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明傅】(11)

唉,这章太黑暗了,几乎不敢发,就不打大tag了吧

有点强x内容但作者完全不会写肉所以可以忽略不计

=============================

十一、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那猛然而入的第一下冲击还是让傅剑寒几乎忍不住痛呼出声,但他及时咬紧牙关把声音压抑在喉咙里,握住冰凉地板上的几根稻草,一动不动。

就算是再痛苦再屈辱,他也不能在这个东方未明面前示弱,那样就好像是承认了这个东方未明一样,若是连他都认输了,他的未明就更加不可能回来了。

真的……还会回来吗?

但他其实根本没法去考虑别的可能性,那会让他几乎要崩溃,然而现在的他连崩溃的权利都没有,这时对方的动作突然猛地加大,又是一阵好像要把他撕裂的疼痛传来,东方未明似乎很不满意一般在他身后轻笑道:

“剑寒兄别走神啊,这可是我们的第一次呢。”

一方毫不怜惜,一方拒不配合,这场并不愉快的性事很快就结束了,但东方未明却心情很好的样子,整理好之后绕到全身脱力的傅剑寒面前,扳住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因为……我也是同样的想法,就算是吞噬了他的精神,占据了他的身体,但是如果得不到剑寒兄的承认,我,就不能彻底成为东方未明……那么,剑寒兄要坚持到什么时候呢?”

傅剑寒看着他哑着嗓子冷笑道:“你莫非觉得傅某是那种被上了一次就死心塌地的小女人?别做梦了,你永远,不可能成为他。”

“是吗?”东方未明靠的更近,贴在傅剑寒耳边笑道:“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

 

一场心照不宣的暗中较劲就这样开始了,说是较劲但其实并不公平,因为那结果,只不过是看其中一个的忍耐能力而已。

东方未明并不每天都来,但每次来都定要好好折腾他一番。傅剑寒则在东方未明在这里的每一刻都不放弃的呼唤那个未明,明知这样只会换来更加粗暴的对待。

“未明……你说过……你不想放纵心魔……去报仇……快想起来……这不是你……想做的……”傅剑寒连话都说不完整,但语句间的坚定毋庸置疑。

正准备离去的东方未明眯起了眼睛,回身一把提起傅剑寒的领子道:“这种时候,不要叫别人的名字,虽然那也是我的名字,但我知道你叫的不是我。”

东方未明现在已经不再扎马尾,长发懒懒的散在肩上,以前的装束虽然没有换掉,但他在外面披了一件墨色的长袍,再加上那虽然已经内敛但仍然无处不在的杀气,真是越来越像个邪教教主了。看着这样越来越陌生的东方未明,傅剑寒心中五味杂陈,但他毫不畏惧的仰头道:“未明,加油,我等着你。”

这样的明目张胆无视让东方未明眼中红芒大盛,他缓缓加重了手中的力道,恶狠狠的低吼道:“东方未明是我!”

傅剑寒给他勒的呼吸都很困难,依然艰难的吐出几个字:“你……不……是……”

两人在不见天日的地牢中默默对视,时间仿佛停滞了一般,只有四周的灯火不时微弱的闪烁一下。

东方未明突然动了,傅剑寒只感觉胸口一痛,已是被他一掌拍的飞了出去,直直撞在墙壁上,连动着锁链响起一片哗啦哗啦声。全身痛的好像散了架,傅剑寒觉得五脏六腑似乎都碎在体内了,没有内力又虚弱不堪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如此重击,他狂喷出一口鲜血,晕了过去。

 

「剑寒剑寒……」

什么声音?……好像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那声音出奇的熟悉……

傅剑寒勉强睁开沉重的眼皮,看见那个把他抱在怀里的扎着马尾的蓝衣少年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心底苦笑了一声,闭上了眼。

又做梦了。最近……总是做这样的梦呢。

「剑寒剑寒……」

唉,怎么还在叫啊,反正也是做梦,就让他别担心吧。

傅剑寒想着,又睁开眼睛,对着他笑了一笑。

少年紧紧的把傅剑寒抱在怀里,呢喃道:“太好了……你没事……好不容易才把你救出来……我也没事了……不要担心……”

这么一动傅剑寒才觉得周身痛的厉害,之前受的伤也能带到梦里来吗?真是奇怪,他迷茫的环顾四周。

他们处在一处山崖上,旁边树木葱郁,枝繁叶茂,还有布满莲叶的一个小池塘,另一边随意摆放着石桌石凳,看起来很是雅致。崖下云雾缭绕,在夕阳的映照下浮现出缕缕红光,仿佛在空中燃烧一般。

“真美……”傅剑寒感叹道:“这里是……?”

“天龙教的后山,我只能先把你带到这里,等到太阳下山,再趁夜逃出去。”东方未明松开了傅剑寒答道,依然把双手放在他肩上,像是怎么看也看不够他一样。

“逃出去……么……”

“是啊!剑寒兄!我们不是说好了吗?要去大漠,去北方,去海外,一起笑傲江湖的啊!”东方未明看他这幅傻掉了似的样子,急道。

傅剑寒眼中也不禁露出向往的神色,但只一瞬,就恢复了原样,他缓缓摇头道;“不行的。”

“为什么?!”显然是没想到这个答案,东方未明痛心疾首的抓紧他的双臂,直盯着他道。

傅剑寒轻轻笑了。明明是温柔如水的微笑,那眼底却是浓稠得化不开的悲伤。这样的表情似乎永远不应该出现在傅剑寒脸上,如果他没有认识东方未明的话。

“因为……和我约定的,不是你。”

东方未明表情僵在脸上,愣了片刻,终于松开双手,歪头笑道:“你早就知道了吗?那为什么开始不说?”

傅剑寒眼都没抬道:“之前是我没想到的情况,以后就不可能再被你骗了,要是连他都认不出来,我又怎么等他回来呢?……不过……就算是一点点可能,我也不想一下就放弃。”

“唉,真是没趣。”东方未明盘腿坐在对面的草地上,托着腮道:“我还想让你相信了之后突然来一发呢,让你知道他和我,也是一样的。而且如果这样的话,以后他就算真的出现了,你也不会轻易相信了吧。”

这恶毒的心思……这家伙真不愧是一个“魔”啊。

似是知道傅剑寒在想什么,东方未明又笑了:“呐,剑寒兄,你不觉得那家伙非常狡猾吗?像报仇啊和你做那些事啊,他不知道想过多少次了,却非要装出一副伪君子的样子,让人看了就想吐。现在呢我把他的想法都实践了,他若是知道,说不定也在暗暗开心呢。”

“不会的……”傅剑寒勉强支撑着虚弱的身体道:“未明他,比谁都要温柔,比谁都要善良,心底的欲望……谁都有,若是不压抑自己而是按照欲望行事,人又与野兽何异!”

东方未明一愣,旋即仰头大笑起来。右手在脑后一扯,长发便丝丝缕缕的飞扬起来,飘散在肩上,夕阳把每一根发丝都染上了深红,如同浴血魔神一般。

“剑寒兄,我喜欢散发,是因为我跟你第一次正式见面时,我就是这样。”

东方未明突然莫名其妙的冒出这样一句,拿着刚解下的红绳捆住了傅剑寒的双手举过头顶,另一只手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用牙咬掉塞子,把一颗药倒进嘴里,然后迅速吻上他的双唇。

就是他不绑,傅剑寒此时也无力反抗,只感觉唇舌相碰间那颗药被硬塞了过来,一不留神已经咽了下去。

东方未明又在他唇间纠缠了很久才离开,笑道:“这药……是五毒宝典上记载的,连名字都没有,我一直不忍心下给剑寒兄,但既然剑寒兄如此冥顽不灵,就切身体会一下它的效果吧。”



-meiwan-

2016-02-16明傅
评论-10 热度-8

评论(10)

热度(8)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