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山

新坑的前传,不过大约也可以当一篇普通的短刀来看╮(╯▽╰)╭

脑洞一下邪线的小傅杀上山之前经历了什么

============================

〇、


“来一坛麻姑,一个碗。”酒馆的常客随意的走进店内。

“一坛?”小二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没错。”常客笑了笑,并没有过多的解释。

傅剑寒是不喜欢喝闷酒的。

在他看来,酒这东西,总是要和开心爽快的事联系起来,比如在湖畔识得知己,比如在森林和兄弟们切磋打闹。若是借酒消愁,那愁思并不会消减,只会哽住了舌头,尝不出任何酒浆独有的甘醇甜美来,岂不是辜负了那一坛经过长久辛苦酿造才得来的美酒?

但他还是在自己心绪不佳的时候抱着一丝希望走进了酒馆。然而,今天又是,只有他一个人。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已经不太习惯一个人喝酒了。

傅剑寒端着酒碗慢悠悠的晃着,看着自己的影子在其中凝聚又散开,想。

这张方桌,原本是可以坐四个人的。他们……都去哪里了呢?

上一次见到杨云,是一个月之前。

爱慢慢品酒的剑客少见的喝得有些匆忙,心神不宁的捏着精致的酒杯,显然是在挂念失踪的师妹。离开的时候剑客对傅剑寒道了别,说自己要去寻师妹,之前的事件和古实有关,有人在西域见过他,也许会去西域走走,近期都不能陪他喝酒了……而且……东方未明和他二师兄一起判出师门加入天龙教的江湖传闻恐怕是真的,若是再见到他,可要留神。

上一次见到任剑南,是三个月之前。

少庄主难得的喝了很多,一边红着眼圈哭诉东方未明在乐山上的行径,傅剑寒只得笑着安慰他说那小子最怕他二师兄了,要是帮了你们回去不得被揍死,现在他自己一定也很后悔的,你看他不是还送琴来了吗?说不定他很快就会去找你道歉了。少庄主委委屈屈的答应着,又咕哝了几句都是自己学艺不精,近期要在山庄好好练武之类的就倒在了桌子上。

上一次见到……东方未明,是在五个月之前。

他们一起喝了酒,舞了剑,东方未明还给他的剑招起了名字……然后呢?东方未明突然有点伤感的问他,若是有一天,全天下的人都来杀我,你会来帮我吗?傅剑寒还记得,他握着东方未明的手坚定的道,会。东方未明看了他一会儿,好像想说什么似的,但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分别的时候喃喃了一句:也许……下次见面的时候……

“啪!”傅剑寒拍案而起,把银子扔给吓了一跳的小二,一闪身已经出了酒馆。

想这么多干什么,这一点都不像自己,既然答应了兄弟,又岂有食言之理?早在之前听闻武林各派要集结攻上天龙教的时候,就应该……这样决定了。

等着我,未明。

 

骑马比起步行是快了很多,但远远望见天都峰的时候还是天色将沉,傅剑寒决定还是先在这个西域小镇上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再上山。

边陲小镇的风土人情自是和中土迥然不同,各类蚊虫毒物也叫人防不胜防,傅剑寒甫一下马就不知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左臂上肿了个大包,想着这样子去见未明的话不免又要给他嘲笑半天,傅剑寒便询问路过的当地人是否有法子医治。

当地人看到中土打扮的傅剑寒起初还是有些警惕的,但后来见这个小伙子谦逊有礼,态度也十分诚恳,便也好心的分他一些家用的药膏,之后随意的感慨了一下,这还是怪医那时候给我们配的,她那一手以毒攻毒的手法真令人惊叹,可是已经很久没有看见她了。

傅剑寒涂着药膏一愣,怪医这个名字他是听老杨提过的,确是以一种诡异的毒虫以毒攻毒来治病,老杨也来了西域,那么和这位怪医的失踪会有什么联系吗?

他正想着,旁边的另一位大婶也接话道,对了,我那天看到怪医的医馆旁边有三个人鬼鬼祟祟的,他们是中土打扮所以很是显眼,怪医似乎是追着他们去了大漠那边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借他药膏的人也道,对对,我也记得他们,领头的是个独眼龙,其他两个就像你这么大吧,一个带着一双刀剑,另一个蓝色衣服的绑着马尾。

 

傅剑寒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到大漠来,明明只是几条模糊晦涩的信息,汇合在一起却让他隐隐觉得似乎曾经有什么事在这里发生过……总之只是随便查看一下,应该不会耽误明天上山的吧。

夕阳的余晖把大漠映上了一层血红的色彩,不知什么年代的残垣断壁、老树枯藤无精打采地散乱在大漠各处,时不时便被遮天蔽日的风沙所掩盖,踪影全无。此处唯一的生物大概就是那些在天上盘桓的秃鹫了,有几只一直聚集在一个地方,发出沙哑难听的叫声。

傅剑寒只望了一眼就跑出去了。

秃鹫围着的,是一具尸体,这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那尸体旁边却有一个原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

一个葫芦。

一个用来装酒的葫芦。

傅剑寒摔倒了两次才爬到尸体旁边,好像从来没学过轻功似的。秃鹫惊叫着飞开,但仍然在上方盘旋,似乎并不想轻易放弃这顿晚餐。

不知道在这里静静的躺了多久,由于腐烂和啃噬,尸体已经不成人形,棕色的上衫也盖不住很多地方露出的森森白骨。那柄往常都扛在肩上的熟悉的长剑掉在身侧,看来连鞘都没有来得及出。双眼处只剩下两个黑洞,却似乎还能从上面想起,这张脸笑起来时候的样子。

“傅老弟,这次我出去云游看到有卖这种葫芦的,我看用来装酒正合适,便也给你带了一个……唉,先说好,可不能用它喝太多啊。酒呢,还是慢慢品着才好喝啊。”

傅剑寒感觉自己好像想要大吼,张了张嘴却发现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最后他跪在尸体旁边,解下自己的酒葫芦,捡起旁边掉落的小杯子,倒了一杯,一点一点的喝起来,但这杯酒怎么老是喝不完呢?大概是眼泪也总是一滴滴的掉进杯子里的缘故吧。

“你看,这样喝酒,根本一点也不好喝啊。”

傅剑寒终于喝完了最后一滴,把杯子揣进怀里,把自己的葫芦放在那个葫芦旁边,喃喃自语道。

老杨,为什么你会碰到这种事呢?我不明白啊。

尸体上并没有外伤。

傅剑寒拉开尸体的衣襟,没有腐烂的地方还能看到那个不完整的漆黑的掌印。

这种掌法,他见过。

他们两人一起迎击恶徒时,傅剑寒见他用过。

他……是谁来着?

傅剑寒觉得脑子里面好像一片混沌。

我……好像要去哪里来着?

对了,上天都峰。

 

傅剑寒终于还是上了山。

他一步一步,走的很慢。

这条山道,要是没有尽头,就好了。

这里的大战明显已经接近了尾声,掌门弟子,正道邪教的数不清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一起,不分彼此,鲜血染得台阶几乎看不出原本的颜色来,修罗地狱大概……也不过于此吧。

然后这鲜血的尽头,傅剑寒终于看到了他一直在寻找的那个身影。

在一群武林前辈的包围下依旧浴血奋战着丝毫不落下风,那个身影注意到傅剑寒之后,甚至还有空冲他笑了一笑。那笑容里有些意外,有些期待。

然后傅剑寒听见自己的声音说:

“东方未明!你竟然……害死我的好弟兄!我今天定要为杨弟兄报仇!”


评论-8 热度-16

评论(8)

热度(16)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