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明傅】(12)

黑暗致郁有虐特别雷,千万慎入

作者弃疗了

=========================

十二、


再次被带回那个幽暗的牢笼,傅剑寒并没有做更多无意义的抵抗,倒是东方未明很无聊一般锁了他便扬长而去了。傅剑寒当然不会认为那颗药是什么大补丸之类的,但左右身体暂时也并没有出现什么异状,如此担惊受怕也没什么意义,反正该来的迟早要来,再加上这番折腾着实不轻,便靠着墙壁沉沉睡去。

注意到些许不对劲是第三天,周围的空气似乎一下清爽了很多,稻草味也消失了,在这地牢特有的潮湿环境中,真是很奇怪……但到第五天,送来的吃食也开始没有味道的时候,傅剑寒已经渐渐明白接下来的是什么了,无奈的扯了一下嘴角。

整个过程慢的简直要让人发疯。然而那人却再没有出现,仿佛忘了他的存在一般。


(第一次写的应该不怎么好吃的也不知道算不算的肉)

http://ww1.sinaimg.cn/bmiddle/006oTlevjw1f163t66ozpj30c810uams.jpg


仿佛是一个没有尽头的深渊,没有光,没有声响,全世界仿佛只剩下自己,在这无尽的黑暗中坠落……坠落……

时间已经失去了意义,傅剑寒搞不清楚东方未明是多久会来一次,每次送来的酒中的药效力并不猛烈,但绵长持久使他的身体总处在那种隐隐约约的烧灼感中,烦躁得要把人逼疯,而且东方未明走时又总是把锁链收紧,让他的手脚都动弹不得,心理虽然抗拒东方未明的到来,但身体又无奈的有些期待……更不要说那些在他身上四处游走的小东西了,东方未明不知是在他身上涂了什么,那些小蛇似乎十分喜爱,并不离开,偶尔滑过身上的敏感部位,就会带起一阵不由自主的颤抖。

这漫长的不知何时才会结束的折磨几乎可以摧毁任何人的神经,但有几次傅剑寒却感觉有人在他手中轻轻的写字,一遍又一遍,他集中全部精力,才渐渐认出来是“坚持一下”,他回握了握那只手,表示自己知道了。

是谁呢?但又或者是自己自欺欺人的妄想或梦境?

不过这也都是自己没有尽到责任的结果,还连累了很多人……或者……他说的对吗?都是因为自己的伪善吗?

最后在被痛苦和快感绞得越来越支离破碎的意识中,傅剑寒只模模糊糊剩下一个念头:无论几次,他都无法在那时就杀死东方未明,那并不是因为什么伪善,而是因为……

 

东方未明今天并没有马上离开。

他轻轻的坐在角落观察着那挂在锁链上无声无息、几乎像具尸体一样的男人,虽然明知那人无法感觉到自己,但还是安安静静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他有一些事情想要弄明白。

这诡异的场景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突然电光火石间,一条小蛇刚刚从那人的领口探出头,那人就动了,小蛇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猛地咬住,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那人一扭头将嘴里的东西扔到角落里,不多时几只老鼠就聚集过来,吃的连渣都没剩下。

东方未明微笑着看着这一幕,自己的小家伙最近越来越少,果然是有原因的,都这样了还能组织一点点反抗,真不愧是他的剑寒兄。

就算是夺了他的自由,废了他的武功,封了他的感官,他也还是一柄剑,一柄寒光闪闪,刚直锋锐的宝剑。

但是……这样是不行的呢,怎么告诉他呢?

东方未明走上前,放松了那些锁链,把傅剑寒轻轻放在地上,傅剑寒身体微微一颤,知道刚才的事已经被他看到,倒也无所谓了,任由他扯开自己的上衣。

东方未明左手轻抚傅剑寒光滑的脊背,右手已是多了一把薄如蝉翼的匕首,让刀刃在他肩膀上轻轻划过,带起一道道殷红的血痕。

身下的人猛地绷紧了身体,艰难的忍受着几乎要让大脑一片空白的被放大的痛感。东方未明的速度倒是很快,没有几下,一朵栩栩如生的火凤凰花便绽放在他的肩头,几丝血迹恰到好处的染红了花瓣,在皮肤的底色上愈加娇艳。

东方未明将染血的匕首举到面前,伸出舌头舔了舔上面的血迹,没有注意到锋利的匕首已经划破了他的舌头,两人的血在匕首上交汇融合成一样的红,染过了整条刀刃。

“剑寒兄,为什么,我就不行呢?”

黑暗中,有人在喃喃自语。

没有人回答。



-meiwan-


2016-02-20明傅
评论-8 热度-8

评论(8)

热度(8)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