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明傅】(10)

来,说好的刀(啥?)

========================

十、


三人在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赶到了天都峰。建立不过几十年的天龙教大概从来没有聚集过这么多人,不管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几乎武林中所有的门派都到齐了。

“未明兄,我们快点过去,现在阻止他们还来得及!”傅剑寒看这形势十分担心杨云和任剑南,就准备直接跃入场地,却被身后的东方未明拉住了。

“剑寒兄,你看他们已经有一些小规模的战斗了,我们这样贸然进去,被两边同时攻击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我们两个要打要跑都不是问题,但蓝姑娘还是比较危险的,我先把她送到前边的废屋避一下,等我们成功说明了情况再请她出来吧。”东方未明面色沉静的提议道。

傅剑寒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但目送东方未明和蓝婷的背影消失在转角的时候,越来越重的不安感还是跃上心头。

是什么?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啊——”突然传来的一声喊叫打断了他的沉思。

这声音……是未明!

傅剑寒再也顾不得其他,拔出佩剑运起轻功极速向那个方向奔去。

废屋的门开着,傅剑寒轻而易举的就看到蓝婷一动不动的趴在靠门的地方,他全身戒备的靠近小屋,试了试蓝婷的鼻息,感受到她还活着才松了口气,然后才看到不远处倒在阴影中的东方未明。

傅剑寒忙跑过去扶起他来,东方未明尚有意识,但气息十分微弱,含糊不清的道:“他……他……”

“怎么回事?!到底谁袭击了你们?”傅剑寒心痛的抱着他着急道,这时东方未明却突然瞪大了眼,惊恐的看着傅剑寒身后,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傅剑寒一惊,不知何人能如此快速的偷袭他们又悄无声息的绕到自己背后,不禁握紧剑柄向后看去。

后面什么也没有。

与此同时,他周身七处大穴瞬间被拿,浑身失了气力,只能无力的软倒在地,长剑“刚啷”一声掉在地上。

傅剑寒难以置信的抬起头,刚才还躺在自己怀里气若游丝的偷袭者正好整以暇的拍着身上的灰土。

“你……为什么……”

东方未明俯身过来,双手捧着傅剑寒的脸,直对着他的充满震惊的眼睛轻笑道:“剑寒兄不要那么着急嘛,等那些道貌岸然的武林人士杀个你死我活,我再出去把他们一网打尽,不是更好吗?”

傅剑寒好像被一桶冰水从头浇到了脚,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终于隐隐约约明白过来那一丝不协调感到底是什么,他颤抖着咬牙问道:“未明他……在哪里?”

东方未明温柔的摩挲着他的脸颊笑道:“剑寒兄又说笑了,我不是就在这里吗?”

“未明,不会想做这种事的,”傅剑寒直直盯着他,沉声道。

东方未明的表情迅速的沉了下来。

“好吧……你一定要知道的话……”东方未明歪头思索了一下,缓缓逼近傅剑寒的眼眸道:“他,已经被我吃了。”

“吃……了?”傅剑寒愣住,有点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东方未明舔了舔嘴唇,好像在回味什么似的:“对,全部吞噬了,一块一块吃的。虽然他挣扎的很厉害,费了我很多的时间,差点要赶不上武林大会。但因为那药的原因,已经完全不是我的对手了。说来也好笑,他明知道自己没有胜算,却还说着什么答应了你绝不放弃,挣扎到最后一刻还大吼着有人在等他……”

这描述简直让傅剑寒稍一想就心痛的无以复加,那爽朗少年答应他的一幕还在近眼前,然而不过转眼,一切就如此分崩离析。但他心中还有更迫切的问题:“那药……有问题?怎么会?……”

东方未明起身望了望窗外的天色,靠在墙上抱臂悠闲道:“也罢,时间还早,我就好心的全部解释给你听了。他不是一早就跟你说别小看我吗?我虽然被越来越被他压制但却没有放弃寻找机会呢,比如说你们四人一起喝酒的那天……说起来还真要感谢任兄。”

他手指做了几个弹琴的动作,继续道:“琴功里有一种魔音,可以让人忘却刚刚发生的事,我曾经因缘际会听两位前辈弹过,虽然不能像他们那么厉害,但让你和隔壁的蓝婷失神一会儿还是绰绰有余。”

傅剑寒猛然想起那天最后未明的动作,和那声“嗡”的琴音,瞪大了眼睛说不出话。

东方未明观察着傅剑寒的表情,笑道:“没错,倒下那时已经是我了,我是故意倒在琴上的,我时间不多,但我感觉的到那可以把我杀死的解药马上要成型,所以我溜进蓝婷的房间,在解药里面做了一点点手脚。蛊毒和解药都是十分精密的,所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他吃下解药的那一瞬间,就好像本来要往炸药堆里倒水却放了一个火星,噬心蛊的毒性瞬间被全部激发,那就是我的主场了。”

“那么,昨天醒来的……就已经是……”傅剑寒艰难地道。

“没错,只是那时我还没有完全掌控身体,但是既然把他吞噬了稍微伪装一下他也是很容易的,真怕被你看出来……不过太好了,和刚才你听到我的声音就不假思索的跑过来一样,剑寒兄……始终是这么天真呢。”东方未明露出一个看似纯真可爱的微笑。

那笑容是他的,是傅剑寒十分熟悉的,可现在却不属于他了。他消失了?不可能的,他看似又敏感又脆弱,但傅剑寒知道他内心的勇气和坚强,他怎么可能,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呢?

“未明……拜托你……快回来!”傅剑寒仍不死心的想唤回那个,不久前还和他畅谈天地,把酒言欢,谈论未来的时候眼睛亮闪闪的少年。

“你怎么还不明白呀,剑寒兄。”东方未明蹲下来和动弹不得的红衣剑客平视,他故意说的很慢很慢,像是要让傅剑寒仔细体会这个血淋淋的事实。“世上现在就只有这一个东方未明了,你要的那个,已经哪里都……不,存,在,了。”

那双眼睛,再也不会那样闪亮了,现在只有妖异的疯狂在静静的流淌,傅剑寒痛苦的阖上双眼,想握紧拳却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呢。

“啊,时间差不多了,该去收人头了。”东方未明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径直从傅剑寒的身边走过。

傅剑寒激起全身力气想要冲开穴道,但一阳指的点穴功夫独步天下,又岂是这么容易冲的开的?只不过带起更剧烈的一阵颤抖而已,只能拼命叫道:“不要!未明!不要走!”

他不可以让未明去杀人……那是未明最不想做的……他必须阻止未明……他答应了未明要看好他的,答应了要在他身边的,答应了以后一起去游历的……

回答他的是砍在颈上的一记手刀和一句冷冰冰的话语:“剑寒兄就好好在这里睡一会儿吧,等我成为武林霸主会再来接你的。”

傅剑寒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一头栽倒在落满尘土的地板上上,黑暗如潮水一般包裹住了他的全部意识。

 

再次醒来的时候傅剑寒一睁眼就看到坐在面前的东方未明,十指交叉很有耐心的看着他,这让傅剑寒有种他只晕了一瞬间的感觉,但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两人所处的地方早已不是那间废屋,而是一个阴暗的地牢,几处微弱的烛火让这里不至于漆黑一片,不知从哪里落下的水滴不时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稻草的味道、湿气和一点点血腥味混杂成一种奇特的气味。

几条手腕粗细的铁链从墙壁连过来,牢牢地锁住了他的手腕和脚踝,虽然穴道已经解了,但还是手足发软气血凝滞,大概是被灌了什么压制内力的药。

东方未明静静地等着他确认状况,然后才笑道:“不好意思啊剑寒兄,看来我真是下手太重了,我都把事情处理完了,又等了这么半天你才醒过来。”

傅剑寒缓缓的看向他,才发现那点点血腥味的来源。暗红的血污几乎染上了他身上的每一块地方,尤其是右手,从指尖到手肘基本已看不出来本来的颜色,不知道上面沾了多少人的血。

这让傅剑寒的心脏蓦然抽紧。

事情终究还是无可挽回的发生了。

看到傅剑寒依旧保持沉默,东方未明也不在意,自顾自的接着说道:“我想剑寒兄一定想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就结果来说,我已经是天龙教主,也可以说是武林霸主了。过程还真是挺无趣的,我去的时候他们早已死的死伤的伤,那几个老家伙都没撑过我一招,不过玄冥子当时还没死我还是蛮开心的,那家伙被我一掌穿胸的时候表情真是非常精彩……其实我一直觉得蛊就是他下的,不知道他如果知道是被他自己的造物干掉的话,表情会不会更有趣。”

“至于任剑南和杨云——”东方未明满意的看着被吸引了注意力紧盯着他的傅剑寒,故意拖了很长才说:“——命挺大,还活着。不知道是不是吞噬了太多,我现在也不那么想杀人了,我翻出了玄冥子身上剩下的唯我独命丸,每个门派都喂了两三颗,告诉他们如果一人自尽其他人就没有解药,门派也会被灭……不像玄冥子那样小家子气,现在武林中所有的门派,包括少林武当,已经全部臣服于我。”

注意到傅剑寒听到杨任二人的消息后松了口气,却对后面的话没了反应,东方未明又恶意的勾起嘴角道:“虽然我不想杀他们了,但还是可以干点别的……用小刀一点点割肉割上三天三夜,或者挑断手筋脚筋扔到满是毒蛇的坑里,还是引发他们体内的毒丸,看他们怎样被蛊虫噬咬呢……你说是从杨兄还是任兄先开始呢,啊,任兄的话要不先赏给嫖玩几天吧。”

熟悉的人,熟悉的声音,却说着如此字字诛心的话语,傅剑寒终于忍耐不住,崩溃大吼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样才能让你切实体会到自己的愚蠢,因为自己一时的伪善没有杀我,而害死了这么多人,我要你知道,”东方未明走上前,提着傅剑寒的头发把他揪起来,火光在教主没有一丝温度的眼眸中摇弋,“他们都是因你而死的。”

傅剑寒忍着刺痛迎上他的眸子,咬牙道:“要怎么样……要怎么样你才能放过他们?”

东方未明松开手露出一个好看的微笑,好像就是在等他这句话。



-meiwan-

=============================

写一会儿被自己虐死一会儿,还得爬起来继续(所以说为什么要作死)

评论(15)

热度(13)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