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几许劫(1)【明傅】

一直觉得有存档的游戏很适合搞个轮回系,比如魔法少年小明,从零开始的小明和命运石之明啥的(不)_(:3」∠)_

有个boss小徐,但其实不是,就当他的管理员账号成精了吧╮( ̄▽ ̄)╭

提醒一哈,轮回系么,看过的应该知道,那个,中途便当比较多,注意

 =========================

初始

 

残阳把几人的身影映得血红,天都峰上一片死寂。

“……剑寒?醒醒啊?……”年轻的盟主失神的摇着怀里一动不动的人,一只手抵在他胸口手忙脚乱的输送着内力,却根本毫无用处,那人如同泥塑木雕一样,再也不能睁开他那双煜煜生辉的眸子,英姿飒爽的舞剑了。

谷月轩看他这样于心不忍,默默的拍了下他的肩膀道:“别这样了……未明……傅少侠他已经……”

东方未明愣愣的看着谷月轩,好像听不懂他说话一样。

他已经……怎么了?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是他?死的那个,本来应该是我啊?

谁也没有料到,天都峰之战会这样收尾,本来大家齐心协力终于打倒了强大的龙王,正齐齐舒了一口气的时候,倒在地上还没死透的玄冥子突然掷出一柄飞刀,直直向着盟主东方未明飞去,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只看到一抹红影突然闪了过去,终于堪堪挡下了那柄飞刀,用自己的胸口。

傅剑寒只来得及对他笑了一下就倒在地上没了气息,玄冥子呵呵冷笑道:“这上面的毒见血封喉,华佗再世也救不了,虽然你这臭小子命大,但最后拉个垫背的也不错。”然后大家来不及给这恶毒的老家伙补一刀,他就直接的咽气了。

东方未明跌坐在地上,有些茫然。若是他反应比傅剑寒快一点呢?若是他有好好的确认玄冥子有没有死透呢?若是……一开始就没有叫傅剑寒来天都峰……呢?

那样的话……就好了……

“……想要试一试吗?”

东方未明抬起头来,眼前是他无法理解的一幕:四周变得很安静,本来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全都停了下来,好像被人集体点了穴道,但更加可怖的是,一人给另一人抛出的佩剑、从大师兄手臂滴下来的血滴、空中的几只飞鸟,也全部定在了半空中。在这诡异的寂静中,只有一个人在动,那个刚刚说话的少年,正悠悠然的向他走来。

东方未明毕竟是武林盟主,深吸几口气就冷静了下来,沉声道:“徐子琪,你刚刚说什么?”

徐子琪倒不甚在意他的无礼,露出个天真无邪的笑容道:“我说,给你个机会,可以改变这一切的机会。”

“机会?”东方未明皱眉道。

“对,我可以让你回到几个月前,改变那些让你后悔的事情,从而拯救你怀里的这个人。但是,如果你失败了,就要永远在命运的迷宫里轮回,无法解脱。如何?想不想试一试?”徐子琪不紧不慢的娓娓道来。

说书人的这个弟弟神秘异常,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但是此刻自己似乎没有别的选择。东方未明看着怀里的少年,傅剑寒静静的躺着,好像只是睡着了一样。

剑寒……我一定会救你的。

东方未明转向徐子琪,坚定道:“好,我接受。”

“好,那么这样契约就成立了,”徐子琪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规则很简单,你有无限条命,但是傅剑寒只有一次机会,只要他死了,你就会进入下一个轮回,明白了吗?”

东方未明点了点头,眼前的景色开始分崩离析。在意识进入一片混乱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前方等待着他的是什么。

 

 

第一回

 

“未明?你没事吧?”

东方未明猛地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站在逍遥谷里自己的房间门口,面前是一脸担忧的谷月轩。

东方未明呆了半晌,一把抓住谷月轩的手臂道:“大师兄!剑寒……剑寒兄呢?”

谷月轩吓了一跳,疑惑道:“傅少侠?他不是一般在杜康村吗?未明你……这是怎么了?刚才捧着一堆礼物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不是还很开心吗?”

礼物?……

东方未明努力回忆了一下,红颜知己们纷纷来找他送他礼物的日子……那么今天……是七夕?自己真的回来了?这小神棍还真厉害。

谷月轩对着这个突然抽风的小师弟还是很担心,正要再问问,就看见本来在原地发呆的东方未明突然猛地跑了出去,一眨眼已经没影了,只有声音远远的传来:

“大师兄我突然想起件重要的事情得出去一下你们不用等我吃饭了……”

 

虽然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已经发生在眼前,但是……那人在自己怀里渐渐冷下来的一幕和那痛彻心扉的感觉还是如此明晰,若是不亲眼确定,始终无法放心。东方未明在山林中跋足狂奔,恨不得把轻功施展到极致。

他果然还在那里。背上绑着剑的红衣的少侠立在湖畔,一口接一口的喝着葫芦中的酒,端的是一个潇洒恣意。东方未明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不由看的痴了,这里好像一个绝美的梦境,仿佛自己一走过去,这个梦,就会土崩瓦解。

傅剑寒也很快发现了东方未明,向他举了举手里的葫芦笑道:“未明兄是来找傅某喝酒的吗?怎么一直站在那里?”

东方未明说不出话来,只是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向傅剑寒,然后突然把他紧紧的抱在怀里。

他还活着,好好的站在这里喝酒说笑,没有为了救自己死在天都峰上。胸口传来的体温也是真实的,隐隐的还能感觉到有力的心脏在那里跳动,东方未明忽然有些想哭。

“未明兄?……”傅剑寒有些愣神,但随即想到今天是七夕,于是了然的拍了拍他的背道:“好啦好啦,是不是被哪家的姑娘拒绝了?今天兄弟就陪你喝个痛快!”

傅剑寒感觉肩上的脑袋动了动,应该是点了点头,于是也放下心来。

对于傅剑寒来说,没有什么问题是一坛酒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十坛。

两人照例把酒馆的酒窖“洗劫”了一空,坐在东倒西歪的空酒坛中间,傅剑寒刚刚觉得东方未明看起来已经正常多了的时候,对面的人突然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肩膀缓缓道:“剑寒兄……我求你答应我……一件事,这段时间……武林会……十分动荡,你就待在这杜康村,哪里也不要去,什么消息也不要相信,拜托你……”

傅剑寒愣了一下,不禁失笑道:“我还以为未明兄要说什么呢,傅某又不是什么没有自保能力的小孩子,再说……”他突然感觉肩上一痛,东方未明手上居然使了十成力,再看他双眉紧锁心事重重的样子,傅剑寒也不再打趣,收了笑容郑重道:“好,我知道了,傅某一切小心就是。”

东方未明看起来放心了一些,重又坐回去喝起酒来,只是傅剑寒发现他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但是这人从以前开始就很少说自己的心事,这次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大概又打算自己一个人背负了。

傅剑寒喝干了最后一口酒,把酒坛啪的一声按在桌上。

 

那天之后没多久荆棘就又一次离开了逍遥谷,东方未明只是看了看,并没有追出去,因为他知道荆棘是不会回头的,而且他也知道,二师兄只是一时冲动,因为那一战的最后,那双刀剑挟着风声而来帮他挡掉一招的时候,他还听到了那声熟悉的“啐!”

所以他还是回屋去看了师父,上一次他追着荆棘出去,并不知道原来荆棘出门的那一刻无瑕子就跌坐在榻上老泪纵横,东方未明把手放在师父背上帮他顺着气说,师父别伤心,二师兄一定会回来的。无瑕子握着他的手只是叹气,什么话都没说。

从天龙教攻打少林寺开始,又是一系列繁琐的事件。不过东方未明已经经历过一遍了所以很是轻车熟路,甚至一离开武当山他就告诉大师兄要去哪里找鲶鱼金翅鸟和火凤凰,谷月轩看到小师弟连这种异闻杂记都了如指掌,不禁啧啧称奇。

然后终于又到了……这一天,东方未明又一次在华山力战几大掌门得了武林盟主之位,他气还没喘匀就听见有人问着何时攻打魔教,他挺直了身子沉声道:

“今天,此时。”

只要过了今天,一切就结束了。

那个人也会……活下去……

……等一下,那是……?

东方未明正带着侠客们来到了天都峰山脚下,就看到有个红色的身影已经等在那里了,东方未明一瞬间感觉从头到脚的血液都结冰了。

傅剑寒对他挥了挥手,习惯性的露出两个酒窝,却没想到东方未明劈手就把他拉到一边,怒气冲冲的低声道:“我明明说过要你老实待着!你怎么还……!”

傅剑寒也抓住他的手臂正色道:“上次喝酒时未明兄心事重重,就是在发愁如何对抗天龙教吧,做兄弟的怎么可以眼睁睁的看着呢?……若是连兄弟都不能为分忧解难,而只是龟缩在安全的地方,那傅某多年习武又有何意义呢?”

东方未明给他说的哑口无言,是啊,他的剑寒兄就是如此,看似粗豪却能从细枝末节感受到别人的心情,看似洒脱又无法对任何人的困难袖手旁观。他是实在不想让傅剑寒上山,可是他带领的武林正道们就聚集在身后,这档口要把跑来帮忙的傅剑寒赶走又完全没有理由,再说这人已经下定决心,估计是要赶也赶不走了。

一旁的任剑南不知道他俩出了什么状况,上前打圆场道:“未明兄,剑寒兄剑法通神,又是少年英雄会的亚军,有他帮忙的话对抗魔教也会顺利一点吧。”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说什么有傅少侠的话那我们就安心多了云云,东方未明却是心乱如麻,感激他是这样的细心而仗义,又恼恨他不听自己的话,但转念一想,自己好歹也是轮回过一次的,对方的招式布局都了然于胸,再说上次玄冥子也就是打了他们一个猝不及防,花点心思多注意玄冥子,绝不再让他伤到剑寒兄,应该也不会……还像上一次一样……

东方未明叹了一口气,向傅剑寒抱拳道:“那就……多谢剑寒兄。”

 

那过程和上次一样,混战中那些前辈掌门渐渐一个也找不到了,等到在铁锁桥尽头和龙王相遇的时候,依然只剩下东方未明、谷月轩和几个相熟的少侠,好在上山之前东方未明已经跟他们讲了些战术,比如不要离龙王太近啊,看他一甩手立马就跑啊,先打玄冥子不要打他二师兄啊什么的,大家虽觉得奇怪但也一一应了,故而几个人和龙王他们的战斗一开始,居然也没落下风。

谷月轩站在任剑南身边随时保护这个剑招很强却扛不住几回攻击的少庄主,傅剑寒被东方未明派去对付台阶上的几个烦人的修罗宫人,中途又跑出来一个公孙坚,没几下也被傲天神剑一招放倒。来自龙王的大部分压力其实都被东方未明一人承担,龙王也很惊异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居然能和自己硬拼这么久,而且还对自己的招式很熟悉的样子,不过他今天明显有些心神不宁,注意力似乎总在别的地方。

和本座对招还敢分心吗?龙王冷笑一声,看准了东方未明的一个空隙,就向他的胸口拍去。

“未明!”眼看东方未明就要丧命当场,谷月轩一急,连忙向东方未明冲过来,却没想到龙王只是虚晃了一下,手掌换了个方向,将毫无防备的任剑南抓在手中提了起来,另一只手猛地按向另一边正不管不顾的赶过来的傅剑寒。

“不——”

战场上的一切就是这样瞬息万变,东方未明嘶吼着向龙王冲去,却被一件东西砸到飞了回来,东方未明吃力的爬起身,禁不住目眦欲裂,压在他身上的人喉管被捏碎,淡色头发的脑袋软软的歪在一边,显然已是生机全无,而他再抬起头的时候,匆忙返身回去的谷月轩被玄冥子拌住,其他人离得稍远也来不及反应,龙王的那只手已经穿过了傅剑寒的胸口,血红在红衣上一点一点的晕染开。

世界开始黯淡下来,化成数以千计的碎片——这是傅剑寒正在死去的标志。在碎片完全崩裂以前,只有一个撕心裂肺的哭喊在那里回响着:

“不要啊——”



-meiwan-

评论

热度(10)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