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明傅】(8)

酒友组上线~

=======================

八、


剑风萧瑟,掌如霹雳。

红蓝两个身影在林中互相交错,不时响起掌风和剑刃撞击的清脆的响声。

一开始,东方未明只是机械的出着掌,也不知道自己使出的是哪一套招式。但傅剑寒的剑意实在是霸气无匹,他不得不使出降龙十八掌相抗,这时大脑突然过电一般闪过了学习这套掌法的一幕幕场景,总来蹭饭的小乞丐萧遥……请他帮忙寻找柯老帮主……厨艺大赛叫花鸡……柯老帮主传授两人……

这是他最近学的最刚猛的一套掌法,再往前呢?是杜康村骗了他钱的洪日庆给他的如来神掌,虽然很早就拿到,但发现自己身体太差无法修炼,每天憋足了劲的修炼气血,到终于达到要求的那一天他简直兴奋的热泪盈眶……

打完了刚正威严的如来神掌,东方未明的身法又变得飘然若仙,轻盈灵动,这是就逍遥谷独特的天山六阳掌和逍遥拳法了,师父悉心的教诲……大师兄认真的教他这一招怎样用……二师兄为了练他的软功天天逼着他劈叉弯腰害得他第二天站都站不起来……

傅剑寒感受到他的变招,也不露痕迹的改变着他的剑意,每一种意境都配合东方未明做到极致。

东方未明不知不觉中回顾了一遍他的武侠之路,那些点点滴滴有些让他想笑有些让他伤感,这才恍觉这四年的经历已经比他前十六年的不知道精彩了多少。而他的起点,那个盛产美酒的小小村子,当不会任何武功的他在那里为了个素不相识的姑娘挡在凶恶的山贼面前时,是否会想到之后的一切呢?

在那个杜康村里,是应该把那受伤的男人交给修罗宫还是应该救下他呢?是应该偷偷把虐待自己妻子的那个村民毒死还是放任自流呢?

正与邪都如此的难以分辨,又何况对错?谁又能知道哪个选项一定是正确的呢?

追本溯源,什么也不会的最初的那个他却不会为这些问题所苦恼,因为他有着自己现在所没有的“初心”……

东方未明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抓住些什么,但那熟悉的失去身体控制的感觉又突兀的袭来,自然是那不安分的心魔又跑出来了。本来之前就心神激荡,引发心魔也不奇怪,但“他”居然在这种体悟的关键时刻捣乱,真的是十分棘手。

这家伙好像越来越聪明了啊。

心知这不是感慨的时候,东方未明咬紧牙关,正勉力对抗心魔侵蚀,忽地一阵清越悠扬的琴声响起,如水波一般阵阵荡漾而来,那曲子分明是平心静气的,却弹奏的十分有力,让来势汹汹的心魔也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停滞,敏锐的东方未明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就好像在一片黑暗的荒野之中向着一点光亮奔跑一样,他终于伸手抓住了那萤火虫一般的小小光点。

随心而行,后果自负,而已。

 

东方未明忽地发出一声长啸,感觉浑身舒畅,掌法中原本有些涩滞的地方全都圆润了起来,虽然还是原来的掌法,但这招式浑然一体如行云流水一般叫人更加难以捉摸,傅剑寒闪避之间被他掌风扫了一下肩头就觉得半个身子有些发麻,忙几个错步拉开距离。看他眼神清亮、神态坦然,知道他已经迈过了这道坎,心下也不由一阵欣慰,剑招也愈加酣畅淋漓,恨不能使尽平生所学。

那琴音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一曲笑傲江湖,伴随着琴曲两人已经不像是在对招,而更像是在翩翩起舞,好像一红一蓝两只蝴蝶,上下翻飞,相绕相缠,直到生命的终点。

两人最终停在一个剑尖正对着指尖的姿势上,剑指相碰却并没有割破,若不是极高的武艺及极好的默契决计做不到这一点,两人相视一笑,同时收势,不用千言万语,已经明了了对方的意思,这一刻正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只属于他们两人的心与心的交汇。

东方未明喘了口气,转头向抱着琴缓步行来的浅发琴师笑道:“好久不见啊任兄,都不知你何时学会了菩提清心曲。”

那琴师——也就是铸剑山庄的少庄主任剑南一如既往地带着浅浅的笑,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听杨兄说了东方兄的事,就找了一些静心的曲子练习,让杨兄带我来,希望能帮得上忙。”

跟在后面的杨云也走了过来,道:“是啊,东方兄,人多一点,总好过一个人面对。”

东方未明听他们说得诚挚,也不由心里一暖,认真道:“刚才的事……真要多谢任兄,不然我可没那么容易破除魔障呢。说起来上次佛剑魔刀的事,还没有向你道歉……”

任剑南摇了摇头道:“没关系的,后来我想了想,原本觉得刀剑在爱护它们、能够好好使用它们的人手里,也是一种幸福……但没想到后来却被用来为非作歹……”

“啊,其实我二师兄也已经脱离天龙教了……”东方未明把刚才逍遥谷发生的事简要说了下。

“这样啊……荆兄终于想明白了,”任剑南沉吟片刻,道:“那武林大会玄冥子又少了一个得力助手,也是一件好事。”

“武林大会?那是什么?”傅剑寒奇道。

“玄冥子用毒控制了天剑绝刀唐门等门派,又反水杀了龙王当了教主之后更是气焰嚣张,少林、武当、华山等正道中流砥柱便商议十日后召开武林大会,集合所有门派的武力诛灭天龙教。”这次是杨云细细解释道。

“但是,不知玄冥子从何处得到了消息,”任剑南皱眉道:“也要求我们十日内赶到天都峰,难道我们不得不与正道武林动手了吗……唉……”

东方未明突然想起铸剑山庄的事,担心道:“对了任兄,你们山庄也……”

“是啊……”任剑南苦笑:“玄冥子其实一早就盯上了铸剑山庄,杨兄的信还没寄到我和爹已经被灌了毒药。”

杨云也叹道:“我当时一回去就拜会了少林方丈,同时向各门派都发了信函,但他们并没有十分重视。好在我回天山之后何掌门完全相信了我的话,早早就做好了准备,我天山派才勉强幸免于难。”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东方未明不屑的冷笑道:“哼,那一些所谓名门正派,所图不过是自己的利益罢了,才会被玄冥子那么容易的分而击之。”

傅剑寒拍着任剑南的肩膀安慰道:“没事的,蓝姑娘正在制作唯我独命丸的解药,她说很快就好。”

任剑南眼睛亮了一点,但又担忧道:“要是在十日内能完成就好了,不然我和爹就要……”

看着这个仿佛有永远值得发愁的事情的小少主,傅剑寒不由笑道:“剑南兄别担心了,我们回去问问蓝姑娘就好了,还可以一起喝两碗,难得我们四个聚在一起,怎能没有酒?不过之前买的好像剩的不多了……”

“哈哈,就知道你这酒鬼,”杨云大笑道:“我们是先去的你们的小屋才出来找你们的,四坛新酿的杜康已经摆在你们屋门口了,你最近都只能在这附近活动,好久没喝杜康了吧?”

这酒鬼果然愉快地抚掌道:“妙极妙极,知我者,老杨也。”

 

然而蓝婷好像正进行到什么紧要关头,不耐烦的把他们轰了出来。四人无法,只得先到一旁的小屋内喝酒。傅剑寒一看到杜康眼睛都亮了,直接抱着一坛就开始喝,令其他三人哑然失笑,也不再客气,一人拿起一坛,一时间小小的屋子内酒香四溢,觥筹交错,好像又回到了以前那饮中四侠无忧无虑的时光。但是这段时间四人都经历了各不相同的艰难和危机,均感觉此次小聚真的是来之不易,莫说不用劝酒的任剑南,杨云也不再唠叨牛饮,剩下俩酒鬼更是不加拘束,但求一醉。

“嗝……这样就……不行了吗……”东方未明看着眼前趴在桌上的两人,摇摇晃晃的把他们面前的酒坛拖过来,靠在傅剑寒的背后,又是一阵猛灌,完全没注意到自己也是面颊潮红,口齿不清。

“是呢,还好有未明兄陪我,”唯一还比较清醒的傅剑寒举酒坛笑道:“干!”

东方未明也是同样的动作道:“干!”两人明明是背靠背,却好像面对面的在干杯,啊不,干坛一般。

“剑寒兄……其实我以前酒量可差了……”东方未明放下酒坛发起呆来:“第一次跟你一起喝完,我回去吐了一晚上……但是……我很开心……我后来又经常去酒馆……想遇到你……你不在的话……我也自己喝……因为酒量好了的话……就可以和你一起喝更多的酒了……”

“未明……”

“那次……我也不是……真想和你吵架的……只是想……看你那张无忧无虑的脸上……露出点别的表情……对不起啊……嘿嘿……我是不是很坏……”

“是啊,坏的我都无法对你生气……”

“剑寒兄……”东方未明微仰起头,马尾扫的傅剑寒的脖颈痒痒的:“等这几件事结束了……我们一起去天下游历吧……好不好?……”

“好。”

“……去西域看看壮阔大漠……去北方走走冰天雪地……去海外见识见识风土人情……或者只是在中土找个小镇子住下……我们……仗剑天涯……行侠仗义……无拘无束……共饮天下美酒……好不好?……”

“好。”

“……然后你再给我生只猴子……好不好?……”

“好。……诶?”

东方未明突然猛地站起身来,没有防备的傅剑寒失了支撑,四脚朝天的仰倒在地。

东方未明抬起手臂指着天,大声宣布道:“我要——和你分享——未来的——每一天!”

傅剑寒还没来得及摆出一个“受到了惊吓”的表情,东方未明就向旁边一歪,倒在了任剑南的琴上,古琴发出“嗡”的一声闷响。



-meiwan-

==================

糖基本发完了,鹅鹅鹅

评论(9)

热度(12)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