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分明(11)【明傅】(完结)

有点燕萧(都有点惨,注意),突然觉得这文里所有人都好惨啊,不过这本来就是个从BE开始的故事,小明带领大家又找回了生活的希望(虽然本来就是他的锅……╮(╯▽╰)╭)

我也不知道谋反有没有这么容易,嘛,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前一章:

==================================

十一、


洛阳城的正午时分,太阳明晃晃的照在大街上,普通市民此时大部分都在家午休,但是远处却摇摇晃晃的走来了一个人。他衣衫褴褛,形似乞丐,蓬头垢面到看不清面目,看似不经意的在街上兜兜转转,最后走进了一个不起眼的小院内。

但是在他摸索着要向后院走去的时候,变故突生,五个人影突然从墙上跃下,瞬间把他围在了中间。

“早就看你小子不对劲了,”领头的一个年长的乞丐道:“来路不明,加入我帮之后又一直鬼鬼祟祟的到处探查,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那人默默不答,伸手在腰间一模,抽出了一柄寒光闪闪的软剑。

“看来阁下是不打算老实交代了,”长老沉下脸道:“拿下他!”

周围的小弟立马摆开阵势,正要准备围攻上去的时候,突然一个裹着红色长袍的人冲进了中间,跌倒在地上,后面跟着一个锦衣华服的公子哥模样的人,手持着一把玉笛笑道:“跑什么跑?被本少爷看上,是你的荣幸!还不快快跟我回府?”

里面的人看着这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的一幕,都有点反应不过来,然后还是长老皱眉道:“这位……少爷,我们丐帮在此地处理……”

那公子哥突然指着他道:“丐帮又怎么样?知不知道本少爷是谁?!”同时手指猝不及防的射出一道气直打在长老胸口,长老看他伸手已经感觉有点不妙,但还是没有躲过,被点在原地动弹不得,那公子哥又是两指点倒了两个小弟,这时剩下两个人也反应过来准备要跑,那个本来倒在地上的“民女”却突然爆起,一招就放倒了他们两人。

 

“明明直接进来打架就是了,干嘛非要搞这么麻烦?”傅剑寒一边往下扯外袍一边抱怨道。

“我之前不是解释过了嘛,要是以前,我自己一下放倒他们自然是不在话下,但是现在这身体内力不足啊,”未明把玩着手中的笛子道:“丐帮人数这么多,放走一两个去通风报信我们可就麻烦大了……而且最重要的是……”

未明笑嘻嘻的道:“我也想看看啊。”

傅剑寒无奈的道:“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你融合之后还是邪气占上风一些。”

“哪有~我不是把药方都给任兄了吗?”未明眨眨眼道:“剑寒兄你先带他走吧,我用魔音让他们忘记这件事。”

持剑的人依旧沉默着看着他们,并没有放松警惕。未明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道:“……你这样是找不到萧兄的,燕兄。但是我所有的势力却可以做到,怎么样?要不要跟我做个交易?”

持剑人看了他片刻,收起软剑道:“好。”

 

“果然还是这样比较适合燕兄,这是按照你以前常穿的那套绿衣买的,怎么样还合身吗?”看着梳洗一新的燕宇从室内走出,未明不禁笑道。

“嗯。”燕宇微微颔首道。

“之前在洛阳撞到的乞丐原来是你,我可真是一点都没想到,而且那把是……我当年送你的盘月剑吧?”

“是。”燕宇仍然惜字如金。

“燕兄过了这些年,竟然比当年更沉默寡言了。也罢,接下来就我替你说好了,”未明耸了耸肩微笑道:“我反应过来那人是你之后,就派人去详细查了查当年和你有关的事……你那时候被丐帮追杀,关键时刻萧兄突然反水,拦住了柯帮主和长老们,最后你虽然逃出生天,但是萧兄却被丐帮以叛逆罪论处,经得几位长老求情才侥幸被饶了一命,最终被废了武功终身监禁。而你在关外游荡几年,养好了伤,又隐姓埋名回到中原想救他。然而丐帮消息很严,你根本找不到他被囚禁的地点,最后甚至不惜改头换面加入丐帮来探查,是这样吗?”

“是。”燕宇平静道,并没有很惊讶。

“现在其实我的手下已经找到了他的所在地,燕兄意下如何?”

“走吧。”燕宇起身道。

“这样就算答应了吗?你都不问问我要你做什么?”未明玩味道。

燕宇停了一下,缓缓的道:“燕宇现在身上所有之物,若是有能换得他得救的,无论是什么,都是十分值得的。”

 

光线渐渐暗了下去,书页上的字迹也开始模糊不清了。

萧遥叹了口气,把书收了起来。

这间小屋没有窗户,只有一个小洞用来运送吃食。只有天气好的时候,才可以借着小洞的光来勉强阅读。书是一些同情他的长老偷偷送来的,只是如今读书已不再有什么用处,左不过是打发漫长的囚犯时间而已。

有多久了呢?头发和胡子已经长的遮住了全部脸庞,连脚踝上的铁链也几乎感觉不到存在了。

想不到自己一腔报国热血,最终的结局却是在这里孤独终老,也是命运弄人啊……

……不过,也并不后悔就是了。

外面突然有点吵闹,不过不一会就平静了下来。就在萧遥觉得跟自己没什么关系的时候,一个声音毫无预兆的在小洞前响起:

“萧遥?”

就算是过了这么多年,萧遥还是一下就认出了这个声音,但却几乎不敢相信,只下意识的“啊?”了一声。

然后下一秒,萧遥觉得自己好像眼花了,因为眼前的墙壁突然出现了一条很亮的线,然后墙壁便从这条线分开,向两边倒了下去。

在烟尘缭绕,视野不清间,萧遥只看到一个绿色的身影逆光而立,简直如降落人间的谪仙一般。然后他向萧遥伸出手道:“走吧。”

萧遥因为太过震惊而忘记了反应,身体却下意识的向只手握去。但举到一半,又突然想到自己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洗澡了,又不由犹豫了一下,但对面那只手却不由分说的一把握住他把他拉了起来。

“没关系的,萧兄,燕兄为了找你,连乞丐都做过了,想必是不会在意的。”未明从另一边走来,两下砍断了他的脚镣,笑道。

“什……你……你是王族啊……怎……怎么可以……为了我……”萧遥瞪大了眼睛,断断续续的道,声音因为久未说话而有些嘶哑。

“我已不是什么王族。”燕宇依然静静地道,伸手准备把萧遥负在背上,萧遥却猛地后退一步,单膝跪地道:

“不,你就是王族!我萧遥在此立誓,今生今世只尊你一人为王!这条命,不管是刀山还是火海,今后只为你而使用!”

燕宇愣了一下,扶起萧遥轻声道:“不必。”

未明在一旁道:“嗯,虽然我的人把城内所有丐帮弟子都引走了,但此地还是不可久留,两位有什么话回去再慢慢叙旧吧。萧兄今晚想吃什么都可以哦,我下厨……”

看到瞬间两眼放光的萧遥,未明又笑道:

“……然后还可以和燕兄讨论一下交易的事情。”

 

“哎呀,这个月,京城可粗大事啦!”

说书人满意的看着酒馆里的人都好奇的聚拢过来,端起杯子慢悠悠的喝了口茶才继续道:“那诚王浪子野心,居然在皇上观摩武林大会的时候,伙同东厂,意图行刺!那现场真是一片混乱啊,但就在这时,一个青年却从天而降,用一套快得不可思议的剑法打退了他们,那剑有时候都没有碰到人,就能把他杀了,真是神乎其技啊!”

周围的人都啧啧称奇,说书人又故意停了一会儿才道:“你们猜猜,这个青年是谁?有三朝的元老大臣当时就认出来了,他就是当年被迫害、本有正统继承权的勤王之子啊!但他却如此以德报怨,当真是有情有义!不过虽然他全力以赴,皇上还是被诚王他们的临死反扑杀害了……因为皇上没有子嗣,大臣们当即表示要推他为王,他却一再推辞,最后只说愿意暂代。”

“啊,这样义薄云天的青年才俊,不做皇上太可惜了!”“是啊,之前的皇上只知道寻欢作乐,死了正好!”“希望他愿意留下……”

民众们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一个抱着两坛酒一直站在人群后方听着的红衣剑客却笑了笑,轻轻的转身离去。

 

“爹,我回来了。”傅剑寒抱着酒走进剑庐,却不见剑圣的踪影,向后院张望了一下,觉得他八成又在弄那朵花了。

傅剑寒无奈的耸了耸肩,正要进屋的时候,突然看到篱笆上蹲着一只小猴子。

“诶?你不是那天的那个……”傅剑寒正要向他伸出手去,小猴子却“刺溜”一下跑掉了,没跑多远却又停下来,回头对他“吱吱”的叫了几声。

傅剑寒会意,于是便紧紧跟住他,小猴子跑的很快,没多久就跑进了一片树林,跳到了正静静伫立在一棵大树下的一个蓝衣人肩上。

“你还是老样子啊,就不能直接过来吗?”傅剑寒把一坛酒抛给他,笑道。

未明稳稳的接住了酒坛道:“那可不敢,我怕剑圣前辈还记得我上次把他打晕那事呢。还好路上遇到了这个小家伙。剑圣前辈还好吗?”

“挺精神的,不过教我养花的兴趣总是大于教我剑法的兴趣,”傅剑寒很无奈,又好奇的道:“喂,燕兄真的一个人就打败了对方所有人?”

未明翻了个白眼道:“怎么可能?当然是我的手下清理掉了绝大部分,我又在暗中用六脉神剑偷袭罢了。这样子传说才会让民众觉得他是天选之人啊。”

“所以那些大臣也是你安排的咯?”

“啧啧,孺子可教也,”未明装模作样的晃了晃手指道:“不过诚王他们也真是天真,我不过弄个武林大会,又露出一些防守上的破绽,他们就傻乎乎的上钩了。说起来天意城原本是朝廷用来对付武林的,现在反而对付了他们自己,不知那皇帝泉下有知作何感想。”

“哦,那你这位‘幕后皇上’现在这样大剌剌的跑出来没关系吗?”傅剑寒已经拍开了酒封。

“我当然是有重要的事情才会出来的,”未明突然一脸严肃。

“嗯?什么事?”傅剑寒也不由得紧张的看着他。

“你能不能,等我两年?”未明面不改色的道。

“这就是你……重要的事?”傅剑寒哭笑不得。

“你不喜欢朝廷,我也不想勉强你。但是现在天下刚定,我还有很多政策想要实施,比如把门派改为类似学堂的所在,不同门派的弟子可以互相学习,武林大会也不再有年龄和门派人数限制,任何人都可以参加……对了,虽然发生了很多事,第一届的武林大会大师兄还是得了冠军,我把记得的秘籍都写下来给了他作为奖品,又趁此机会宣传了一波逍遥谷,估计会有很多人去报名,二师兄以后会忙得很吧,哈哈。”未明笑嘻嘻的道。

“燕兄就这样甘愿做个傀儡?”

“他不太开心,萧兄倒是很有干劲。不过他那高冷的说话风格总是把大臣吓得够呛,只觉得真是天威难测。反正我也跟他说了,我把想做的做完就会离开,到时候他是想留还是走都随他,但是我想为了保护萧兄,他应该是会留下的,而且他有皇族血统,应该会做的不错,就算我留下什么烂摊子他也应该能修好的。”

“我看你把他拐来根本就是想坑他吧……”

“喂,当两年傀儡就可以当皇帝,这很划算的好不好?”

傅剑寒抱着酒坛望天道:“两年啊……不行,你要是在里面待上瘾了我岂不是要在这等一辈子?”

“哎,对我有点信心行吗?”未明唉声叹气,从怀中拿出半块玉佩道:“好吧,这个我刚刚给守卫看过了,只要持有此物便可以在皇宫长驱直入,若我到时真的没有出来,你就进来把我抓走好了,反正我现在也打不过你。”

傅剑寒接过来放在阳光下看着道:“这是……”

“这是我爹娘的遗物……”未明平静的道:“剑寒兄,其实他醒来之后,去逍遥谷是为了消除二师兄的心结,去忘忧谷是为了让湘云振作起来,至于任兄和燕兄他们,虽然也有自己的目的,但也是真的想帮他们……而且……”

“……你知道吗?当我一层层深入进他的内心,那里就只有一个念头:‘想创造一个不会再发生爹娘的悲剧的世界。’”

“是吗?……是啊……他就是……这样的人……啊……”傅剑寒把玉佩紧紧的捏在手心里,断面硌的手掌有些痛。

“好了,就是这样了!”未明举起酒坛一饮而尽,一挥手把小猴子抛给他大笑道: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来日方长后会有期好好养着我们的猴子!”

 

尾声

 

“大家可以看到,我们这一届的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的冠军已经产生了!他就是游侠傅剑寒!”主持人情绪高涨的举着一个红衣剑客的手大声道:“下面!有请主办人为他颁奖!”

原本在众人面前有点拘谨的红衣人,看到从一辆驶来的马车上跳下来抱着一个长匣子的蓝衣人也不由得目瞪口呆,对方倒是大方的一溜烟跑过来道:

“这位兄台剑法高明,小弟甚是佩服!你看这里一共有三个奖品,第一件是这一车绝世美酒,第二件是这把绝世宝剑,第三件则是……”

他从怀中取出一物道:“半块平平无奇不加闪避不加攻防也不加暴击的玉佩。那么傅大侠……”

“我选三!”不等他说完傅剑寒就微笑道,把另外半块拿出来放在他手心里。

“哎,你着什么急啊,我话还没说完呢,”未明却挤挤眼睛道:“我是说,这三件,都是给冠军的奖品!我可不像那些老头子那么抠门。”

他把傅剑寒的手轻轻握住,两人十指相交,玉佩在两只手掌中重新合二为一。然后两人便在周围人都被惊到了的目光中跳上了马车,转眼便不见了踪影。

 

“未明,这还没到两年,你想做的事情都做完了?”

“对,比我想象的还顺利,所以我就准备跑路了。”

“你早就准备好了酒和剑?”

“那当然!”

“你早就知道我会来参加,还会得到冠军?”

“那当然!傅大侠对这份聘礼可还满意?”

“哈哈,太满意了。”

“那接下来你想去哪里?”

“我说过了……”

 

“……不管你去哪里,我都一定,陪你一起。”

 



-wanle-

 ===============================

完结废话:

嗯,不知不觉都第三篇了,加起来有十万字了吧(自己撒花)。

开脑洞很开心,和大家分享脑洞也很开心,但是后来渐渐的,有点难过,觉得自己是不是越写越差了,不知道这篇文是不是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不过既然还有人看,就还是不想坑了它,终于还是坚持着写完了。照例鸣谢 @王二傻 王太太,从大纲就开始关爱这篇文,还有谢谢每一篇都留言的suny @suny510126 ,也谢谢每一个喜欢这篇脑洞清奇的文章的童鞋(鞠躬)。

长篇还是有些伤神,接下来大概会是一段时间的咸鱼期……嗯,就酱了。


评论-5 热度-12

评论(5)

热度(12)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