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明傅】(1)

虽然是个百变怪但现在变个明傅也是没问题的!
虽然这篇依旧没啥自信还是发出来给冷圈的小伙伴取暖吧!大冬天的!
文速慢!在努力!王太太请不要轻易狗带!

ps.虽然是龙王线可是未明啥都没干呢就知道自己身世了
ps2.因为剧情需要有些事件顺序和游戏不同
===============


一、

傅剑寒还以为自己不会再见到东方未明了。

毕竟上次在森林两个人僵成那样,后来又听说他和二师兄投靠了天龙教,虽然对什么正道邪教没什么所谓,那是人家自己选择的道路,自己也没什么资格责备他,只是感叹一下从此殊途,也就罢了。自己一生向来豁达洒脱,和人相处连拌嘴都很少有过,却从来没见过东方未明这么别扭的家伙,大概也因此对他很是在意,吵了一会架却还是想要和他和好。

所以当那个跌跌撞撞浑身血污的身影猛的撞进刚从洛阳酒馆出来的他的怀里时,他引以为傲的反应速度一点也没有起作用,而是就那么愣在了那里。

“是……你……”东方未明虚弱的抬起头看着他,像终于舒了口气似的,含糊不清的说,又喃喃道:“……不……要……留情……”这几个字弱的几不可闻,却好像用尽了他最后的力气,然后便瘫在傅剑寒怀里,晕了过去。

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唤了几声也毫无反应,傅剑寒只得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发现他虽然样子可怖,伤却不重,那些伤口与其说是被人所伤更像是被树枝石头刮的,只是内息紊乱,忽快忽慢,颇有些走火入魔的迹象,但此时他晕着也无法助他调息。

傅剑寒抬头四下望了望,感觉也不像有人追杀的样子,此处虽离逍遥谷很近,但他多半是不愿回去的,而且他这样子和天龙教有什么关系还不好说,最终傅剑寒决定不想这是什么情况了,还是先把他安置好,等他醒来再详细询问吧。

看见扛着一个人进来的傅剑寒,客栈小二的脸色是有些怪异的,不过那人身上的血迹也让小二不敢多问,速速领他们去了房间就飞也似的逃走了。傅剑寒倒是不在意这些,他把未明放在床上躺好,简单包扎了一下,盖好被子,自己则抱着剑倚在窗框上闭目养神,毕竟这情况十分诡异,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到了大半夜料想到的攻击袭来的时候傅剑寒还是接的比较轻松的,他惊讶的是这攻击者来的方向,竟然是屋内,难道有人趁自己不注意的时候摸进了屋子?那未明他……在接招的空隙傅剑寒忙靠向床边,却发现床上空无一人,再加上这攻击者所使的掌法,飘忽柔美,宛若鬼仙,不正是自己看过无数次的天山六阳掌?

“未明!”傅剑寒又闪过一道凌厉的掌风,出声急道,“你怎么了?!”

东方未明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双目赤红,呼呼的喘着粗气,对他的话恍若未闻,身上流淌着的杀气宛若实质,嗓子里发出“杀……杀……都杀了……”的嘶吼声,又向傅剑寒猛扑过来,看起来更像一只负伤的野兽。

傅剑寒没有时间细想,又不想伤了他,只得不停的左闪右避。然而这家伙此时力气奇大,所出皆是杀招,自己又束手束脚,两人的武功本就不分上下,想把他无伤的打晕基本不可能。这时傅剑寒又想到未明刚才说的“不要留情”,莫非就是指这个情况?

这家伙一定是知道些什么,之后一定要好好问问他,傅剑寒心下做了决定,便也不再犹豫,扬剑出击,此时的东方未明完全不会防御,几个回合就被傅剑寒刺伤了肩膀,大概因为白天已经流了不少血,东方未明很快就坚持不住,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傅剑寒戒备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看他半天没动才缓了口气,重把他放回床上,给他包扎新添的伤口。

东方未明,你可真喜欢给人带来“惊喜”啊。傅剑寒苦笑了一下,把剑横放在膝上,打坐调息。

 

当他调息完毕时正好看见正细细打量他的东方未明,不禁下意识的抓住剑柄,但又马上放松下来——东方未明表情平静,显然是正常的那个。

“下手太轻了。”东方未明抚着肩上的伤,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看着傅剑寒欲言又止的样子,他沉吟片刻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过你得帮我一个忙。”

傅剑寒站起身来活动着筋骨道:“那有什么问题,只要傅某做得到。”

“放心吧,是很容易的事。”东方未明说着走到窗口,翻身跃了出去。傅剑寒已经习惯了他的出其不意,也翻出窗,紧跟在他身后。

东方未明身上有伤,提气跑了不远脚步就有些踉跄,几乎要摔倒,傅剑寒忙飞身过去想要扶住他,谁知东方未明并不领情,看也不看他伸出的手,喘息片刻就又向前跃去。

傅剑寒苦笑着收回了手,他为什么老是忘记,他们已经绝交了这件事呢?

 

东方未明最终停下来的地方,是城郊的一片荒野。他放缓脚步,慢慢走到并排而立的两方坟冢前,跪下来磕了三个头,又轻柔的拂去碑上的灰尘,除去坟上的杂草。

傅剑寒在一旁安静的看着,他的耐心一向很好,知道现在并不是问话的时机,因此直到天色渐沉东方未明清理完坟地挖完了坑都没有发一言。

活动半天似乎又牵动了伤口,东方未明弓着身冷汗直冒,又休息了半晌,才有力气道:“杀了我,放坑里,撒把土。怎么样?很容易吧?或者你直接刺一剑,我自己把心脏对准撞过去也可以的。”

傅剑寒望着东方未明,和自己初见时的天真和绝交时的别扭不同,平静的外表下,少年的眸子如一潭死水一般,巨大的悲伤和绝望凝聚在其间若隐若现。

“是很容易。”傅剑寒走上前来,“但是你还没有回答问题。”

“理由吗?呵,你昨晚应该已经看到了吧,”东方未明背靠着墓碑缓缓坐下,“我被人下了噬心蛊,平时蛰伏在体内,若是遇到什么巨变致心神激荡,便会产生心魔,这心魔一旦产生就会不定时发作,发作之时我就会无法控制心中的杀欲,失去理智,变成一个杀人狂魔。昨天我在树林里使尽浑身解数,却还是无法抑制自己,最后会下意识的去酒馆大概就是想找到你吧,毕竟……你赢过我,应该制的服我吧……不然洛阳的百姓可要被我杀光了。”他突然自嘲一笑,“原本让我那么耿耿于怀的事情,现在却这么让我安心,也是好笑。”

傅剑寒想到昨天他身上那纵横交错的血痕,也不知他是怎样在树林中横突直撞,苦苦抑制内心杀欲,心内不由一痛。

“是什么,让你产生了如此大的杀意?与你身后那两方墓有关吗?”傅剑寒开口问道。

不知是第几次惊异于傅剑寒的敏锐。东方未明沉默片刻,轻轻点了点头,像个孩子一样把头靠在冰冷的墓碑上道:“他们是我的父母,是天龙教的人。二十年前,为了一个信念和一件人人眼红的宝物被正邪两道追杀至此,现在江湖上那些道貌岸然的掌门前辈,每一个手上都沾过我爹娘的血,其中也包括我所敬爱之人的长辈。当时我为了查明我的身世才会去天龙教,直到昨天我才得知全部真相,却不想被人下了蛊毒。我想报仇,却不能就这样放纵心魔。”

“剑寒兄,你相信吗?”少年抱膝静静的看着天空,“我若成魔,这天下,也必将为之倾覆。”

他的语气表情都平淡到了极点,偏偏说着如此狂放张扬的话语。傅剑寒看着他,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也许自己心里是真的相信这一点。

他好像哪里都在,却又好像哪里都不在。他瘦弱的身体在这苍穹之下那样渺小,好像这世界只剩他一个人,他张开双臂拥抱世界,世界却只给他残酷的现实,即使这样,他依然不想毁掉这个他曾经爱过的世界。

这样的东方未明让傅剑寒突然觉得很心疼。他想说如果世界不愿拥抱你,那么我来。

东方未明继续说着,“心魔产生后我已经无法完全控制自己,连自杀也做不到,只好麻烦剑寒兄了。正好我们之前也绝交了,这样……你也不会伤心……”

“会。”傅剑寒干脆利落的打断他。

“啊?”东方未明有点没反应过来。

“这件事,我做不到,因为我会伤心。”傅剑寒半跪在他身旁,凝视着他的眸子。

东方未明有些奇怪,只是被看着,为什么会感觉有点暖和。他与那目光对视了片刻,便转过头去,轻笑道:“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只好再活一阵了。”

“只是剑寒兄一定要看好我哦。”


评论(6)

热度(16)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