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分明(5)【明傅】

 一写到逍遥谷就特真情实感,都是当时游戏里杀大师兄留下的心理阴影……

前一章:

============================

五、


东方未明独自走在长长的甬道里,脚步声在空无一物的寂静中轻轻回响。

原本做好了与江瑜相遇的准备,半天却没有听到任何人的声音。那小子该不会见势不妙自己先溜了吧?

不过这疑问很快得到了解答,一具尸体静静的躺在通道的尽头,小腹上的血洞还在无声的往外冒血,上方洒下的微光照在他停留在不可置信表情的脸庞上。旁边一个身影把玩着沾血的匕首,大部分身体隐藏在阴影中看不清面目。

东方未明弯腰看了看尸体道:“哎,这可真惨……为什么?你不是他手下吗?”

死人不会回话,这话自然是对着那个身影说的。

那人不由笑道:“你怎么知道我是他手下?”

“很简单啊,”东方未明把眼神转向他道:“他会走的通道想必是极为隐秘的,不是心腹怎么会知道?再看看他这见了鬼的表情,肯定是被信任之人瞬间击杀。”东方未明表情恍惚了一下,不知是想到了什么。

“没错,”那人大笑着抚掌道:“我就知道你不简单,那江天雄怎么样了?”

“死了。”东方未明简单道。

“嗯,我是‘影’。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东方未明,因为有你,我才得偿夙愿,所以我也想给你一些报酬,”那人从阴影中走出,赫然正是之前酒馆中的那个猎户。

“我帮你当上天意城主,怎么样?”

 

卫明花了一些时间才让意识完全清醒,魂归来的时候夹杂了一部分不属于他的记忆,让他头痛欲裂,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也是如此。

这样之前的事情……就知道原因了……

原来剑寒兄,找的并不是我啊。

卫明眼神一黯,却也明白现在不是伤感的时候,往傅剑寒的方向一望,发现他已经完全失去意识,不知生死。

虽然身体依旧不太听使唤,卫明还是使尽全力爬到傅剑寒身边,发现他仍然有呼吸,这才松了口气。但是他气息十分微弱,如果不赶快找医生看一看的话,恐怕会有危险……而且这里是敌人的腹地,还是尽早离开的好……

卫明又攒了一点力气,费力的把傅剑寒背到背上,蹒跚着走向他们进来的那条通道。

师父曾经说过,忘忧谷有神医传人,就去那里给剑寒兄疗伤吧。卫明心里思索着。

只是不知道师兄怎么样了,是不是在着急的到处找我呢……真是对不起他了,只能回去再给他道歉了。

 

明月确实很着急,为了师弟他已经不眠不休的找了一个晚上。

师弟没有来寿宴,问了一圈人也没有见过他的,而且这寿宴并没有几个门派来参与,身为主办人的江天雄都没有出席,实在是处处透着诡异。

师弟平时乖巧懂事,从来没有做过出格的事,而且又一直待在谷里,没有什么江湖经验,万一出了什么事……

前方一个庞然大物突然映入眼帘,明月一呆,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自己又绕了回来,这时晨曦的第一缕阳光洒了过来,于是本来在阴影中的一个熟悉的身影也显现了出来。

“阿明!”明月快步跑去,着急的问道:“这一晚上你去了哪里?”

听到声音的少年收回了望着雕像的目光,缓缓回过头来,看见明月的一瞬间,他的脸上迅速的闪过了不知道多少种情绪,又有些疑惑,有些怀念。

最后他还是把表情定格在一个笑容上,道:“对不起,让大……不,师兄担心了,我其实是……追一个小偷的时候,不小心从墙头掉下去摔晕了,刚刚才醒过来。”

“原来是这样啊……”明月仔细观察了一下他的身体,看到他没有受伤这才松了口气道:“下次可要小心点,师兄一直担心你出了什么事。”

“放心吧师兄,我可不是那么容易出事的呢……”话还没说完他身体已经踉跄了一下,明月眼疾手快地把他扶住。

“你看,果然还是受了点伤吧。”明月责备道。

是因为……灵魂不足吧……大概。少年思索了一下,回过神来已经被明月顺手背在了背上。

“不要乱动,师兄带你回去就好。”

“……嗯。”少年老实的应道,没有再挣扎。

这个后背跟以前一样,很厚实,很宽阔,好像随时准备挡在别人面前。

趴在上面,很舒服,虽然速度不慢,但很稳定,那是很久没有感受到的,安心的感觉。

可惜上一次自己中了毒意识模糊,不然还可以对比一下,不过话说回来,被这个人背回逍遥谷……难道是宿命吗。

……也好,从另一份记忆来看,还有可以叙叙旧的故人,在那里呢。

 

自称无烟子的男人在屋里焦躁的走来走去。

洛阳又不远,那两人怎么还没回来?

最后终于忍不住要推开门的时候,外面传来几声脚步声和一个平和的声音:“师父,我们回来了。”

他出了口气,及时收敛情绪,淡淡应了一声道:“嗯。”

接着便听到外面窸窸窣窣的声音,想是他们去休息了,同样一晚上没睡他也正打算去补个觉,门却突然被推开了。

这一下猝不及防,连面具都来不及戴。里面的人急忙背过身子拉紧兜帽,沉声道:“卫明?我不是说过不许随便进来的吗?!”

“啊不好意思,我只是有个问题……”门外的少年笑吟吟的道:“……养育孩子的感觉,怎么样?”

电光石火间,屋内的男人已经一个闪身把少年按在墙边,一把长刀寒光闪闪的抵在少年颈上。

“你不是卫明……你是谁?”男子低吼道,兜帽飘了下来露出一头火红的头发。

“你在说什么啊?”少年依旧笑得天真无邪,好像完全感受不到颈边长刀的寒意:“我不是未明,又是谁呢?……”

“……二师兄?”

 

“你……真的是?……”传闻中已经坠崖的逍遥谷二弟子瞪大了眼,突然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撤了武器一跃而出,四周一望,就看到倒在一颗树下一动不动的明月,好像和记忆中浑身浴血的尸体重叠在了一起。

荆棘的心瞬间抽紧了,全身的血液好像都凝固起来。

拜托……千万不要……他是我活着……唯一的指望了……

荆棘跪在明月身边,颤抖着试了试他的鼻息,发现他只是睡着了,这才长出了口气。

东方未明悠然的走出屋子,坐在外侧的台阶上,右手托着腮笑道:“我怎么会连他的转世也不放过,二师兄也把我想的太丧心病狂了吧……我只是点了他的睡穴,你也不想我们的对话被他听到吧?”

荆棘沉默着转过身来,依旧把明月挡在身后。

东方未明也不在意,摸了摸脖子上浅浅的划痕笑道:“二师兄还是老样子啊,喜欢拿刀指着人……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

“我后来……又调查了一下,知道了……你们上一辈发生的事……”荆棘终于开了口:“但是这跟他……”

“你可能搞错了,二师兄,我并不恨谁……”少年不再看他们,眼神好像一下飘忽到了很远的地方似的。

“……我恨的,是这个世界。”

荆棘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难明,但下一瞬东方未明又笑了,似乎自从知道了真相之后他就总是笑着,几乎从他身上看不到其他的情绪了。

“二师兄不奇怪我为什么还没死吗?”

“那有什么奇怪,我掉下悬崖不是也还活着。”荆棘面无表情的道。

“是啊……我们两个都还活着,最应该活着的……却死了,”东方未明自嘲的笑道:“不过我很好奇,你居然找的到他的转世。”

“我根本就没找,”荆棘苦笑道:“我只不过想回来看看他……和师父,然后那个孩子就出现了……我一眼就感觉到他是谁。我本来想逃走,但是一听到他叫我,我就走不动了,我辜负了他一次呼唤,还要辜负第二次吗?后来他把另一个小孩捡回来,我就知道,这一切都是天命……”

“荆棘丛里捡到就叫荆棘,明月下捡到就叫明月,你们俩起名风格还真是如出一辙啊……”东方未明讪笑道:“然后你就让他们还住在各自以前的屋子,穿以前的衣服,幻想依旧是以前的那个逍遥谷?”

“闭嘴!别再说了!……”荆棘握紧刀柄咬着牙怒视着他。

东方未明却好像没听到一样自顾自的继续说着:“你既然自觉‘无颜’,却还是作为传承者回到了这个你原本一心想逃离的地方,是不是很讽刺?所以呢?你就在这里……一边悔恨一边做些补偿?二师兄有时候我真羡慕你,我呢,连悔恨的时间都没有。”

“别再说了啊啊啊!”荆棘提起刀怒吼道,一招铭刻在东方未明记忆中的走剑行刀直朝他劈了下来。

不过这次东方未明没有任由他砍,侧身避过刀锋,然后轻巧的一招天山六阳掌就捏住他的手腕下了刀把他按在地上。

“二师兄你是不是一直觉得,都是因为你,我和逍遥谷才会变成这样?……”东方未明靠在荆棘的耳边轻声冷笑道:“呵,别自大了,就是你不走,我也早晚会离开这里去天龙教的,因为我终究是属于……那血与火的世界啊。”

 

明月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有点搞不清楚状况。自己背着师弟回来,然后就……突然睡着了?

不过一看到那个撑在地上不住喘息的身影,他也顾不得其他,连忙奔了过去,扶着那个身影急声道:“师父,你怎么了?要是有什么事,我会保护你的!”

身影没有抬头,而是把双手按在明月肩膀上,半晌才发出一声压抑到极点的呜咽:

“不要……叫我师父……啊……”



-meiwan-


评论-5 热度-5

评论(5)

热度(5)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