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心【明傅】

 为了实现设定得弄成修仙背景,然而并没有写过,干脆整成意识流算了_(:3」∠)_

==================================



一、

 

一片混沌中,一个意识突然产生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

但是天性里的乐观洒脱又让他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关系,而且很快就找到了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酒,而他身上仿佛生来就伴随在他身侧的那个葫芦似乎非常适合用来装。

于是他便每日纵情于山林,流连于酒馆,与人拼酒比武,潇洒恣意,好不快活。

不过偶尔,他也会突然隐隐感觉到,似乎少了什么。

直到那天,他看到那个绑着马尾的俊秀青年走进了酒馆。

只第一眼,他就觉得呼吸停顿,血液也似乎沸腾起来了,几乎无法控制住自己,于是他直接跑到那个人面前,握住了他的手。

那人似乎是惊了一下,但却并没有避开,而是很感兴趣的样子问道:“你是谁?”

他想了想,摇头道:“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

“我喜欢你!”他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青年这次是真的惊到了,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半天,最后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容道:“那你愿意跟我回去吗?”

“好啊!”他开心的道。

 对方微笑着用力反握住了他的手。



二、

 

在这次下山闲逛之前,东方未明并不知道自己会捡到什么。

他和他的天龙教已是修真界的一方豪强,任何门派都不敢相抗的角色。但却有一个,东方未明最想要收服的人,无论如何都不愿臣服于他。

现在这个人的翻版却以这样一种姿态出现在自己面前,感觉可以满足自己之前所有的不为人知的欲望,还有比这更奇妙的事情吗?

东方未明看着身侧大汗淋漓、刚刚累得沉睡过去的少年,有些恶意的想。

这少年眉眼十分好看,虽和那个人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却看着更年少一些,就好像……他们刚认识的,那个时候。

有时候东方未明也会怀疑,会不会是那家伙做了伪装来接近自己,但时间长了他便打消了这念头,无论是被怎样粗暴的对待,这少年都只会迷恋的看着他,那是只有最深的爱意才会有的眼神。

那家伙从来都没有这样看过自己。

从来没有。

东方未明突然觉得有些兴味索然,起身披上外袍呆坐在床边,后面却有人轻轻的抱住了他。

虽然没有说话,东方未明也感觉的到少年担心的眼神,他轻拍了拍少年的手以示宽慰,正要说话,忽然猛地站起,眼神锐利的望着山门的方向,感觉心脏都几乎兴奋的收缩起来。

是那家伙的气息。

他来了。

 


三、

 

傅剑寒站在山门前,缓缓的从鞘中抽出长剑,雪亮的剑光划过了他的双眼。

今天一定要……和他,做个了断。

毕竟这么长时间的闭关,已经克服了自己最大的障碍。

傅剑寒很快在台阶的尽头看到了东方未明。

他静静的垂手站着,似乎早就等在那里了,自从上一次交手之后。

没有言语,没有准备,下一个瞬间两人已经挟着风声双剑相抵。

一红一蓝两个身影在台阶上上下翻飞,快得几乎只能看得清长剑的残影,周围的树木和建筑都被风暴般的剑气搅的粉碎。

他们是天生的对手。势均力敌,天下无双。

不过今天,情况有些许不一样。

当的一声,一把长剑被震的直飞出去,东方未明有些惊讶的看着对面的人。

“你……”

红衣剑客没有任何停顿,长剑一抖,直向着东方未明的胸口刺去。

另一把剑挡住了他,傅剑寒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个几乎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少年,几乎以为是自己又练功练的走火入魔。

但是他很快就明白了。

那正是他自己的杰作。

三个月前,他无论如何也克服不了自己的……那个障碍,于是……他割开了自己的心,把那一部分取了出来,封印在了自己随身的葫芦中,丢进了大海中心。

那是对东方未明的爱。

然而葫芦跟他许久有了灵气,将这份爱孕育成了个独立的人,会跑,会跳,会喝酒,会舞剑,会在……此刻挡在自己的面前。

“他的做法……是不对的……作为……朋友……我必须要……阻止他……”傅剑寒努力想说服这少年。

“那又如何?既然爱他,就不可以,让他受到伤害。”少年的眼神清澈无波。

你怎么可能说服自己的内心呢?傅剑寒苦笑了,张开双手,迎向自己的命运。

长剑穿胸而过。

 


四、

 

傅剑寒醒来的时候正是黄昏,那蓝衣的剑客拿着酒杯斜倚在窗框上,夕阳把他的影子拖得很长。

这似乎是从前再普通不过的一个闲适的日子。

“你救了我?”傅剑寒抚着胸口已经愈合的伤口道。

东方未明依旧望着窗外道:“我说过了,除了我之外,你不能死在任何人的手上,”又顿了顿道:“就算是你自己。”

傅剑寒愣了愣:“你……知道了啊。”

“你可真是让我惊讶,这种方法也想的出来,”东方未明耸肩道:“可是那样子根本就不是你了,我只不过是把他当成一个你的替代品而已。”

墙角响起“咔哒”的一声,接着一阵是一个人跑走的脚步声。

东方未明好像没有听到一样,接着道:“剑寒兄,上一次对我也太不公平了,你的伤若是好了,便再来一次吧。”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连一起喝杯酒都不行了呢?这一刻,为什么不能再延长一些呢?

傅剑寒跳下床道:“好了,我们这便开始吧。”

 

只过了一招,傅剑寒就察觉到了什么,收住势道:“莫非你也……?”

东方未明持剑笑道:“没错,这样,不就公平了吗?”

“所以说你是故意说那些话给他听的?”

“当然,他跑的越远越好,已经全部……托付给他了。”

“那就好……那么这样就……”傅剑寒释然笑道。

“对,碍事的东西已经都没有了,我们终于可以放手一搏了,”东方未明大笑道:“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原本呆呆的坐在树下的少年被惊的抬起了头,正看到远处一处光波荡漾开来。

少年愣了一下,擦了擦眼睛,跳起来就要向那个方向跑去,然而却突然感觉到胸口一阵发烫。

他在身上摸索了一下,发现是半块不知什么时候放在自己怀里的玉佩。他好奇的把玉佩拿到眼前正想看个仔细,玉佩却突然发出一阵炫目的白光。

等他再次能看清东西的时候,发现玉佩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绑着马尾的蓝衣少年。

“你是谁?”虽然和他喜欢的那个人看起来一样,他还是忍不住问道。

蓝衣少年挠了挠头道:“我不知道诶,不过我知道……”

他笑了起来,眼睛亮晶晶的。

“……我喜欢你!”

 


-wan-

评论-2 热度-7

评论(2)

热度(7)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