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明傅】(7)

微谷荆,不过主要还是兄弟情啦

=========================

七、


“剑寒兄,我有一个问题……”埋头挖药的东方未明仿佛不经意般突然问道:“刚才的那个……是你的第一个吗?”

正斜倚在树枝上仰头喝酒的傅剑寒一愣,旋即笑道:“是啊。”

反正上次也是你。傅剑寒还是尽量不想在东方未明面前提起他心魔发作时的事情。

“哦~”这答案似乎让东方未明很满意,但他还是继续问道:“我还有一个问题……”

“嗯?是什么?”傅剑寒刚问完就听见“嗖嗖”袭来的破空声,身体灵活的一侧,已经滑了下来,只用双腿勾住树枝,同时几只小铲子从他刚才坐的地方飞了过去。

傅剑寒倒挂在树枝下摇来晃去的抗议道:“喂,这样很危险的啊。”

东方未明收起剩下的铲子翻了个白眼道:“危什么险,说得跟你躲不开一样……哎,当初是谁说药材的事就交给‘我们’的?每次我辛苦挖药的时候你就在旁边看着是几个意思?”

傅剑寒无奈的摊了摊手道:“我得在高处侦查敌情啊,而且对采药也一窍不通……”

“滚开,上次还说对养花一窍不通,然后转眼就把死花养活了,只要你想,这世上没有啥是你学不会的吧?”

“呃……那只是侥幸……”傅剑寒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

东方未明本来也只是逗逗他,看他这动作忍不住笑道:“哈,你这样可真像一只野猴子……以后给我生一只怎么样?”

“啊?”傅剑寒刚要反驳几句,却突然看到了什么脸色大变,一个筋斗从树上跳下来,对东方未明急道:“不好了未明兄!我看见玄冥子带着人往逍遥谷去了!”

 

风呼啸着从耳边掠过,东方未明将轻功施展到极致,全力向那个方向冲去。

虽然他还完全没有想明白他要去做什么。

在毒屋这么久,只是一河之隔的逍遥谷,他一次也没有回去过。这个名字,已经和谷月轩一起,放在了了东方未明心中最不愿触碰的地方。

谷月轩是谁?

他的大师兄,他的救命恩人,他的江湖之路引导者,他最初的武侠榜样,他的……杀母仇人的儿子……

这两种身份交织在一起,绞的他几乎喘不过气。

脚下开始出现几片红叶,东方未明一呆,抬头看见那红的刺眼的枫树,原来几个转念间他已经到了逍遥谷的谷口。

起风了。漫天的红叶洋洋洒洒的在空中翩翩起舞。东方未明依稀记得,他和二师兄离开逍遥谷的那一天,似乎也是这样的景色。那个人站在谷口,向着他们的方向伸出手,最终却无力的垂下,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后来他再也没有回头,不知道那个人在那里站了多久,不过他觉得,应该是很久,很久吧。

好像什么都没有变一样。东方未明拈了一片红叶,想。

树木怎么会和多变的人心一样呢?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罢了。

一只温暖的手掌轻轻握住了他的手,东方未明转头正对上傅剑寒清澈的眸子,感觉又有了些许前进的勇气,他继续向前踏了几步,轻轻隐藏在小屋周围篱笆外的一丛翠竹间。

傅剑寒看他的样子,又想起之前他说过的话,心中大概猜出了几分,但傅剑寒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紧紧跟在他身边,毕竟这种事,还是要他自己想清楚的。

因为玄冥子在里面东方未明并不敢离得太近,只能隐隐约约的听见一点他们的对话,但这并不妨碍什么。比如大师兄抓住二师兄的胳膊那时一定说的是“快住手!我不想和你兵戎相向!”而二师兄甩开大师兄的手之后说的一定是“我今天一定要和你分个高下!”

用不着读唇,用不着推理,好像身体的本能反应一般。

他们是……他的家人啊。

他看着二师兄手持刀剑步步紧逼,而大师兄并不还手,只是一边闪避一边不放弃的说着什么,大概依然是劝他回头一类的话吧,但这更是激起了对手的争强好胜心,一双刀剑舞得更快,大师兄的身上已经开始出现道道血痕,这时大师兄才说着要导正师弟的路什么的开始出手,但那拳依旧是平日切磋的拳而不是生死之战的拳,而且伤已经让他的步伐有些迟缓,没几下交手就被二师兄一刀砍上了肩头,月白色的长衫瞬间被染红了半边。

大师兄按住肩头半跪在地,二师兄握紧刀柄失控大吼道:“谷月轩!你为什么不避开?!”大概是不敢相信在他前面挡了那么多年像山一样的男人这么容易就倒下了,一直在旁边看戏的玄冥子突然皱了皱眉,缓步上前,紫色的掌力不动声色的在右手汇集。

东方未明突然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

 

这小子果然还对师门有不浅的感情。看着原地愣神的荆棘,玄冥子暗道。看来此事完结后还得找个借口除了他才是……至于这个姓谷的小子,看来那小子是下不了手了,这次就由师叔亲自送你上路吧。

玄冥子已经抬起了手臂,正待一掌震断眼前这半跪喘息之人的心脉,突然什么东西打中了他臂上的穴道,让他整个手臂微微一麻,但这力道太小了,只是让他的动作缓了一缓而已。

但这一缓已经足够让愣神的青年反应过来他在做什么了。

“住手!”荆棘架起刀剑一个闪身就挡在了谷月轩面前,他前面的人后面的人包括他自己都因为他这个动作愣了。

“哼哼哼,荆棘,你这叛徒,正好你也没什么利用价值了,就在这里把你一起结果了吧!”玄冥子说着话掌力也不慢,狞笑着一掌按在荆棘胸口,荆棘喷出一口鲜血,拄着魔刀勉强撑住身体,谷月轩也不管自己冒血的肩膀一把扶住他,急切的道:“阿棘!你怎么样?”

玄冥子正待再出手,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旁边响起:“玄冥子,你想对我的徒儿们做什么?”

玄冥子大骇之下抬头看到门口立着的须发皆白的老人,他是听说无瑕子病重不起才敢来对逍遥谷下手,但眼前的人中气十足,面色红润,丝毫没有得病的样子,再看眼前这两个身受重伤但互相搀扶着怒视着他的师兄弟,玄冥子面色阴晴不定,最终还是沉声招呼手下道:“走!”

这次不仅没有屠灭逍遥谷反而折损了一个人手,走出谷口的玄冥子脸黑的像锅底。

 

看见玄冥子灰溜溜的离开,东方未明松了口气,放下了一直捏在手里浸湿了汗液的几颗小石头,他相信二师兄只是有一点点……迟钝,只要给他一点点时间,他应该会明白的。

里面的荆棘依旧别扭的想走,这次谷月轩却死死的拉住他绝不放手,而后刚才只不过是硬撑着的无瑕子突然倒下,两人立即就停止了争执飞跃到师父身边,一左一右的搀起了他,无瑕子摸了摸他们俩的头,微笑着老泪纵横。

东方未明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真好。他想。

他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退到三步的时候,他突然扭头开始发足狂奔。好像再看一眼他们,眼睛就要灼伤一般。

奇怪,我为什么要逃跑。

疑惑着这个问题的东方未明跑得比来的时候还快。

……

一个家。

一个重归于好美满和谐的家。

一个重归于好美满和谐的,他再也回不去的家。

……

东方未明无知无识的跑着,没注意后面一直跟着的人一个鱼跃把他扑倒在地,接着掏出钥匙噼里啪啦的解开了他的锁链。

“来痛痛快快的打一场吧,未明兄。”傅剑寒在他耳边轻声道。

东方未明愣了愣,摇摇晃晃的起身苦笑道:“这种时候解开我的锁?真不知道该说你自信还是自大。”

“因为傅某不太会说话,只能陪未明兄发泄一下了。”傅剑寒抽出长剑爽朗道,头带在风中飘荡飞扬。



-meiwan-

评论(8)

热度(14)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