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分明(10)【明傅】

借用了一下黑白无双里的魂魄设定……这文的不科学程度简直没眼看了_(:3」∠)_

前一章:

===============================

十、


“呀,剑寒兄,你看,任兄要请我们喝酒呢,你说稀奇不稀奇?”

看见任剑南抱着一个酒坛进来,东方未明捅了捅傅剑寒促狭笑道。

任剑南那一瞬间觉得有点恍惚,好像这不过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一个普通的日子,他请兄弟们来喝酒,还有一人正在路上而已。而且对比面前两个如往年一般的少年,似乎自己这满头白发的人,才是那个弄错了时间的。

不等他感慨完,东方未明已经拿过酒坛,大喝了一口道:“啊~好喝!剑寒兄要喝吗?”

傅剑寒转过头,呆呆的看着他,于是东方未明又笑了。

“不想自己动手吗?剑寒兄真是会撒娇呢。”

东方未明又喝了一口,然后突然搂过傅剑寒,扳着他的下巴堵上了他的唇,不由分说的将口中的酒液尽数灌下。末了,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他湿润的唇道:“怎么样,剑寒兄,好喝吗?”

似乎连昔日最爱的美酒也不能唤醒他了,红衣的少年直直的望着眼前魅惑的双眸,好像打算就这样溺死在里面。

任剑南露出不忍卒视的表情,踌躇道:“东方兄……你能不能……放过剑寒兄?”

东方未明回头笑道:“任兄说笑了,你看,我既没有绑着他又没有威胁他,何来放过一说?……是他自己,心甘情愿的跟着我的……好了,任兄既不喝酒,就快去准备吧,别让我……等太久了。”

 

“那么,请东方兄跟我来确认一下吧。”

半日后,任剑南果然依约前来,带着他们来到山庄后院,一处十分隐蔽的铸剑室内。

数不清的宝剑横七竖八的插在地上,而它们围绕着的最中心,是一把颜色暗沉,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大剑。

任剑南一边走一边轻轻的抚过每一把剑的剑柄,最后手停在那柄大剑上,低声道:“东方兄,你知道吗?我小时候最讨厌练剑了,每次练琴被我爹逮到,他就会把我关在这间藏剑阁反省……这把寒气逼人的镇庄之宝‘幽冥’,对幼时的我来说,真是比任何妖魔鬼怪都可怕。”

东方未明看着他的背影没有说话,静静的等待他的下文。

“可是……那一天,我爹帮我挡了一刀生死不明的时候,仙音前辈吐血倒地的时候,原本一起喝酒的好兄弟自相残杀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这样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若是从佛剑魔刀那时候就能阻止你,是不是也会……有所不同?”任剑南的手指缓缓在剑柄上收紧。

“就算是这样的我,也不想……犯两次同样的错误,这次我一定要……在这里就打醒你!”任剑南唰的拔起幽冥剑,回身直视着东方未明,眼神清朗的扬声道:“铸剑山庄任剑南,请好友东方未明……赐教!”

东方未明看起来有些意外,但还是大笑着抚掌道:“原来任兄这半日是去交待后事了啊,真是士别三日刮目相待。觉悟不错,可是……”

东方未明拍了拍静立在旁的傅剑寒的肩让他等在原地,自己一边活动手腕一边走向任剑南道:

“……有没有能力实现,就是两回事了。”

 

幽冥不愧为此地的王者,它在任剑南手中出鞘的一瞬间,周围的宝剑全都震颤着发出“呜呜”的嗡鳴,激荡起数十道剑气。而东方未明用的六脉神剑也占了一个“剑”字,一时间各种颜色的剑气在屋内横冲直撞,五光十色的煞是好看。

任剑南的剑法是任浩然亲传,本是一种大开大阖、霸气凌然的武功,这从招式的名字也可以看的出来。但经过任剑南这么多年的琢磨,这剑法又增加了一种另类的飘忽感和韵律感,似乎他将乐理的遗憾和绝望全部融入了剑法之中。

“不错嘛,任兄,”东方未明又一次轻巧的拨开任剑南的剑锋笑道:“就凭这一手,你现在在江湖上已经罕有敌手了吧,看来你这些年当真没白过……”

话音未落,东方未明已经在侧身的时候如闪电般捏住了任剑南的手腕,幽冥眼看就要脱手而出,而他的另一只手则一掌击在了任剑南的胸口。

明明可以避过这一掌,但任剑南竟然硬撑着咬牙一步不退,幽冥从右手脱手的一瞬间,左手已经稳稳的抓住了剑柄,剑光在东方未明的两边手腕上一闪而过,这个时候任剑南才仰天倒下,似乎把最后的力气都灌注在这一剑上了。

东方未明抬起两个血淋淋的手腕,玩味的道:“……左手剑?”

“我自知仍然不是东方兄的对手,若是没有点杀手锏怎么敢就这样直接上?”任剑南躺在地上喷出几口血沫,仍惨笑道:“我一开始就是瞄准了你的手筋,这样你拿手的掌法和指法都用不了了,你也……不能再出去为恶了吧?”

东方未明混不在意的垂下手轻笑道:“任兄你真是……越来越……让我惊叹了啊。可惜……第一,我现在已经是个……僵尸类的东西了,这点小口子一眨眼就可以修好,之前掉了一根手指都没事呢……”

“……你说什么?!”任剑南难以置信的颤声道。

东方未明欣赏着他惊恐的表情,继续道:“第二,你以为我会什么准备也不做的就跟你进来吗?我早就通知了埋伏在附近的手下,他们应该……很快就会来了吧……”

正说着,一个戴兜帽的黑衣人突然跌跌撞撞的冲进来,伏在东方未明面前。

东方未明皱眉道:“怎么只有你一个?其他人呢?被山庄的家丁绊住了?……算了,先过来给我……”

就在这人向他缓缓伸出手的时候,东方未明心中警兆突生,正要向旁边闪避,双臂却猝不及防的被另一双臂膀紧紧箍住,东方未明大惊之下全力挣扎,但这人也是铁了心,死命抓着他绝不放手,而这时面前的人也已经把手覆上了他的胸口,那熟悉的失去魂的无力感瞬间袭来,让他的挣扎越来越微弱。

东方未明停了下来,冷冷笑道:“是啊,我明明早就知道了。背叛我,然后杀了我,你已经做过一次了,所以已经很熟练了啊……是不是?……剑寒兄?”

不知何时潜到他身后的红衣少年身体一滞,依然咬着牙不放手,喘息道:“未明……抱歉……我还是不能……让你去做那些事……不过放心吧……这一次,我绝不放手……不管你去哪里,我都一定,陪你一起!”

“是吗?……这个武林,就这么值得你保护?”东方未明淡然道。

“不只是武林,还有你。”傅剑寒艰难的道。

东方未明不由得一愣。

“你要完成大业,就要一点一点杀死自己的心!所以我必须要……阻止你。”傅剑寒咬牙道。

“陪我干什么呢?你看看你们俩……那样的打击也没击倒你啊,该怎么说呢,真不愧是我啊。你相信剑寒兄没有疯,一直在周围潜伏着……”东方未明看着眼前兜帽掉下来了的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又微微仰起头笑道:“……而剑寒兄听到了只有你才能威胁到我,也相信你不会就此沉沦,就在我身边忍辱负重的隐藏着,伺机给你制造机会,然后一击必杀……”

东方未明长叹道:“真是一对好搭档啊,我呢,也许还是作为一个反派退场比较好啊……”

“未明……”傅剑寒脸颊有点微红道:“就算是……那种事,如果是你的话……并不算……忍辱……”

东方未明微微一愣,又释然笑道:“是吗?临死前……听到这个,好像也挺不错的……啊,还有一件事,剑圣前辈其实没有事呢……是不是,任兄?”

因为一连串的事情发生的太快而搞不清楚状况的任剑南听到他突然叫自己,惊讶道:“把昏迷的剑圣前辈交给我那个人原来是你吗?我还以为是逍遥谷那个很像你的……我当时听说剑寒兄被人追杀,想去阻止他们……当我跑到剑圣前辈的小屋外面的时候,那些人不知道追着什么全都跑了……不过我照顾他恢复正常之后他就离开了……”

“是吗……其实我后面也大概想到了……”傅剑寒并没有很意外的样子轻声道:“你其实……仍是那个……东方未明啊……”

 

从进来就一直没说话的卫明突然撤了手,对傅剑寒道:“好了,放手吧,剑寒兄,他已经动不了了。”

傅剑寒其实也是一直强撑着而已,一松懈下来,两个人都瘫倒在地上。

“哦?明明再加一把劲就可以杀死我了呢。”东方未明意外道。

卫明抓住他的衣服把他提过来冷笑道:“我还不想让你这么轻易的就死了。”

两人贴的很近,东方未明眨了眨眼道:“你想要什么?”

“一切。你上次说的话,我考虑过了。既然我一无所有,那么,”卫明从怀里拿出一颗药强送进他嘴里,眼里闪着疯狂的光芒道:“全都变成我的不就好了?只把魂收回来可不够,我可是很贪心的呢。”

傅剑寒开始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劲,但是刚才东方未明的挣扎也弄断了他几根肋骨,身体也无法动弹,只能出声道:“卫明!你要做什么?”

“对不起,剑寒兄……可是我真的好羡慕啊,你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而你和我,只相处了一个月而已……”卫明把东方未明的身体抱入怀中,那身体已经开始渗出白色的雾气。

“是吗?可是那可不全是快乐的记忆呢。”东方未明笑道。

“无所谓。”

“这药是可以融合魄的吗?你从哪里弄到的?”东方未明声音渐渐低下去,仍悠闲的问道。

卫明邪邪的一笑道:“你可以扮成我,我为什么不能扮成你呢?这个方士在山庄外潜伏的时候被我发现了,他以为我是你,自然知无不尽,比如魂只是让身体活动,而魄则是每个人不同的性格和记忆,以及融合魄的方法……然后我就穿上他的衣服溜了进来,对了,你也不用等你其他的手下了,我已经装成你的样子让他们回去了。”

“这还真是……被摆了一道啊,”东方未明叹了一声,又坏笑道:“可是魂虽然能够重复利用,还从来没有人融合过魄吧,搞不好你的存在都会因此而消失呢。”

“那样我也……不在乎。”卫明低声道。

东方未明大笑道:“果然我们都一样,是不折不扣的赌徒呢!”

傅剑寒终于听明白了他们的对话,挣扎着向前道:“等一下!卫明!你……”然后他就看着东方未明在眼前散成了一片尘埃,好像身体承受了两次魂而不堪重负一般,只剩下他的衣服,缓缓的飘落下来。

卫明坐在原地微阖双眼,一动不动,傅剑寒不敢出声的紧张的看着他。

不知过去了多久,卫明睁开眼睛,活动了一下身体,笑道:“既然都融合了,那么换个名字吧……剑寒兄以后就叫我‘未明’吧。”

傅剑寒看他没有什么异样,松了口气道:“可以啊,反正叫起来都一样。”

然后未明却从地上捡起了那条黄丝带,看了看笑道:“不过不好意思啊剑寒兄,我还是……想要继续做完他没完成的事情。”

未明把丝带系在自己的右臂上,看着表情惊恐的傅剑寒,笑着向他伸出手道:

“当然……是用你能接受的方式……我说过,我可是很贪心的呢。”

 

 ======================================

有人乱入的双明小剧场

卫明:剑寒兄真是不容易,装傻这么长时间很辛苦吧?

剑寒:其实还好,让大脑一直放空就好了~相比起来当时有酒放在我面前却不能喝的时候更辛苦一些。

卫明:……

剑寒:而且未明那么小气只给我喂了一口。

未明:……



-meiwan-

评论-5 热度-7

评论(5)

热度(7)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