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明傅】(6)

王太太卖萌真是第一鞭策力生产力

我的文速都要进化了

===========================

六、


“这……这是真的五毒宝典!”

蓝婷激动万分的从东方未明手中接过那本破破烂烂毫不起眼的旧书,轻轻的用手摩挲过封面的尘土,接着向着毒龙教的方向行了个族中大礼,口中念道:“不肖子孙蓝婷在此多谢毒龙教历代教主英灵保佑,让我能寻回失踪已久的五毒宝典……”

东方未明在旁边看着也是十分感慨,他也是凭一点联系和感觉来到这间毒屋,并无十足的把握,现在看来自己的运气还算不错,但是还是得再确定一下。

“那么蓝姑娘现在是否可以制作解药了?”

“嗯,应该没有问题。”蓝婷已经平静下来,开始细细翻阅五毒宝典,“刚才在屋里搜寻的时候,我看到这间屋子里还有不少毒物和材料,此地也算隐蔽,便在这里炼制解药吧,不过这毕竟是解药,还是需要一些别的药材。”

“这个好办,交给我们就好。”一旁表情轻松多了的傅剑寒搭着东方未明的肩,开心笑道,又不禁问:“未明兄是怎样想到它会在这里的呢?”

“我之前在森林里中了毒,一个古怪的少女给我解了毒并用我的身体炼制了七彩蛊王,我也是听到杨兄说那怪医也有七彩蛊王才突然想起,也许她就是那怪医……她后来把她的屋子送给了我,”东方未明想到杨云说的那少女被玄冥子逼死的情景,也不禁黯然道:“唉……她虽然古怪了些,但救了我一命,而且是个很善良的姑娘……要是我们当时再早一点到……”

傅剑寒也叹道:“死者已矣,未明兄也不必太过自责,也许我们可以在这里帮她立个衣冠冢。”

东方未明收回思绪,垂下眼帘道:“好。”

 

两人帮着蓝婷收拾了一下主屋,因为长久闲置,屋里已经布满灰尘和蛛网,角落里还藏着不少聚集成堆的毒物,要把它整理成能住人的状态很是费了一番功夫。之后两人又打理起旁边的杂物间用来休息,傅剑寒用几块木板搭了张小床,东方未明却远远的找了个角落搭了另一张,还在床头钉了个铁环,傅剑寒看着只能苦笑着摇摇头。

东方未明把整理的时候找到的怪医少女的一些物品埋在了小屋附近的一棵大树下,虽然插了块木牌但想想自己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只得作罢,树上的几朵小白花飘飘转转,洒在这一方新立的坟茔上。

也不知自己的坟以后会是个什么光景。东方未明想,认认真真的对着坟茔鞠了个躬。

 

三人便暂且在这里安顿下来。蓝婷每天足不出户的研制两种解药,东方未明和傅剑寒有时出去寻找药材,有时傅剑寒自己出去打猎和打探消息,东方未明便让他把自己拴在铁环上,帮着处理药材。

杨云解了毒后就马上回中原武林报告玄冥子的阴谋,但一些门派归顺天龙教的消息还是不时传来,这其中也包括铸剑山庄,两人都是十分担忧,不知那柔柔弱弱的小少主能不能抗的住,虽然想去看看情况,但东方未明上次在毒龙教已经暴露了行踪,恐怕玄冥子已经派出了不少人在追杀他了,再者蓝婷此时一心研制解药,若是此时被偷袭,那就万事皆休了。好在解药的研制十分顺利,只等成功那时再去解救铸剑山庄了。

 

“这是什么?”傅剑寒好奇地看着采药回来的东方未明小心翼翼地捧着一捧泥土,上面长着一根小苗。

“是根从来没见过的花苗,”东方未明把它轻轻的栽在一个花盆里,道:“我采药的时候偶尔发现的。”

“未明兄可真是……好雅兴。”傅剑寒举起葫芦喝了一大口酒道:“傅某除了酒和剑,其它真是一窍不通。”

“嘿嘿,那可不一定,”东方未明转了转眼珠,笑道:“说不定以后有一天,你剑也练到极致了,酒也喝腻了,就找个地方隐居起来养花去了。”

“哈哈哈,剑可以练,酒可喝不腻,”傅剑寒跳到东方未明面前,认真的看着他道:“有时候我觉得未明兄真是不可思议,武艺就不必说了,医术、毒术、厨艺、花艺、打猎、钓鱼……全都样样精通,你到底是怎么练的啊?”

东方未明笑笑,摇了摇头道:“哪有,我其实……还会茶道、打铁、书法、绘画、下棋……琴也弹得不错哦。”

傅剑寒看他这副臭屁的样子不由失笑,刚想笑话他几句,就看到他身体突然僵住了,妖异的红又开始包围他的眼眸,心道不好,忙紧握住他的手腕,东方未明这时啪地一把摁碎了花盆。

“未明!”傅剑寒大喝一声,东方未明身体一震,接着便浑身颤抖起来,双手紧抓住自己的双臂,咬紧牙关,眼中的红白两色像太极图案一般此消彼长,争斗不停。

傅剑寒听到他从牙缝中发出“滚……滚开……”的喃喃低语,知道他正拼尽全力抑制心魔和杀意,只能加重了手中的力道,希望能传递给他一些力量。

半晌,大汗淋漓的东方未明眼神恢复了清明,虚弱的靠在了墙边,傅剑寒忙一把扶住他,轻声问道:“未明,你怎么样?”

东方未明还在重重的喘着粗气,对傅剑寒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然后注意到地上给压的不成样子的花苗,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凄然道:“剑寒兄……你看……就算我……会的东西再多……现在也不过是个……连花都养不好的……神经病……了……”

傅剑寒心疼的抱紧他,抚着他的背柔声道:“没事的,你这次不是成功的抑制住心魔了吗?解药也快要配好了,很快就……都会好了。”

“是吗……”东方未明木然道:“剑寒兄,我现在常常在想,心魔是从我的心中产生的,那是不是说,我本来就是那个样子呢?现在这个说不定只是我隐藏内心的一个伪装?就算解了蛊毒,我的心里,还是存在着那些念头……剑寒兄,我好害怕,我很多次梦到,在各种各样的场景下,我杀死了你,一次又一次……万一真的……”

傅剑寒松开东方未明,直视着他的眼睛道:“那么未明兄,现在希望看到我死吗?”

“当然不会!”东方未明猛烈摇头。

“那么你为什么不能认为这个,也是你内心的想法呢?”看着东方未明发愣,傅剑寒又拿过他的手按在自己胸口道:“若是那是你内心的想法,那么这一下你大概就会取了傅某的心脏去吧,但是你没有。未明兄,谁都会有很多……不同的想法的,但是你愿意把它们隐藏起来,就算是被蛊毒激发出来,你也不想伤害别人,那样温柔又坚定的,就是我心中真正的……东方未明。”

东方未明又一次被他弄得无言以对了,呆立了片刻才勉强笑道:“剑寒兄和我这个神经病待一起时间长了,不怕也变成神经病吗?”

傅剑寒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笑道:“那样我就可以更理解未明兄的感受了,好像也不错。那时我们就是江湖上有名的‘神经侠侣’了,哈哈。”

你啊……真是永远不知道发愁怎么写啊。但是……也许……跟他在一起……这样的自己,也可以有期待和希望吗?

东方未明解下臂上的黄丝带,从里面抽出一根细绳,轻轻地系在那根花苗上。

 

傅剑寒近来出去的时间越来越长了,东方未明只当他是去更远的地方打探消息,也没有多问,直到一天傅剑寒说要送他件礼物,神神秘秘地把他领到屋后。

东方未明一眼就看呆了,一团鲜红的火焰跳动着燃烧在那里,但那并不是火焰,而是一朵花,东方未明也养过不少花了,却从没见过如此美丽的花,花瓣片片分开如同红宝石一般闪耀着晶莹的色泽,整朵花充满了蓬勃的生命力以至于东方未明感觉似乎能感受到心脏般的跳动。

东方未明正想问问傅剑寒是从哪里找到这样一朵花的,却突然注意到,花茎上,系着一根黄色细绳。那难道就是之前被他捏死又埋在屋后的那根花苗吗?

“没错哦,就是那朵花,”似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傅剑寒笑道:“我偶尔在屋后发现它并没有死呢,而是又从土里冒出了头,于是我去问了附近的花农,有个姑娘很厉害,说它是极其珍贵的花种——火凤凰,它的生命力很顽强,就算再怎么奄奄一息,只要有土和水,也会再次活过来,如同凤凰浴火重生一般……就是开花很难,我在她那里学了很多,没想到还居然真的开花了。”傅剑寒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道。

“你不是说对养花没兴趣吗?”东方未明看着他,缓缓靠近,“为什么?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到这地步?”

但是傅剑寒把目光转向别处了,犹豫着说:“那个……我发现……我喜欢上……”

他的嘴被堵住了,东方未明的气息很近,很好闻,并不像上次那样惊呆,傅剑寒看着未明颤动的睫毛,感觉自己似乎知道上次那种异样的感觉是什么了,同时也知道自己永远说不出那句话的最后三个字“……养花了”。

 

“未明,花都这么坚强了,你也要有信心一些啊。”

“嗯,我保证,绝不轻易放弃……

……只要有你,在我身边。”


-meiwan-

评论(7)

热度(12)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