棘……让未明自己静一下吧。”谷月轩推着他离开了,目光最后扫过床上的小师弟的时候,还是不禁面露忧色。

 

虽然周围的人已经全部离开了,东方未明还是觉得耳边嘈嘈杂杂的,脑子也糊成一团,理不清楚。

自己只是想救剑寒而已,结果人没有救到,还多死了一人,若是上一个轮回再往下,东方未明简直不敢想该怎么面对任浩然。

又是……因为我……又是……我不好……

东方未明在床上缩成一团,巨大的悲伤和悔恨简直要把他撕成碎片。

这样不行……

我要振作起来……

这个轮回才刚刚开始……

东方未明咬着牙从床上坐起,扶着额头思考起来。

首先,剑寒兄上次会找来是因为……我那次喝酒的时候流露出的不安……所以这一次……绝不可以……再去见他……

其次,自己在与龙王的死战中……被玄冥子分了心……才会露出之前没有的破绽……让大师兄一时猝不及防而最终害了那两人……这一次的话……只要先跟龙王死磕……最后再注意玄冥子……

这一次……这一次绝不能再……重蹈覆辙……

东方未明紧紧抓着被子,拧成一团。

 

看到小师弟终于恢复正常,谷月轩不禁松了口气,荆棘又嚷嚷着要找他练武了,然而小师弟这一次居然没有不情愿,反而抓着他们不停的过招,直到精疲力尽,然后打坐休息一会儿就又精神百倍的上了。

谷月轩有些担心他的身体,但总比之前那样要死不活的好,于是也尽力陪他过招。

谷月轩原本以为谷里会平静一阵子了,没想到没过半个月,阿棘和师父又弄得不可开交,更没想到,他会这样头也不回的离开逍遥谷。谷月轩呆呆的站在谷口,感觉这夏天的风,好像也变得很冷。

小师弟默默的在后面拍了拍他的肩,他回过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勉强笑了一下。

 

九月初,虚真又找来了逍遥谷,东方未明早已打包好了行李,里面有他用所有家当换来的雷火弹、暗器和伤药,决心成败在此一举,虽然最近都不能见傅剑寒而有些寂寞,但是他无论如何也不想再看到那人死去了。他麻木的和大师兄一起走着早已烂熟的剧情,射那奇快无比的鸟,钓那口味刁钻的鱼,但是当来到铸剑山庄,任剑南微笑着问他需不需要帮忙的时候,他却犹豫了。

上一回任剑南惨死在自己面前的样子还历历在目,而且自己为了救剑寒兄而不要他去天都峰,却带着其他的朋友去送死吗?

最后东方未明谢绝了所有的少侠,只是在忙碌的间隙拼命练武,决心凭一己之力扭转这一切。他原想劝谷月轩也留在谷中,但大师兄只是微笑着说,还没有把阿棘带回来呢,他也只得作罢。

决战之日又一次来临的那天,东方未明提心吊胆的在山脚处四处张望了一下,并没有看到那抹红色突然跳出来,不由得松了口气。

然后……只要把这一战……

东方未明抬起头看着山顶,握紧了拳。

 

东方未明渐渐觉得有些不妙,他似乎有些低估这一战了。

没有同伴们的帮助,这一战变得异常艰辛,连之前不太注意的修罗宫人的阵法,此刻都变得致命起来。虽然荆棘比上次更早的倒戈向了他们,然而他们三人此刻也是浑身浴血、强弩之末了,对面的龙王却不打算给他们喘息的时间。

又是一阵猛烈的掌风,三人都无法抵挡的被推出去老远,崖顶狭窄,荆棘站的地方正好是崖边上,脚步一个不稳,竟是直接向悬崖跌了过去。

“阿棘!!!”

“二师兄!!!”

谷月轩大吼着奔向崖边,被抽空了力气一般的跌坐在那里,东方未明呆呆的看着,似乎还能看见荆棘最后的那一瞬惊讶的表情,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被龙王提在了手里。东方未明感觉龙王的掌力在体内经络不停的肆虐,身体痛的好像不是自己的了一般。

就要像之前的剑南兄一样,死在这里了吗?……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股强大的吸力,他倒在了刚刚拼了命把他拖回来的大师兄怀里,谷月轩深吸了一口气,把他抗在肩上,就向着山下跑去,龙王在后面又是一掌,谷月轩的脚步踉跄了一下,依然勉力继续奔逃。

东方未明在谷月轩肩上昏昏沉沉的看着那些掌门、前辈全都冲过去围住了龙王,他们几乎没有受伤的样子。

原来……他们……就在这么近的地方……却都只是冷眼看着我们师兄弟拼命……他们……那么高的武功造诣……却只是想让我们小辈来消耗龙王的精力……

这个武林……到底……是什么?……

谷月轩一直不停的跑到了山下,突然脚下不稳身子一歪,两个人都滚了出去。

东方未明艰难的扭过头,看到不远处倒在地上脸色惨白的大师兄,不禁心里一阵抽紧。谷月轩之前怕是伤得比他还要重,又扛着他提气狂奔这么久,此时竟是已经油尽灯枯。

“……前边应该就会有……别派巡逻的弟子了……未明……活下去……师父和逍遥谷就……交给你了……跟师父说……对不起……没有把阿棘……带回去……”

东方未明鼻子发酸,想要爬过去可是身体根本不听使唤,他带着哭腔绝望的道:“不……要……大师兄……你坚持住……”

谷月轩的声音已经气若游丝,但语气仍然有些欣慰:“……没用的……我已经……这样……也好……阿棘一个人……上路的话……我怕他……会孤单……”

如此,再无声息。东方未明垂下头,手指一点一点的扣进泥土里。

 

不久终于有弟子发现了他们,有人给东方未明做了简单的包扎和运气,安排着车马把他和一些伤员一起送往最近的华山派,东方未明想叫住他们请求他们也看看他师兄,但是已经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了,再往后眼前也发黑起来,迷迷糊糊间只听着弟子们兴高采烈的谈论着前方的大胜,龙王、玄冥子尽皆伏诛,全歼天龙教徒多少多少等等,东方未明只觉得疲累,阖上双眼靠在车厢上随着马车颠颠簸簸,不去想将要去往何方。

华山派的医师十分尽责,为了救治伤员一整天忙得脚不沾地。直到夜幕降临,那医师在东方未明塌前犹豫再三才告诉他,身体的经络损伤太过严重,可能今后都无法习武了。东方未明只是木然的点了点头,又恢复了之前毫无反应的状态。医师以为他是受打击太大,想想这么一个武艺高强、年轻有为的武林盟主,就这样成为了一个废人,也是不胜唏嘘,长叹一声摇摇头出去了。

其实这也只是因为东方未明觉得,和师兄他们的命比起来,武功什么的实在只是小事了。

等到第三天,东方未明终于恢复了一丝力气,他艰难的支撑起身子,缓慢的一点一点挪动到了长空栈道附近,坐了下来。

夕阳映得天边很美,但在东方未明眼里,只是血一般的颜色罢了。

大师兄二师兄……对不起……我连一杯酒都无法拜祭你们……

正在东方未明这么想着的时候,一坛酒就这样放在了他的身旁,然后一个身影大剌剌的在旁边坐了下来。

“未明兄,这里风大,小心着凉。”

东方未明没有动,他当然知道来的是谁,是他最初轮回的起点,他心心念念想要拯救的人,现在这个人终于活了下来,好端端的在自己面前,可是自己为什么……开心不起来呢?

傅剑寒也不在意,自顾自的斟了一碗酒,洒在地上道:“敬谷大侠。”又倒了一碗仍然洒在地上道:“敬荆二侠。”

听到这两个名字东方未明终于有了些反应,伸手去拿那坛酒,然而刚一碰到手却被傅剑寒按住了。

“未明兄身上有伤,不宜饮酒……况且今天这酒,是给逝者的。”傅剑寒说着拿起酒坛痛饮了几口,又向东方未明笑道:“未明兄,你不奇怪我为何会来此吗?……其实是……有位徐兄来找了傅某。”

东方未明一惊,急急问道:“他……他说了什么?”

“什么都说啦,”傅剑寒把酒坛放下来,抹了抹嘴道:“这个世界的,那个世界的,不太好理解,不过我已经全都知道了。”

东方未明苦笑了一下道:“是吗?……所以你应该也知道了吧,我就是这样没用……无论怎么努力,也没办法……拯救所有人,我就像一个输光了所有的赌徒,再也什么都……什么都……做不了了……”

“不是哦,未明兄,其实你……还有一个筹码。”傅剑寒平静的看着他道。

“什么?……”东方未明突然间反应过来,感觉一种冰冷的恐惧感瞬间攫住了心脏,颤声道:“……你是说……不!不可以!我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

“可是未明兄……为了救傅某一人,牺牲你的大哥二哥,还有你的一身武功,这对他们,对你,都……太不公平了,不是吗?……”傅剑寒靠过来,用头抵着东方未明的额头,轻声道:“就这样结束,你会甘心吗?”

东方未明沉默了,半晌才低声道:“可是,我不想……我已经再也不想看到……你死去的样子……了……”

“是吗?……那就这样吧。”傅剑寒就这这个姿势解开了额带,反过来绑在了东方未明头上,又向下拉了一点遮住了他的双眼。

“等一下!剑寒!我是可以再次轮回,但是对你来说,这是你唯一的……唯一的一条命啊!”东方未明急了,匆忙伸手想要拉住他,这才知道他之前说的酒是给逝者的是什么意思。

“没事的,这条命……我愿意为了你,而使用……”东方未明感觉傅剑寒紧紧的抱了一下他,然后那胸口的温暖就迅速远去了。

“……我相信你。”

东方未明僵直的坐在原地,心中苦涩。遮住眼睛又有什么用呢?他又怎么会看不到?

那人离开之后,一定是拿起了那酒坛仰头喝干了最后一口酒,他一定是走到崖边又回头深深的看了自己一眼,他一定是……向着那万丈深渊纵身一跃,夕阳不再是血红,而是给他的短发镀上了一层金色,就像那展翅高飞的大鹏鸟一般。

他最后一定是笑着的。

东方未明却瞬间泪流满面。



-meiwan-

评论

热度(8)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