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相逢应不识【明傅】


使用的前传的梗:

小小傅立绘,洛阳打黑拳,十四岁就饮酒过度

其实自己还没玩到,脑补了一些,有啥冲突的再,再说吧_(:з」∠)_

========================



洛阳城东边的那间竞技场一向熙熙攘攘、人满为患,无论什么时候都挤满了各种想要切磋武艺的人、缺钱来碰碰运气的人、或是终日无所事事只想看看热闹的人,倒比城中心的菜市场还要热闹很多。这时忽然人群一阵骚乱,缓缓分开两边,一个彪形大汉提着一个人从里面怒气冲冲的大踏步走了出来。

“你说不想干是什么意思?!好好记着,是谁把当时饿的奄奄一息的你像条小狗一样的捡回来?!是谁从头开始教你习武?!是看你悟性不错才勉强赏你口饭吃!别不识抬举!!”

被举在半空中的红衣少年不过十一二岁,却倔强的一声不吭,许是十分瘦弱的缘故,看起来比同龄的孩子还要小,虽然不停挣扎但也无法撼动大汉的手臂分毫。

大汉看他这样更加愤怒,使足了力气把他狠狠的扔了出去撞在在街对面的民居墙上,路人都吓得四散逃走,唯有一位拄着杖在青石阶上歇息的老者未动分毫,好似没有看到一般。

“哼!你就在这里好好反省一下吧!”大汉啐了一口,又歪头对那老者道:“去去去,老家伙,别在这找晦气!”就转身进屋了。

少年过了好一会儿才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这一下简直要把他的小骨架都撞散了。

他抬头看了看那仍然静坐不动的老者,想了想,从怀中掏出一个馒头,向老者走去,然而他刚走到老者面前就眼前一花,那本来像雕塑一般的人突然极速出手捉住了他的手腕。

“你,终于来接我了吗?”头发花白的老者死死盯住少年哑声道,灰蒙蒙的眸子竟渗出几滴泪珠。

“呃,前,前辈,”少年被吓了一跳,紧张的道:“晚辈……从未见过您,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老者听见他稚嫩的声音不由一愣,又看了他半晌,最后默默的松开了手道:“抱歉,老夫……年纪大了,眼也花了,刚才吓到你了吧?”

“没关系啦,前辈,我看您一直坐在那里,想必是饿了,”少年爽朗的笑道,把馒头递给他:“可惜我也只有这个,前辈要吃吗?”

老者哼了一声道:“这东西有什么好吃,要是有酒,老夫倒还能喝点。嗯,最好是杜康。”

“哦……前辈,那您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哈。”少年收起了馒头,转身跑走了。

 

少年再次出现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虽然有些身体摇摇晃晃的,但精神却是很好。

“前辈,您的酒!”少年笑嘻嘻的递上酒坛和碗道。

老者没有去接,而是吸了吸鼻子道:“你受伤了?”

少年按住臂上长长的伤口笑道:“小伤,习惯了,不碍事的。”

老者也笑了笑,很感兴趣的看着他道:“你刚才不是不愿意去打拳吗?为何要为了给我这个素不相识的人买酒而做到这个地步呢?”

“呃……您刚才听到了啊,”少年把酒坛放下,坐在老者旁边吃起馒头来:“我已经想明白了,其实怎么也要去打的,总是得……先活下去才行。我现在太弱了,而且也得报答老板的恩情啊,先老老实实的打拳好了……等到,我足够强的那一天。”

老者没有拿碗,直接拎起酒坛喝了一大口笑道:“是吗?我先说好,可没有什么神丹秘籍可以给你。”

少年露出两个酒窝笑道:“没想那么多,我打一架,可以请前辈喝一顿酒,我觉得……挺好的。”

“你跟我认识的一个人可真像呢,”老者哈哈大笑,倒了一大碗酒递给他道:“来来来,你不陪我喝点吗?”

少年有些为难道:“前辈,我才十二岁,还没喝过酒呢。”

“哼,不喝酒,怎么算是江湖儿女?”老者不依不饶。

“……好,那就喝一点……”少年接过酒碗,小小的泯了一口。

“这算什么喝酒啊,酒啊,一定要大口大口的喝!才爽快!像这样!”老者举起酒坛,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少年受他激,也端起碗来,一闭眼一饮而尽。

辛辣的液体冲刷着喉管,又一股脑的流进了胃部,少年觉得身体有些发热,辣过之后又升起了一丝别样的舒爽的感觉。

“好喝!再来一碗!”少年睁开双眼笑道,眼睛亮晶晶的。

“哈哈,这样才对嘛!再来!”老者又给他满上一碗:“干!”

少年也学着他的样子道:“干!”

两人喝得开心,一坛酒很快就见了底。

“还是有人一起喝好啊,我都不知道多久没有这样开心了,”老者微微仰起头道:“小友,你要记住,酒啊,一定要和你的好友一起喝。”

“前辈,您没有一起喝酒的人吗?……那我可以经常陪您喝酒啊。”少年认真道。

老者笑着摇了摇头出神道:“我以前……是有的,可是他们……都已经不在了。我掌控武林,问鼎天下之后才明白,那真正重要的东西,已经被我亲手毁去了……但是已经无法挽救,只能寄希望于……某个虚无缥缈的传说,现在我虽然眼睛也看不清了,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到了什么地方,但是……我一定……要找到他。”

少年默默的听着,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老者起身从怀中掏出一物道:“老夫身上没有什么东西,这件故人之物,就作为谢礼吧。”

那是一条白色的布带,有些地方已经有些破损,像是经历了很多年的风雨。中间还有一块淡淡的褐色痕迹。老者轻轻的摩挲了一下,把它绑在少年手臂上的伤口上。

少年正想再问问,然而一抬头老者已经不见了,只有声音远远的传来:“小友保重,我要去……继续寻找他了。”

少年在原地呆呆的站了一会儿。

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前辈呢?少年想。转身走回了竞技场。

 


-wan-


==========================

补:小明,额老明七十多了,白内障(……),眼睛看不清,用圣堂穿越了但自己不知道

评论-2 热度-10

评论(2)

热度(10)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