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分明(6)【明傅】

未明死了这么久,想到处弄点幺蛾子也可以理解吧,嗯,可以理解

ps. 对湘云是像对妹妹的感情


前一章:

===========================

六、


一阵凉风吹过,烛火的光摇曳了几下,屋内也随之忽明忽暗,那正坐在烛火下看书的蓝衫女子,缓缓抬起了头。

她站起身,看了看外面越来越暗的天色,合上了窗子,叹了口气。

一天……又是这样快的就过去了啊,然而夜晚却是永远那么漫长,自从……这偌大的谷里,就剩下自己一个人的那天开始。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人……

“啪啪啪!”

突然响起的急促的拍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定了定神,扬声问道:“什么人?!”

“神医前辈!求您救救我朋友!”

屋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不过既然是来求医的,而且听起来十分急迫,女子也不再多想,快步上前打开了门。

但是屋外的人一冲进来她就惊得后退了一步,不敢置信道:“是……你……?!”

“好好好我知道我长得很像坏人虽然我不是他但是如果你看我不爽想刺我两剑也不是不行不过拜托你一定要救剑寒兄!”背着一个人的少年都快急哭了。

女子又细细看了他片刻,平静下来道:“唉,都这么多年了,他怎么可能还是这个样子……把你朋友……放在床上吧。”

“太好……“少年大喜,但刚一把人放在床上话都没说完,自己就晕了过去。

女子一惊,忙上前摸了摸他的脉,发现他只是长时奔波又不停使用内力导致心力交瘁,女子给他扎了几个精气宁神、疏通经络的穴位,又去看床上的那人。

只是略一探查女子的眉头就紧紧锁起,这个少年虽然外伤布满全身,但并不致命,然而内里的经脉已经是一塌糊涂,而且有种陈年旧伤又勉强用力的感觉,几乎只剩一口气,大概是一直被另一个人输送内力才撑到现在……

这种伤,自己根本无能为力……

但是……医者怎么可以对上门求医的病人见死不救呢?

女子紧咬下唇,将全部内力运在银针上,银针发出嗡嗡的声音闪闪发光。

 

“没用的,你也该知道这种伤没有六十年以上功力帮他整合经络是不可能治好的吧,”有人从门外直接的走进来,轻声道:“湘云妹子?”

正全神贯注满头大汗施针的湘云吓了一跳,转过身来面前却是刚刚才看到那张熟悉的脸。

地上倒着一个,面前站着一个有着一模一样面孔的人,这情景简直说不出的诡异。湘云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皱眉道:“你到底……是谁?那他呢?”

“我是……你恨不得杀了的那个人,他是……我的另一半……呃,不是,是另一半的我。”来人没头没尾的解释道,湘云却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

“东……你……还回来……想做什么?!”湘云闭上眼睛不去看他,声音有点嘶哑,双手握得指关节都有点隐隐发白。

“我确实是……有不得不做的事情,才会来的。”东方未明微笑着走近,拿起傅剑寒身侧的剑塞在湘云手里,牵着她的手,反手一剑没入了胸膛,没有反应过来的湘云呆呆的看着他胸口的剑柄,松开手尖叫起来。

“别怕,我现在的身体,是不会死的,用来报仇真的是很方便呢,”东方未明把剑抽出来,微微皱了皱眉道:“不过……还是有点疼。”

他把摊坐在地上的湘云扶起来,又把剑递给她笑道:“来吧,还有六剑。”

湘云握着剑呆立了半晌,突然使劲把剑摔在地上,哽咽道:“我不想……这么做!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他们都是你的师父啊……你为什么忍心……”

东方未明用手指擦了擦她的眼泪柔声道:“湘云,这世上的事,都不是无缘无故的。比如武林害死我的父母,那么我就要血洗武林;比如我杀了你的爹和亲近的长辈,那么你来找我报仇,都是很正常的,你没有必要承担我的因果。”

湘云却从怀中拿出一瓶金创药,敷在他的伤口上。

“你在做什么?”

“我是个医者。”

东方未明就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她敷完才叹了口气道:“湘云妹子,你看,你要治病救人,并不会因为对方的身份或是自己的感情而改变吧,因为这是你应该做的事。其实我也是……一样的啊,我也有必须要做的事,那么我要杀人,也不会因为谁对我好或与我有恩……而改变。”

湘云还想说什么,只觉得眼前一黑,软倒在东方未明怀里之前,只听到他轻轻的一声叹息:

“抱歉……湘云。”

 

卫明是被剑给戳醒的,虽然没有见血,可还是挺疼的,不过眼前的情况让他一下就清醒了。

看着倒在另一张床上不省人事的湘云,卫明不禁怒道:“喂!你对神医前辈做了什么?!她还要给剑寒兄疗伤的啊!”对这个行事诡谲残忍的分身,卫明没有半点好印象。

“她只是太累了睡着了而已,”东方未明慢悠悠的收回手中的剑道:“而且……她是救不了这家伙的,能救他的只有……我。”

他说着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瓷瓶道:“你应该……也看到了一些我的记忆吧,他是经络损伤,只是因为这种药才暂时恢复……”

“我当然看到了,不就是你下的手吗?”卫明不客气的打断道。

东方未明也不生气,轻笑道:“我还被他杀掉了呢,你怎么不说?总之这个药,材料太过稀有,整个天意城,也只有两颗,一颗已经用掉了,这是这世上的……最后一颗。”

卫明皱眉道:“你后来又去了天意城?就是为了找这种药?”

“对啊,不过我没有找,有人专门拿来给我的……啊,顺便说一下,我现在已经是天意城城主了。”

“什么?!……怎么可能!”卫明惊得瞪大了眼睛。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我这里关于雪妹的记忆,我虽然救了她,但最后她还是在混战中被狂杀了,我想他一开始的目标就是雪妹吧……天意城有个杀手,从小跟她一起长大,雪妹死了之后就一直隐忍着想找机会报复天意城,他杀了江瑜,告诉我江天雄一直是在外人面前一直是戴着面具的,而知道真相的心腹就剩他一人,所以冒充一下还是挺容易的。”

“那么你来这里,就是想炫耀一下这药的吗,城主大人?”卫明冷笑道,“你就不怕我再把你的魂抽空?”

东方未明笑意更浓,好像对他的反应感到很有趣似的道:“现在灵魂已经固定下来了,只要你碰不到我,是拿不回去的……我呢,其实是想用这颗药……跟你做个交易。”

 

也许是湘云的治疗有了些效果,傅剑寒竟然恢复了一点点意识,但四肢还是沉重的抬不起来,这时两个好像在争吵什么的声音渐渐传来。

……

“……呵,别开玩笑了,你以为我会答应你?”

“你没有选择,没有药,他活不过今晚。”

“你真的忍心?我可是看到了,你们在酒馆最后一次喝酒,你不是打算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就……”

“我那时候是打算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告诉他心意,可那又怎样?你本来要告白然后对方把你给杀了,你还能像以前一样待他吗?……原来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恨。”

……

虽然大脑还是有点弄不清意思,但傅剑寒下意识的觉得,他不能再继续躺在这里,他试着动了动手指,只是这一个微小的动作都是一阵钻心的痛,不过这倒是让他的意识更清楚了一些。他继续努力调动全身的气力,忽略那些随着这一动作蔓延开来的剧痛,终于睁开双眼撑起了身子。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人正拿着他的剑指着另一个人,好像下一秒就要刺下去。

“未明!住手!”傅剑寒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跳起来直扑向拿剑的那人,那人好像也被他吓了一跳,居然直接被他扑倒在地。

“未明……不要……再这样了……你要是恨,就继续报复我吧……不要再牵扯……无辜的人了……好吗?……”

感觉到温热的液体一滴滴的落在脸上,倒在地上的人似乎有些发愣,伸出的手似乎想把面前的人抱在怀里,但最后又停住了。最后他咬着牙狠狠的推开傅剑寒,站起身神情复杂的看了傅剑寒一眼,就丢下长剑跳出房门,转眼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剑寒兄,你没事吧……”另一个人把他扶起来,心有余悸的道:“还好你醒了,不然真不知道会怎么样……我带你来找神医疗伤,可是她也没办法,然后他就出现了,他做了天意城主,想用能救你的药要挟我,我趁他不注意把药抢了过来,可是差点被他给杀了呢。”

傅剑寒注意到他胸前的剑伤,黯然道:“这是他干的吗?对不起……”

“剑寒兄为什么要道歉呢?”少年摊开手心露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颗药,展颜笑道:“来,快把药吃了吧,然后我们就得赶快上路了。”

傅剑寒依言服下,还是有些恍惚道:“上路?去哪里?”

“这药虽然厉害但只有一个月的效力,在这之前,我们得想办法彻底治好你的伤啊。这需要多年积累的深厚内力,可是这样的武林前辈大多已经仙逝,据传尚在人世的,只有一位称号剑圣的前辈了……我们便去试着找他吧。”

少年拾起傅剑寒的剑递给他,望着刚才那人离去的方向,嘴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meiwan-

评论-11 热度-8

评论(11)

热度(8)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