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分明(4)【明傅】

第四章邪小明终于登场啦~其实弄了个这么复杂的设定都是为了让俩小明同屏出现,两个都是小明,当成一个白的一个黑的就好 _(:з」∠)_

 前一章:

================================

四、


江天雄静静的看着手下忙碌着将几乎一模一样的两个少年放在对面,准备各种符咒和道具,只有偶尔一闪而过的眼神才会昭示出他内心的激动。

“父亲,就这样复活他的话,还是多加防备比较好吧。”江瑜迟疑着道,已是青年的他看起来成熟了许多。

“这里可都是我天意城精锐,”江天雄傲然道:“一个死人,还能翻天不成?”

“但是……当年的少年英雄会,他武功就已经相当厉害了,一个人一路打到冠军,感觉连一半实力都没有用。”江瑜回忆道。

江天雄沉吟了片刻道:“也好。”

他挥了挥手叫来一个黑衣人,低语了几句,黑衣人点头应着,去取了一条镣铐挂在一个铁钩上,又扶起东方未明,把他的双手铐在两边。

另一边的卫明刚才被灌下的药已经开始起效,几缕白烟丝丝的从他身体上飘出来,不一会就聚集了一堆。白烟看起来似乎有些迷茫,不知该去何处,但不久就被咒术牵引着缓缓飘向了那具悬挂着的尸体,白烟发着微光,映照着尸体的脸愈发惨白。

等到最后一丝白烟没入,一切都平静了下来。紧接着,那原本了无生气的尸体,突然动了一下。

史上最年轻的一代枭雄东方未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这少年完全没有刚刚复活过来的茫然,反而静静的审视了一圈周围的状况。直到眼神落在倒在地上的那一抹红色时,他的表情才发生了一点变化。

“咦,剑寒兄?”好像之前每一次在酒馆发现他那样,少年爽朗的笑着道:“你怎么……还没死?”

这少年的态度未免也太目中无人,江天雄皱了皱眉,走上前沉声道:“东方未明,你该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找你吧?”

东方未明的眼神又停留了片刻,才懒洋洋的转头道:“不就是圣堂之钥吗,你们这么大费周章真的有必要?”

“那是我们的事,你只要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就好。”江天雄冷笑道。

“这么执着于我,那么果然……”东方未明直视着江天雄道:“当年泄密的,就是你吧。”

“没错,”江天雄有点惊讶,旋即笑道:“我们在圣堂看到了天王将另一半钥匙交给了东方曦,当他们被玄冥子陷害离开天龙教的时候,我们就把这个消息放出去,借正道中人的手找到他们,但是最后却没有在他们身上找到钥匙。”

“说不定他们逃命的时候顺手给扔到哪条山沟里了呢,”东方未明讪笑道:“你们找我可真是找错了人。”

“看来你还是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啊。”江天雄招过一个方士走上前来,方士把手放在东方未明胸前,低声念诵了一串咒语。

那些剑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没多久就恢复如初。

“哦?这可真厉害。”东方未明感兴趣道。

“发现石棺的时候我们还发现了一些很有趣的东西,不过只对无生命的东西有效,用在你身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江天雄拿了把剑缓缓靠近道:“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他说着话已经把剑刺进了东方未明的胸口。

东方未明皱了皱眉,依然冷笑道:“哦?是什么?”

“意味着我们可以把这世上所有的刑罚都在你身上用无数遍,再恢复正常……鞭刑、火邢、凌迟……你可以尽情享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江天雄慢条斯理的搅动伤口中的长剑,“就看看我们的天龙教圣教主……能坚持多少年吧。”

江天雄把剑拔出来,正待再刺,忽的一柄剑毫无预兆地从一旁冲出来架住了他的剑。

江天雄看清了眼前来人不由冷笑道:“傅少侠,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躺在地上的好,且不说药效一过你要再次感受一遍当年经脉尽毁的痛楚,你又这样强行催动内力,到时候你这条好不容易保下来的小命也……”

话音未落他手中的剑已经干净利落地被傅剑寒挑飞,少年没有因为他的话产生一丝一毫的犹豫。

“也许我没资格说这话……但是……”傅剑寒看起来摇摇欲坠,但握着剑的那只手却是稳定异常。

“我不会……让你们伤害他……”

 

东方未明静静地看着那个在人群中上下翻飞、浴血奋战的背影,并没有多余的表情,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此子在剑上的领悟就算到了现在也无人能出其右,假以时日必将成为第二个剑圣,”江天雄好整以暇的观察着激烈的战局,摇头道:“可惜了。”

傅剑寒听不见江天雄对他评价,他此时必须集中精神全力以赴。天意城不愧为天下第一的杀手组织,训练有素配合默契,不过几招下来已是险象环生,要不是凭着过人的直觉几次避开要害,他现在早已是一具尸体。饶是这样,他身上也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鲜血浸湿了红衣,分不出颜色。

心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傅剑寒借着被一个杀手的拳风击飞之势掠到东方未明身旁,击出一圈凌厉的剑风逼退近旁的几人,挥剑就往镣铐上砍去,但“当当”几声过后那镣铐居然纹丝不动。

“我天意城的镣铐都是精钢打制,凭你这把破剑怎么可能砍得断?”江天雄冷笑道:“放弃吧,你也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

傅剑寒一愣,已听到东方未明在他耳边低声道:“左手拇指。”

傅剑寒不过略一犹豫,东方未明已经冷笑道:“剑寒兄连我的命都取去了,现在却怜惜区区一只手指,不觉得可笑吗?”

傅剑寒脸色一白,咬牙不答,只见剑光一闪,一只手指已经应声落下。

东方未明左手脱出,右手抓起铁链,唰的一把从铁钩上拉过,在他落地之前,几十道剑气已向四周四射开来。

这一下发生的太过仓促,剑气锐利又无形无质,往往能同时洞穿几个人,黑衣人瞬间倒地了一大半,抱着被剑气刺出血洞的身体痛呼不已。

东方未明这才缓缓站起身来,大大的伸了个懒腰,左右活动了一下脖子笑道:“准备活动这样就可以了吧。毕竟死了这么久,还是有点……死后僵硬呢。”

江天雄最先冷静下来,冷哼一声,猱身而上,东方未明也不多话,两人瞬时战在一起,拳掌相交,你来我往,看得人眼花缭乱。另一边,剩余的杀手又围上了傅剑寒。

“哼!他们的内力撑不了多久的,这里可是我们的地盘!瑜儿,再去叫些人手来,速去速回!”江天雄沉声道。

“是!”正要上前帮忙的江瑜也没多犹豫,一闪身就消失在了一个通道口。

江天雄和东方未明双掌相对,一时间比拼内力,相持不下。江天雄忽然笑道:“一会援兵来了,你们也差不多该束手就擒了吧?”

“也是,既然如此,那就快点结束吧。”东方未明依旧是懒洋洋的,江天雄却感到压力陡然增大,对面的内力如同排山倒海一般一波波的冲击过来。

在被打飞吐血的时候江天雄依旧是一脸不可置信,他才二十岁不到,怎么可能,会有如此恐怖的内力?

还真是……太小看他了。这是江天雄的最后一个念头。

 

看到主人突然殒命,天意城杀手全部心神巨震,没几下就被傅剑寒一个个放倒。傅剑寒这才松懈下来,虚弱的半跪在地,只能以剑支撑着身体,大口喘息。

东方未明舔了舔手指上的血,看着江天雄的尸体轻笑道:“谁给你们的勇气……复活我东方未明?”然后悠哉悠哉地在尸体堆里翻找,不一会儿就翻出了那截手指。

东方未明拾起来走向之前的那个方士面前,蹲下来笑道:“给我接好。”

那笑容在方士眼里狰狞得可怕,连腿上的血洞都顾不得了,战战兢兢的依言照办,然后立马爬到角落去了,生怕这魔头顺手把他收了。

东方未明把手指举到眼前观察了一下,玩味的笑道:“不算活人,也不算死人,这可真有意思。”

“那么剩下的就是……”东方未明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红衣剑客面前。


该来的……早晚要来。

“也罢,终究是我对不起你,”傅剑寒仰头惨笑道:“傅某在此任你处置就是。”

“哦?”东方未明拾起一把掉在一旁的剑,唰的一下割断了他的腰带,又把剑贴在他的大腿上调笑道:“那我就在这里……把剑寒兄阉了如何?”

傅剑寒显然没想到他说出这种话,脸色有点发白。

不过东方未明只是把剑贴着他的身体斜插在地上,用手捏起他的下巴道:“所以剑寒兄下次还是不要随便对我说‘任我处置’这种话,我比你想象的……可要坏多了。”

“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一个恶狠狠的吻猝不及防的咬上了傅剑寒的唇,与普通的表达爱意的吻不同,这个吻充满着侵略性和报复性,好像在发泄……之前的所有不满。傅剑寒在眩晕中又感到一阵疼痛,原来舌和唇不知何时都已经被他咬破,这疼痛几乎压过了周身经脉的刺痛,淡淡的血腥味在嘴里悄然蔓延开……

 

……那是谁?……

为什么……和剑寒兄那么亲密?……

……诶?仔细看看,那不是我吗?……那就没关系了……

才怪啊!我都没有跟剑寒兄这样过!凭什么他就……

剑寒兄的嘴角……在流血?……

剑寒兄……有危险……

不可以……

 

听到声音的东方未明抬起头来,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像丧尸一样跌跌撞撞、却不容置疑的一点点的靠近,喉咙中发出意义不明断断续续的声音。

“放……剑……你……”

“没有魂了还能动?真不愧是我的转世。”东方未明赞赏道,但脸色很快就变了,随着那人的接近,白烟竟然缓缓的从他体内渗出,回到了原本的身体。

东方未明疾退几步,但白烟渗出的速度越来越快,导致他的身体都有点摇晃起来。

“哎呀……不能离他太近,果然那一边才是正主呢,”东方未明笑得有点无奈:“我只不过,是个不应该存在在世上的东西而已……不过……”

他话锋一转,身体已经灵活的闪到了江瑜之前走的那个通道口,回头笑道:“……既然好不容易复活,不好好利用一下,也太可惜了……那么剑寒兄,今天就这样吧,剩下的,我下次再来讨。”

看着他就要这样离开,傅剑寒急道:“等一下!未明!你……要做什么?!”

东方未明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通道口,只有声音远远的传来。

“……剑寒兄那么聪明,不妨猜猜看?”



-meiwan-


评论(5)

热度(6)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