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人【明傅】

be,be,be,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身着红衣的剑客如一团烈火般疾走进了大殿,俯身下拜道:“黑龙寨已征讨完毕。”

殿上的人坐在宽大的座椅上轻笑道:“连以狡诈残忍著称的黑龙寨都能以如此速度拿下,真不愧是左护法啊……最近新进了一批美酒,有没有兴趣一起喝点?”

“属下不敢劳烦教主大驾。”剑客并不抬头,生硬地道。

东方未明做教主已经很长时间了,却依然穿着以前那套粗布衣服。这总会让傅剑寒想起,他们刚认识的……那个时候。

但这种心情他从不会流露分毫。

东方未明又静静的盯了他半晌,傅剑寒也像雕像一样一动不动,两人之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

最后东方未明慢慢靠在椅背上道:“好了,你不就是急着想去地牢吗?我让你去就是了。”

“谢……教主。”

傅剑寒面无表情的退出大殿,就在他转过身马上要出门的时候,却听见东方未明在身后冷笑道:“剑寒兄何必如此不放心?若是他……还有你们现在就死了,岂不是……太没意思了。”

 

傅剑寒刚走到转角处就看到了一个淡色头发的身影,任剑南忧心忡忡的迎上来道:“怎么样?剑寒兄?他……没有为难你吧?”

傅剑寒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我不在这段时间,没有发生什么事吧?”

“没有……可是……”任剑南犹豫着道:“杨兄他……精神越来越不好了……”

傅剑寒神色沉郁下来,叹道:“走吧,我正要去看他。”

 

“老杨老杨!快来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一进地牢,傅剑寒已经迅速把情绪压在了心底,依旧像往常一样笑嘻嘻的道。

听到他的声音,牢中的人马上起身冲到他面前急切道:“傅老弟!你这么久没有来,我还一直担心你出了什么事……”

“我能出什么事啊,不过是去各地……打探一下情报而已,”傅剑寒从怀中拿出一个精巧的小酒杯递给他道:“你看我还有空给你带了个礼物,真的没什么的。”

杨云握着酒杯犹疑的看了他半晌,另一只手突然隔着栏杆抓住他的手臂沉声道:

“你上一次来的时候手臂上并没有这个伤痕……你莫非要当杨某是三岁小孩?我能安然待在这里,你只怕不知道要做多少违背你本性的事情!每当一想到这里我就……”杨云咬着牙,手掌把杯子捏的“咯咯”作响。

傅剑寒默然片刻,慢慢的移开他的手,拿过那个酒杯,用身上酒葫芦倒满,又递给杨云道:“老杨,你一定要好好的……保重自己,你相信我,我一定能……找到的,让所有人,都能活下去……能好好活下去的方法……”

地牢内一阵沉默,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

“剑寒兄不肯跟我喝酒,原来是要在这里逍遥快活啊。”

三人都吓了一跳,呆呆的看着那以残忍暴虐著称的教主走了进来。

“你依旧不愿……跟我喝酒吗?”东方未明走到傅剑寒面前笑道。

傅剑寒回过神来半跪在地低声道:“属下无能,请教主责罚,但请不要……牵连到其他人。”

“呵,剑寒兄何必如此,我只不过是……想找个人一起喝酒罢了,”东方未明慢慢靠近傅剑寒的耳边轻声道:“如果我说,你若喝赢了我,我便放一个人离开这天都峰,你还要拒绝吗?”

 

“现在邀剑寒兄喝酒,可真不容易啊。”东方未明倒满了两个酒碗,举起一碗酒,笑道。

坐在对面一直默不作声的傅剑寒抬眼看了看他,端起另一碗酒,仰头一饮而尽。

“剑寒兄这样喝,可是很容易醉的哦。”东方未明慢悠悠的晃了晃碗。

傅剑寒轻轻勾起嘴角道:“呵,未明兄未免也太小看傅某了。”

“是吗?……”东方未明也喝干了一碗,又重新把酒倒满,目光停留在傅剑寒脸上笑道:“很久以前我就觉得,剑寒兄本身就像一坛美酒,到现在了……也依旧是这么甘醇。”

“未明兄倒是变了不少,”傅剑寒也直视着他道:“很久以前我就觉得,未明兄就算喝醉了,也很少说心事,其实未明兄若是有什么想说的,傅某就当醉话听听,也未尝不可。”

心事……吗?那该……从哪里说起呢?

洛阳破庙里,得知真相的他一个人对着天地大吼的时候吗?

亦或是在西域大漠,他奉命搜索那怪医少女,却发现她其实服用的并不是毒而是一种假死的药物,他不动声色的起身对面前的独眼人道:“什么都没有。”

那之后他又挡在被打的奄奄一息的棕衣青年身前,请求独眼人饶青年一命。

“说不定还会有用。”他说。

“也可以,”独眼人道:“不过他也得活得下来。”

他不眠不休了三天三夜,终于勉强保住了青年的性命,但是青年醒来的时候正看见他把自己锁进牢里的那一幕。

又也许是在逍遥谷中,面前是重伤倒地的青衣青年,身旁是神色挣扎的红发青年,而独眼人的手掌已经缓缓抬起。

他走上前,一掌拍在青衣青年的心口。

大师兄,与其要被玄冥子——你我的杀父仇人这种人杀死,你的这条命,还是交给我……来背负吧。

红发青年失控的对他大吼,他却并不在意,依旧想从一旁那个眼神已经变了的独眼人手中保下那人来。

本来已经计划好了,他来打最后一击,但其实只是让那人暂时麻痹而已。但谁也没有想到龙王会在此时出现。

他站在崖边呆呆的看着红发青年刚刚消失的地方,只觉得真是造化弄人。

再然后就是天都峰大战,这个红衣剑客来到他面前的情景了。

也许剑客在哪里遇到了怪医少女,也许怪医少女误会了什么,总之那一刻,一直压抑着情绪还想一心保全所有的他,听到了什么东西断裂的……“啪”的一声。

又或者……在更早的时候,在从大师兄胸口撤回手掌的时候,就已经断了吧。

……

东方未明回过神来的时候,地上已经被空酒坛堆满了。

嗯?我已经想了这么久了吗?所以到底要……说什么好呢?

东方未明看了看对面依然很是精神的傅剑寒,轻笑着呢喃道:

“你赢了。”便倒在了桌子上。

傅剑寒低头看着他,不可一世的魔教教主在面前睡得毫无防备。

不可能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

 

东方未明是在辘辘的马车声中醒来的,宿醉的头痛和前方悠闲的赶着马车的红衣剑客让他一时有些搞不清楚今夕何夕。

“你在做什么?”东方未明扶着额道。

“当然是在履行约定啦,教主大人不会要反悔吧?”傅剑寒靠在车厢上笑道。

“你若是选择的是自己,我可不记得答应过陪你一起走。”东方未明停了一会儿,轻笑道。

“不不,不是我,其实我选择的人是……”傅剑寒回头直视着他道:“你。”

“哦?”东方未明愣了一下,玩味的笑道:“那你为何又在这里?”

傅剑寒眨了眨眼道:“教主出行,属下岂有不跟随护卫之理?”

东方未明不由得大笑道:“傅剑寒,你可当真有趣!”又收了笑容道:“玩笑开够了,就快回去吧,我可以容许你重选一次。”

傅剑寒摇了摇头道:“未明,我不会让你回去的。在那里你明明一直在强迫自己,别以为我……看不出来。我们一起走吧,别再一错再错了,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去我们之前就一起谈论过的天下四方,或者找个地方种种田养养花……我都会……一直陪着你的,好吗?”

东方未明的表情一时间有些出神,他低头笑了笑,突然猛地向前一冲,傅剑寒猝不及防的被他扑倒,两个人一起滚下了马车。

东方未明把傅剑寒按在地上狠狠的道:“你知道什么?!你知不知道!我这双手!沾了多少人的血!背了多少条人命!!我早就已经没有回头的路了!除了把这条路走下去,没有任何选择!没有任何选择!”

说完他缓缓站起身,回头向来时的方向走去,却听见身后“嚓”的一声宝剑出鞘的轻响。

“我说过,今天我不会让你回去的,”傅剑寒握着剑静静的道:“不管用什么方法。我不知道未明兄是因为什么缘故一直醉到今天,但傅某若是能做一坛能让未明兄醒酒的酒,那也心甘情愿。”

 

“剑寒兄,你有个坏习惯。”

东方未明舔了舔手指上的血道:“你总是打到后程才开始发挥实力,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了,和你打,就要用最快的速度一击致命。”

傅剑寒脸色惨白的倒在一棵树下,胸口的几个血洞还在不停地往外冒血,他缓了口气,勉强道:“未明兄……真是很了解……傅某啊,怪不得……之前总是……打不赢你。”

“是啊,毕竟我们已经认识……那么久了……”东方未明有些怅然道:“我本来是不想……这么早杀你的,但是……终究还是无法避免……罢了,这样也好,如果连你也杀掉了,我就可以跟……最后一个……过去的自己告别了,然后就会……踏上……那条道路吧。”

傅剑寒吐出一口血沫,仍然费力道:“你……杀不死我。”

“可是你马上就要死了。”东方未明俯下身子,静静的看着这重重的喘着气的被血染的更红的红衣人,好像像把这一幕永远刻在眼底:“谁也拯救不了,什么也做不到……就和……我一样……”

然而他有些惊讶的看见傅剑寒突然笑了起来,那微笑就好像某个清晨的湖畔第一次见到的那个神采飞扬的少年一样。

然后他说:“不……我还有……一件……能做的……事……”

刚才掉落在旁边的剑飞速的入手,在东方未明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傅剑寒已经反手一剑又快又准的插进了自己的心窝。

“你?!!这是做什么?!!”东方未明大惊失色的上前抱住他道。

“你看……我……的命……是……自己的……你……不必……背……负……”傅剑寒断断续续的道,气息已经渐渐微弱下去。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东方未明大吼道。

“因……为……我……”

红衣剑客的手臂突然无力的垂了下去,原本煜煜发亮的眸子也渐渐黯淡,失去了所有的色彩,连外衣的红都不再明亮,好像一团燃烧殆尽的火焰。

啊,没有力气说完了……

算了,他应该懂的吧。

 

东方未明保持着抱着这具躯体的姿势没有动,很久很久,直到夜深露重,月明星稀,连那躯体也开始变冷了。

“傻子。”

他低低的呢喃道。

这时远远的传来另一辆马车的声音,等到跟前从马车上一前一后的跳下来两个人,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

“剑寒兄……怎么会?……虽然你说没事的,可是我还是不放心……我……早点来……就好了……”任剑南跌坐下来,失声痛哭。

杨云握拳狠狠砸在车厢上,也哽咽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东方未明又呆立了片刻,轻轻的把他放在地上,又掏出一个小瓶子放在旁边,然后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后退了两步,像梦呓一般低声道:“那是解药……你们……走吧……不要再……回来……带他……一起……给他找一个……山清水秀的……不会被我找到的……地方……”

然后他还是转身走向了天都峰的方向。

他走得很慢,影子被清冷的月光拉的很长。

 

据史料记载:

本朝的开国皇帝,明帝东方未明,在位期间,励精图治,勤政爱民,把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百姓安居乐业,丰衣足食,无不交口称赞明帝的丰功伟业。

而明帝本人的经历也颇具传奇色彩,相传他出身草莽,十五入武林,不过短短五年已经执掌江湖第一大教天龙教。他掌教的初几年极为暴虐残忍,嗜杀成性,但从某一个时间段开始,突然变得沉静内敛,不但手下不用再战战兢兢艰难度日,更引得四方反王慕名来投,最终推翻前朝,成就一方霸业。

不过也有宫人曾经传出,明帝偶尔会突然变得喜怒无常、疯疯癫癫,不知是早年遗留下来的杀性,还是看到了被他残杀过的那些冤魂,但是也并没有人受到牵连,因为他往往刚摔了些东西拔出剑来,就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怔怔的呆住,然后就失魂落魄的静静的坐在窗边,一坐就是一整夜。

明帝天纵奇才,在琴棋书画上的造诣都十分高超,却从不沉溺于这类东西,只在晚年突然对酿酒大感兴趣,而其中最有名的一种,入口甘醇温和,让全身上下都洋溢着一种暖洋洋的感觉,而且它明明是酒,却并不醉人,反而具有提神醒酒的功效,让人啧啧称奇,就是在后世,也非常受欢迎。

这种酒的名字,便叫做:

 

“剑寒”。

 

 

 

 -wan-


评论-2 热度-9

评论(2)

热度(9)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