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明傅】(15)

十五、(完结)

苦逼了好几章也该轻松一下了, 最后一章了, 大家开心的看, 开心的吐槽ヽ(・ω・。)ノ

觉得不科学啥的就别吐槽了,作者为了he也是蛮拼的。。

一个里结局居然写了有史以来最长的一章。。可和表结局搭配着看

 ====================================

 

里结局


「喂,起来啦!」

「……嗯?今天不是该你吗?」

「不是啊,今天九月一号,单号该你啊!」

「哎?这样啊……我还想睡个懒觉呢……」

年轻的侠客睁开眼睛,轻轻一跃就跳下了床,大大的伸了个懒腰道:“啊……好久没住客栈了,果然还是睡床舒服呀!”

「那当然了……这两年在海外与其说是游历,倒不如说跟逃难似的。这都要怪你那次把人都得罪了!」

“哈?要不是你先随便说话我也不会拐到那里去啊!”

「哼,谁让你当时非要让我去讲话!」

“因为傅某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啊!”

「哪里,我看你后来不是说得很好嘛!」

“那是真情实感,要说到虚伪客套的话就……”

「是是是,正直豪爽的傅大侠怎么能干这个,这些就交给我这个伪君子来就好了。」

他还没接话,就听到小二在外面敲门问道:“客官,请问需要早点吗?”

侠客打开门,笑道:“不必了,你就告诉我哪里有酒馆吧。”

“酒馆啊,往南走不远就有一个,我们镇子小,很好找的,”小二很是热情,往屋里瞟了一眼又疑惑道:“客官是一个人吗?我刚才好像听到说话的声音呢。”

侠客抓了抓散乱的长发神秘的笑了笑道:“没什么,我喜欢自言自语罢了。”

目送表情怪异的店小二离开,侠客关上门,打开床头上的包裹,里面有两套一模一样的外衣,一件红的,一件蓝的。

 

--------------------------------------------

两年前,天都峰。

任剑南在床边度来度去,忧心忡忡的道:“剑寒兄都昏睡了一天一夜了,怎么还没有醒啊……”

坐在小桌旁的杨云十指交叉,抵着额头闷声道:“蓝姑娘不是说傅老弟还是被下了噬心蛊吗,昨天那样的经历……就算醒过来,也不知道会不会跟以前一样了。”

任剑南停了下来,歪头道:“剑寒兄……就算有心魔,也不会是什么……坏人吧……”

杨云苦笑了一下道:“那东方未明呢?你之前……会想到他的心魔是什么样子吗?”

“嗯……的确,”任剑南坐在杨云对面,双手抱头:“唉……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这时床榻上的人突然发出“呃……”的一声呻吟,两人同时霍的站起,跑到床边紧张的看着那人。

红衣的少年扶着额头坐起身,半晌才睁开眼睛,有些迷茫的看着两人道:“杨兄?任兄?”

“太好了!你还认得我们!”任剑南激动的红了眼眶。

杨云则更加沉稳一些,拍着他的肩膀道:“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对?”

少年翻来覆去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眉头紧紧皱起:“哪里都不对啊,问题大了!”

两人不安的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听着少年继续说:“我不是被剑寒兄从这里——”他右手抚着心口,感受着里面那颗心脏有力的跳动。

“——一剑刺死了吗?”

杨云和任剑南面面相觑,任谁也没想到是这个结果。

东方未明。

傅剑寒的心魔是——东方未明。

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

 

“噬心蛊本就是从重大打击的执念中创造心魔,东方未明当时想要报仇,所以产生了嗜杀的心魔,而你……当时全部心思都是希望他活过来吧……但如果是你自己产生的应该不会有记忆才对,东方未明的心魔很有可能最后那一下借着你产生心魔的一瞬,把东方未明的意识送进了你的体内,似乎只能这么解释了,”蓝婷摊了摊手道:“毕竟意识心神这些东西,我们说不定还没有那个心魔了解的深呢。”

傅剑寒心不在焉的听着,就算没有这些解释,他也能够确定那个发现事实之后就躲进心门去半天不出来的家伙确实就是东方未明,如假包换。此时他的意识正在门前敲着门。

“啪啪啪!”傅剑寒刚开始还只是轻轻的拍,半天没有反应之后就开始砸门。

“开门啊!东方未明!我知道你在里面!你有本事住进来,没本事开门啊!你开门啊!”

可是里面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傅剑寒停下来,慢慢退后几步道:“再不出来,我就要破门而入啦!”

门“怦!”的炸开,露出东方未明又气又急的脸。

“傅剑寒!你你你是不是有毛病啊!这可是你自己的心门啊!要是破了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啊?!你见过有人死乞白赖的要自己的心魔出来的吗?!啊?!”

他话刚说完就猝不及防的被傅剑寒紧紧抱住了。

明明就是两缕意识啊,为什么自己会有给勒得喘不过气的感觉?明明根本不用呼吸的说……

东方未明无奈的想,感觉到傅剑寒的肩膀在微微地抖动,也不由得伸出手去轻抚他的脊背。

虽然那是当时唯一的办法,但要他背负自己的死亡,确实太过残忍……但是自己已经是个死人,不可以再影响他的人生,本来打算就这样永远待在门里头的……

似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傅剑寒在他耳边轻轻地说:“未明你之前不是说过,要和我分享以后的每一天吗?傅某非常感动,无以为报,现在也终于有办法了……”

“……我要把以后的人生,分一半给你。”

东方未明愣愣的说不出话。

 

任剑南正好抱了个小罐进来,关切道:“剑寒兄感觉好些了吗?”

“已经没事了,”傅剑寒抬头笑道,眼神飘到那个小罐上:“这是……?”

任剑南把它放在傅剑寒面前,小心翼翼地说:“是东方兄的……本来当时好多人要对他的尸体报复,但谷大哥阻止了他们,说只有剑寒兄有资格处置……”

傅剑寒拿起罐子出神的看着,任剑南看着他继续道:“他们今晚要开一个庆功大会,请剑寒兄去呢。”

「这些人,开起宴会来倒是积极的很啊。」东方未明呵呵地冷笑。

傅剑寒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刚要说话,任剑南又道:“他们还说,请剑寒兄务必出席……说一些话鼓励武林后辈,不然宴会也没什么意思了……剑寒兄就去说两句话,喝个酒就可以了。”

“好吧,就去喝个酒。”傅剑寒道,好像除了最后一句什么都没听见。

 

直到让人推上台,傅剑寒还没反应过来到底要干嘛,看着台下乌压压的一片人都抬着头满眼期待的看着他,天不怕地不怕的傅剑寒也感觉一阵头皮发麻。

「哎哎,未明,你帮我讲吧。」傅剑寒的意识迅速潜入内心。

「让我在庆祝我死了的宴会上讲话?」东方未明皱着眉头不满道「你有没有人性啊!」

「你有管理经验,应该很擅长的,拜托啦~帮我开个头。」傅剑寒嬉皮笑脸。

东方未明一向对他的笑脸没辙。

“啊,那么我们今天……沉痛地哀悼……啊不是……热烈地庆祝……这个……武林的祸害……天龙教教主……东方未明,终于因为自己的自高自大,刚愎自用,被傅……不是,被我手中的剑所制裁……至此,武林重获和平,愿大家珍惜这一切……”

东方未明越说越别扭,感觉好几次都好像要咬着舌头,突然玩心大起,话锋一转:“但是东方未明这个人还是很厉害的,我……其实已经爱上他了!”

说完“刺溜”一下就缩了回去,傅剑寒莫名其妙的突然接过了控制权,看着全场目瞪口呆的武林人士,手足无措,但他们的表情又让他觉得有点好笑。

傅剑寒镇定了一下,转了转眼睛道:“是啊,为什么不爱呢?他是那样的……无法看透,又让人着迷……他好得彻底,坏得尽兴,不管是怎样的选择,不管别人理不理解,他都是如此的贯彻始终,无愧于心,说实在的,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在座的各位,又有谁比得上他呢?”

说完傅剑寒感觉全身舒畅,举起一坛酒,仰头一饮而尽,酒坛被抛出去摔得粉碎,等众人再回过神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傅剑寒的身影。

 

傅剑寒抱着骨灰罐来到了洛阳郊外那两方坟墓前,这个他们再次相遇、所有故事开始的地方。

「还好我早就挖好了坑,不用麻烦你了」东方未明有点哀伤的笑「你看我是不是很有先见之明?」

傅剑寒心中一酸,手中的小罐几乎要放不下去。上一次那少年也是这样的表情,认认真真的挖着自己的墓穴,准备下一秒就干脆的躺进去。现在弯弯绕绕的经历了这么多波折,再来到这里的少年已经变成了轻轻的一捧灰尘,还是要自己亲手把他掩埋……

但是,还好。

他还在。

不过傅剑寒很快就同情不起来这个聒噪的家伙了。

「哎,再往右边一点,不对不对,太过了,再回来点。」

“够了!都摆了十来次了,放个罐在坑里干嘛还要这么麻烦?!”傅剑寒头上青筋跳动。

「你不懂,一个点,在一个方形里,怎么才有美感,这可是很有讲究的,当年丹青前辈就和我说过……」

“好好好,那你快点决定一下行不行?”傅剑寒一听这些就头大:“谁让你当初要挖这么大一个坑。”

「唉,我当时是按一个人的量挖的,谁会想到我转了一圈回来就变成了一个罐。」东方未明摇头叹气「世事无常啊。」等他反应过来傅剑寒已经趁他沉浸在感慨中的时候用最快的速度把坑填了,东方未明气的哇哇直叫。

“都埋上了要什么美感,好了我要写墓碑了,你说写什么好?”傅剑寒托着腮问。

东方未明一听又来了精神「嗯……英俊潇洒……?不不,还是风流倜傥吧……要不天下第一帅?」

在木板上刻刻画画改到第三次的时候傅剑寒终于受不了了,跳起来吼道:“不干了!要不你自己来!”

东方未明倒是跃跃欲试「我自己来啊,给自己写墓碑真是很难得的经历呢,可要好好想想……写‘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等等说不定会有人来寻仇,那写‘小事招魂大事挖坟’吧?……」

傅剑寒以手扶额,觉得自己早晚要被这货逼疯。

“……算了还是我来吧,你的墓碑上是你自己的笔迹,还写这种话,不得把人吓死啊。”

傅剑寒把木板竖在地上,拔出剑在上面刷刷几下,一行挺拔的字利索的浮现在木板中间,然后立马还剑入鞘,翻身上马。

东方未明都没看清他写了什么就被他这一套潇洒利落的动作晃晕了,半晌才呆呆的问「那接下来,去哪里呢?」

“天下虽大,有知己相伴,何处不可去?何事不可为?!”傅剑寒长笑一声,掉转马头,向着夕阳的方向策马奔驰而去,残阳映衬得红衣愈发灿烂耀眼。

---------------------------------------------------------------

 

「你看那小二走的时候的眼神,肯定又把你当神经病了……唉,我早就说,你和我在一起久了会不会也变成神经病,至少在别人眼里,你已经是了……」东方未明又哀伤起来。

傅剑寒抓起红衣套上,边走边笑道:“那又怎样?傅某又何曾在意过别人的眼光了。”

「呃……我说你就打算这样出门?」

“嗯?怎么了?”

「之前就说了!我们既然已经回了中原,你也别再像以前那样散着头发啊,像只野兽似的。」

“喂,我可是因为你说想扎马尾我才把头发留起来的,我之前也说了我完全不会扎头发啊!”

「至少也简单的绑一下吧!前几天我救的那个姑娘就住在这个镇上啊,要是让她看到了形象都要毁了!」

“没事,反正你也没说名字不是?不过未明你回来这么多天了,还没想好一个代用的名字吗?”

「嗯……我想了,还姓东方,我的新生既是剑寒给的,那么就用你的特征做名字吧。」

“我的特征?酒?剑?”

「不是,你爱穿的一身红,我便叫……东方红好了!怎么样?是不是很有气势?」

“呃……听起来感觉是个很……有激情的名字……”

「是吧!我真是起名的天才!以后再让徐兄写一个《大侠东方红列传》,哈哈哈。」

“你开心就好……”

「不过剑寒你真是太不解风情了,当时真应该带你去怡春院见识见识的。」

“……还是算了,现在我就算想去也不敢去啊。到时候让人看到我一大男人背上画朵花,不得让人笑死。”

「哇呀呀,你居然嫌弃!作为丹青前辈的高徒,我的画在市面上也是很值钱的好不好!」东方未明气得脸鼓鼓的。

“你要画也画个龙啊虎啊什么的,你画朵花!”傅剑寒越想越气,在意识中捉住东方未明一顿暴打。

「好好好,等明天我给你左臂画个青龙,右臂画个白虎,额头上画个朱雀,腿上画个玄武,胸口上再画把傲天神剑你看怎么样?」东方未明左躲右闪,嘴上还不忘继续嚷嚷。

「免了!你这是要用我的身体召唤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没有啊,你身体已经召唤了一个奇怪的东西未明了,不需要别的啦!」

两人又打闹了一番才停下来,并肩躺在傅剑寒如星空一般浩浩渺渺的识海里,微笑着看着彼此。

「剑寒,我一直想问,你到底在我墓碑上写了啥啊?」

「……其实傅某以前总是觉得,很多情话都是很虚伪的……但是有一句,我可以坦坦荡荡的说,因为,它是真实的。那时写的,也是这句话……」

 

「……你永远,在我心里。」

 

 

-wanle-

东方红来自于对每次一打“东方”第一个匹配就是“红”的输入法的怨念……(下周目要不要用一下这个名字呢?)

 ==================================

完结感(费)言(话)


啊,写完了,感觉了结了一件大事(出息呢),数数有四万五了,跟各路太太是没法比,不过这真是我人生中最长的一篇东西了,之前从来没想过自己能码这么多的字_(:з」∠)_ 虽然脑洞一直很大,不管是小说还是动漫基本每部都能脑补很多故事,但人是特别害羞的类型,开始写写画画发表出来还是第一次(*/ω\*)

开始就是简单的想报答王太太而已,明知自己不擅长还是作死开坑了(真的,从小学语文考试就写不完作文),而且又有间歇性纠结症,写点就要反复看看,发之前还要反复想想,好怕出什么问题orz ……在此多谢各位点赞和评论的亲们,让我码的不那么寂寞,特别鸣谢王太太的鞭策(?)和卖萌,让我坚持填完了这个坑。阿里嘎多(・∀・)

如果大家看得开心,又能帮忙卖出点明傅安利就太好了~


评论(17)

热度(15)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