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2)【明傅】

跨年快乐~

秀色可餐(?)的小傅好好吃\(^o^)/

========================

二、


虽然习惯了东方未明的天马行空,看到他回城之后第一件事居然是溜进铁匠铺的时候傅剑寒还能保持淡定,但等他在里面乒乒乓乓一阵之后拿着打好的东西出来时,傅剑寒就有点瞠目结舌了。

“未明兄你这是?……”他看着两条精钢锁链愣愣的问。

东方未明淡定的把两条锁链中的一条锁在自己的两个手腕上,另一条拴在第一条的中间,平静的说:“我这心魔,就像住在心里一个小屋子里,偶尔门开了,他就出来溜达一圈,完全无法预测的。刚才你说听杨兄提过西域有位毒医,或许解得了这蛊毒,此去西域路途遥远,虽然剑寒兄在我发作的时候制的住我,但也不能每天都不睡觉十二个时辰都盯着我啊,这样晚上或者你离开的时候把我找个地方拴起来,不是就安全多了。”

傅剑寒还是有点没缓过劲来:“那你也不必这样吧……”

东方未明把锁链递到他手里,眨了眨眼道:“你最好别太小看我东方未明的心魔哦。”

傅剑寒无奈的接过来道:“我怎么觉得我像史刚?”

东方未明笑道:“那我就是史燕咯。”突然变了个尖细声音道:“史捕头你行行好,看我这样一个弱女子,就放我一马吧~”

傅剑寒也十分配合的拽住锁链道:“大胆女贼,还不快把你偷的东西都给我交出来!”

“冤枉啊~”东方未明摆个委屈的表情道:“我偷的东西本来都藏在城里的箱子里,可是现在全让东方未明那混蛋拿走了……你们快去抓他吧~”

说完两人不由得都大笑起来。

 

东方未明上了锁链,自然不能再住在城中,傅剑寒买了两匹马,两人便一路风餐露宿,直向西域而去。两人都是过过漂泊日子的,这点苦对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路上傅剑寒去打些野味,拿回来给东方未明料理,说来这厨艺大师真是不简单,明明只是普通烤烤,却比很多酒楼大厨做的都美味。若是没有那条碍眼的锁链,两人看起来不过是普通的结伴游玩的少年侠客。

傅剑寒无聊的走在林中,这些天附近的野兽都认识他了,一看到他就作鸟兽散,给他的打猎增加了不少难度,但心里又有点担心未明,想早些回去,这时他听到了哗哗的流水声,不由心中一喜,快步上前,果然在不远处发现了一条清可见底的溪流。傅剑寒平日就很喜欢垂钓,知道这种溪流里的鱼十分肥美,眼下当然没时间也没工具给他钓鱼,但他也有别的办法。

三两下脱了上衣,傅剑寒屏住呼吸,轻轻浸入了小溪,趁鱼儿们还没反应过来,一剑一个,不一会剑身上就插满了鱼,像个糖葫芦串。

傅剑寒一把头露出水面就听到了远处传来的熊吼声,一辩方向,居然是他来的那边。当下立即跳出来把鱼扔在岸上,衣服也来不及穿就提气狂奔,没多远就看到那个蝴蝶似的绕着树上下翻飞的蓝色人影,旁边是一只张牙舞爪极力想把这只虫子拍死的棕熊。

熊对东方未明本没有什么威胁,但他的双手被拴在树上无法脱身,只能左闪右躲的避开熊的利爪,此时另一头熊突然从另一边冲出,对着东方未明的脖颈张嘴咬来。

但剑风比它的嘴可快多了,更别说是傅剑寒的剑风,这一下又快又准的穿过了熊的脑袋,另一边东方未明也终于得空一记佛山无影脚踢在了熊的胸口,大熊嗷呜了几声,瘫在地上不动了。

傅剑寒舒了口气,正想回身问东方未明有没有事,一记突如其来的肘击却猛的撞在他的肋骨上,傅剑寒猝不及防,长剑被撞得脱手飞出,他还来不及痛呼一声就被狠狠压在了地上。

他根本忘了这里还有一头比熊凶猛的多的野兽。

该死,一路上都没有发作,偏偏在这种时候。傅剑寒扭住东方未明的手腕,一记膝撞顶在他的胃部,趁他吃痛放松了一些力气,就想爬去捡剑,但马上又被东方未明扑倒,傅剑寒一身武艺基本都在剑上,与东方未明扭打半天始终无法脱身,却被他卡住了脖子。

傅剑寒挣扎了几下却发现东方未明的手放松了一点,那双红色充满杀气的眼眸中突然有了些别的东西,不如说有些呆滞,然后细细打量着他紧致结实带着些微水珠的身体,好像刚发现他没穿上衣似的。

傅剑寒正准备趁此机会反击,然而突然间毫无准备毫无预兆地,一个吻正正的压在他的唇上。

傅剑寒瞪大了眼觉得自己的脑回路有点不够用,连挣扎都忘了。那边东方未明已经直起了身子,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邪魅狂狷的一笑——傅剑寒觉得好像在说“多谢款待”一样——就向一旁倒了下去。

 

“真难吃。”东方未明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焦黑的烤鱼,嫌弃道,“你为什么不等我醒了烤呢?”

“等你醒了我们就都饿死了。”傅剑寒没好气的道,还没从“被好兄弟(至少是自己认为的)强吻了”的震惊中缓过来,他再心性洒脱这种事也不能当没发生过,但他又发现在震惊之余心中又升起一种其他的异样感觉。那之后他都不记得是怎么起来取回剑又去河边捡了衣服和鱼,没把鱼烤成灰已经算很不错了。

东方未明抬头看了看傅剑寒颈部的掐痕,想了一下道:“你看,疯狗不是那么好养吧?看来光绑手还不够,脚也得栓起来呢。”

“没错没错,”傅剑寒白了他一眼道:“应该把全身都捆成粽子,嘴里塞个苹果,放在马背上牵着走就好了。”

东方未明想像了一下大青虫般蠕动的自己,觉得有点不寒而栗,立马低头乖乖吃鱼了。他不知道傅剑寒在气什么,半晌还是低低道:“对不起。”

“什么?”傅剑寒反倒不明白了。

“没什么,”东方未明吃完把树枝甩到一边,抹了抹嘴道:“反正我欠你很多个‘对不起’,先说一个好了。”

 

两人的速度很快,没多久已经踏入了西域边界,感到风沙越来越大的同时气温似乎也一天比一天低,于是傅剑寒便在城中商铺买了两件旅行斗篷,仍是一红一蓝,倒也相得益彰。夜色渐沉,两人喝光了刚买来的当地特色的葡萄美酒,就一人靠着一棵树睡了过去。

然而傅剑寒睡得并不好。

他睁开眼睛,看向那惊醒他的呜咽声的来源,不远处那个蓝色的身影紧紧的缩成一团,不住地颤抖,好像在害怕着什么似的。清澈的月光笼罩着他,给那蓝色又添上了一种凄冷的色彩。

这阵子东方未明的心魔虽然又发作了几次,但今天这种状态还是第一次见。傅剑寒小心翼翼的靠近他,虽然之前险些被掐死的经历还记忆犹新,但傅剑寒实在是没法放着这样痛苦脆弱的东方未明不管。他一只手握紧剑柄,另一只手轻轻抚上了东方未明的肩。

东方未明感受到触碰,不由得又紧缩了一下,抬头看着傅剑寒,迷蒙的眼睛好像上了一层雾气似的,居然没有往常的攻击动作。傅剑寒放心了一些,动作依然是轻轻的,把东方未明拥在了自己怀里。

感受到渐渐平静下来的少年,傅剑寒不由轻叹一声,把他火红的斗篷盖在未明身上。这个太过倔强的家伙,总是什么也不说,连求死的时候都是那样云淡风轻,也不知道一个人独自背负了多少。若是没有这样发泄一下,会不会有一天就爆炸了呢……

……不想再让他一个人……

这种心情,真的只是因为他是好兄弟吗?傅剑寒自己也弄不清了。

 

东方未明突然恢复意识的时候,月亮还没有完全沉下去。

转眼看到搂着自己熟睡的少年,他就想一脚把他踹醒,这没记性的家伙居然离自己这么近的大剌剌的睡着了,该说他是傻呢,傻呢还是真傻呢?

东方未明想要悄悄地到离傅剑寒远一点的地方去睡,但又犹豫了半天,他这才发现,自己根本不舍得离开这个怀抱。

也许我撑着不睡着就好了吧。东方未明想,小心翼翼地一手抓住铁链不让它发出声音,一手抓过自己的蓝色斗篷盖上傅剑寒。这家伙不知道是不是梦到了什么好事,居然还笑了,两个浅浅的酒窝印在脸颊上。

东方未明看了这笑容很久。

这样好的一个人……他想……这样好的一个人,若是有人伤害了他……

……绝不饶恕。

 

漫天星辰如同飞溅的泪光般,星星点点的洒在依偎的两人身上。


-meiwan-

评论(5)

热度(9)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