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分明(1)【明傅】

既然不小心上了贼船就待着吧,我是一个不太爱挪窝的人(懒),所以就继续明傅啦 _(:з」∠)_

本篇有一些奇怪的奇幻设定,灵魂啦转世啦啥的,不要太在意,都是为了剧情需要!

总之就是有点画风清奇,嗯。

前传

=========================

一、



血红占满了视野。

是谁……在流血?

那么多,那么多,那么多,仿佛……永远流不完一般。

胸口很痛,但是分不清,是外面更痛,还是里面更痛。

那看过来的眼神……是谁的?为什么……那么哀伤?

然后那双眼迅速黯淡了下去,失去了所有颜色。

他面对着这张脸,感受着冰冷的温度。很久,很久,很久,仿佛永远没有尽头……


……


“剑寒兄!剑,寒,兄!”

傅剑寒缓缓睁开双眼,他趴在满是酒坛的桌子上,眼前蓝衣的少年正抓着他的肩膀一脸紧张的看着他。

“卫……明……兄?”

“不是我是谁?!”少年没好气的道:“我是来找你喝酒的,又不是来把你灌醉然后卖掉的。”

“傅某皮糙肉厚,大概是卖不出去的。”傅剑寒直起身子笑道。

看着这家伙贱兮兮的笑,少年终于放下心来,回到座位上道:“你当是卖猪肉呢……喝了这么多次酒,还是第一次见到剑寒兄喝醉哎,也是第一次见有人喝醉是会抽搐的。”

“才没喝醉呢!我只是……小睡了一下而已,然后做了个噩梦。”傅剑寒觉得自己得辩解一下。

“又做噩梦?上次还说梦见把我杀了,这次又梦见啥了?”卫明无奈喝了一口酒道。

“嗯……我梦见杀了你之后,就一直和你的尸体待在一起,好冷啊。”傅剑寒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好像那冰冷的触感还留在手掌上一样。

卫明一口酒差点喷一桌子,咳了半天才勉强道:“我觉得按照这个进展,下次我就可以被你分尸了。剑寒兄,你要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就直接说出来好不?”

傅剑寒不由失笑道:“哪里,要非要说的话……也就是卫明兄你出现的太晚了。虽然记忆不是很清楚,但我感觉我一直在寻找什么,直到一个月前遇到卫明兄,我才终于有种放松下来的感觉……”

“怪不得你当时直接冲过来握着我的手,吓得我还以为遇上流氓了!”卫明端着酒碗笑嘻嘻地道:“不过是个好看的流氓,就不计较了……既然剑寒兄觉得相见恨晚,那我们以后多一些在一起的时间不就好了?”

傅剑寒愣了下,也爽朗笑道:“是啊,未来的日子还很长呢。干!”

“干!”

两人又是一阵推杯换盏,几个酒坛很快见了底。这时卫明又好像想起什么来似的道:“对了剑寒兄,我们收到了邀请,后天要和师兄一起去洛阳参加江大侠的寿宴,需要我给你带些什么酒吗?”

“后天吗?真巧,隔壁一直很照顾我的猎户大叔说后天要去洛阳卖掉最近的皮毛,但是货物太多希望我去帮他呢。”

“那可太好了!到时候我去找你,一起喝空洛阳的酒馆啊!”卫明豪气冲天的道。

“好呀,反正我们要是实在回不来了还有你师兄呢。”傅剑寒说着又拿过一坛酒。

“啊,说到师兄,今天都这么晚了,再不回去师兄要担心的。”卫明看着外面惊觉道。

傅剑寒放下酒坛道:“那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后天见。”

“好,后天见,”卫明站起身来道:“剑寒兄下次来逍遥谷坐坐吧,我师父师兄人都很好的……明月师兄就像我亲哥哥一样,师父无烟子他……虽然基本不出门,出来也戴着面具,只在师兄把我捡回来的时候给我取了个名字,但还是偶尔会出声指导我们练武的。”

“嗯,有机会一定,”两人道了别,傅剑寒却突然又叫住了他:“卫明兄……虽然刚跟你认识了一个月,但总觉得……好像以前就认识一样。”

卫明回头笑道:“我也有这种感觉,说不定……我们上辈子就这样一起喝酒呢。”

 

“师父,那么我和阿明这就出发去洛阳了。”明月在小屋门口恭敬行礼道,他朗眉星目,年纪不大却有一种温润如玉的气质,看起来十分配他那套月白的长衫。

小屋内沉默了片刻才传出沉闷的一声:“不要叫我师父。”

“是,师父。”明月笑容不变,转身离去。

在门口等待的卫明忙跟上师兄,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去一段了他才忍不住问道:“师兄,我一直想问,师父他……为什么总是说不要叫他师父啊。”

“我刚拜师的时候,师父说过,他以前受过逍遥谷前辈的一些指点,现在只是指导我们练一下功,并不能算是师父……”明月微笑着对着师弟耐心的解释,“但是,无论如何,于我们已有养育、传授之恩,师父总是师父啊。”

“嗯!”卫明用力点了点头道:“师兄也于我有救命之恩,就算师兄不愿意做师兄了也是师兄!”

听着师弟这一串绕口令,明月也忍不住笑道:“不过就是从人贩子那里把你捡回来了而已,哪有那么严重了。”

“有啊有啊,师兄当时出现的时候就像天神下凡一样,明明看着比我大不了多少却随便就把大人打倒在地,”卫明眉飞色舞的讲了半天,突然又丧气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像师兄一样厉害呢?这样师父也不会看都不看我一眼了。”

明月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安慰他说:“阿明很有天分啊,练功又刻苦,现在已经很厉害了哦。再说师父一直就不爱出门啊,我也只在拜师的时候见过他一次。”

“是吗是吗?师父长什么样啊?”卫明一听又来了兴致,眼巴巴的望着师兄。

明月认真想了想,回忆道:“那年我才六岁,就听了很多逍遥谷的传说,我就想去找大侠拜师……那天我自己跑出去,七拐八拐的到晚上居然让我找到了谷口,然后我就看见师父站在月光下,背对着我,我想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大侠了,于是我就在他后面跪下叫他师父,他撇了我一眼就想走,我就在后面追着叫不要走,然后他不知怎么就改变主意,让我留下了,还给我起名叫明月。”

“哦……这样啊……”卫明听得意犹未尽:“所以师父长什么样啊?”

明月没想到一大通话之后师弟还记得这个,只得摊了摊手道:“呃……那天月亮是很亮,但是逆光没看清……”

“切,半天还是不知道嘛……”卫明失望道,又问:“那我的名字是怎么取的啊?”

“我把你捡回来之后,师父出来看了一眼,低声说的。”

卫明听了更失望了:“我还以为会有什么含义呢……唉……”

“说不定会有我们不知道的什么含义呢?”明月耸了耸肩笑道。

 

“哇,这里就是洛阳啊!”一进城卫明就觉得自己的眼睛不够用了,一直待在谷内练武,还从来没出来玩过,此时少年人的心性也完全跳脱了出来,东走走西看看,对任何事情都充满了好奇。明月一直在不远处跟着他,直到卫明在那座著名的雕像前停住了脚步。

“这就是……小虾米前辈的雕像啊……真的好大啊……”卫明呆呆的看了雕像半天,扭头对明月一脸向往道:“我也好想成为他那样的英雄啊。”

明月刚要答他,蓦地听到一声冷笑,接着一股突如其来的剑风直指卫明而去,明月一个闪身已经挡在了卫明身前,双掌发力,以掌风荡开了这阵剑风。

“我逍遥谷不知何处得罪了这位前辈,明月愿领教前辈高招。还请不要跟我师弟为难。”明月退开两步,沉静地抱拳道。

对面的男人看着三四十岁,手持长剑,一脸戾气,听了这话先是一愣,复又冷笑道:“好哇,又是逍遥谷,老子生平最讨厌的就是逍遥谷的人。那个小子,”他对着卫明扬了扬下巴道:“我告诉你,你永远不可能成为英雄,因为逍遥谷从来就只会出叛徒、败类,远的玄冥子就不说了,上一代更是一连出了俩,搅得武林不得安宁,最后还不是一个掉下悬崖尸骨无存,另一个刚当上魔教教主被乱剑砍死。你们呢,就乖乖的一辈子待在谷里,永远不要出来丢人比较好哦。”

“我们逍遥谷……不许你这样说!”卫明握紧了拳,怒视着他。

“哦?还不服气?看来是需要我好好教育一下了!”男人说着话又是一剑,这一剑又快又狠,绕过明月直取卫明,然而这次又被一柄剑架住了。

“西门兄已贵为一派掌门,何必这样为难一个小辈?”持剑的人淡然道,浅色的头发顺肩披下。

“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任庄主,”西门峰轻轻一哂,也不生气:“不知老庄主的病,可有好转?”

任剑南脸色微微一变,复又恢复正常道:“还好,不劳挂心。”

西门峰收回了长剑,拄在地上道:“要不是他,你爹也不会伤成那样,十六年都无法痊愈吧。而这个小子……我就不信你看不出来……”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拿一个长得像他的小辈出气。”任剑南平静地打断他。

西门峰无奈的还剑入鞘道:“好好,既然任兄都这么说了……长得这么像,说不定是私生子呢?”

听着西门峰嘟囔着离去,任剑南才转头看向这一对师兄弟,这两人并肩站在白马寺前的光景,让任剑南陷入了一阵恍惚,仿佛仍旧是十几年前的那一天……那个人为第一次见面的他加油鼓劲的时候。



-meiwan-

评论(4)

热度(10)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