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11)

十一、(真结局)


任剑南找到傅剑寒的时候,他不出所料的正在湖畔喝酒,那身影好像和漫天飞舞的红叶融为一体了一样,红的耀眼。


“杭州新酿的金古无双,”任剑南把酒坛放在他身边,随意坐下来道,“尝尝吧。”


傅剑寒也不客气,拍掉酒封倒满两碗道:“铸剑山庄如今在武林中的声望也数一数二了吧,想必忙得很,剑南兄怎么有空来找我喝酒?”


任剑南苦笑了一下道:“只是当时登门拜访道谢的人比较多而已,现在都一年了,早就平静下来。”


傅剑寒端着酒碗却迟迟没有喝,望着飘荡的红叶出神道:“都一年了啊……”


“是啊,不过八卦门和唐门的人还是不敢出门就是了。”任剑南笑道。


傅剑寒也笑道:“任伯父身体还好吧。”


任剑南喝了口酒道:“还好,找出下药的内鬼之后再没有复发。”


傅剑寒仰脖一口气喝干了一碗才道:“如果当时不是剑南兄为了治伯父采了那么多药在身上,而其中又有百年一遇的解毒圣药金蛇草,还真不知道会怎么样。”


“我也只是看它长得十分奇异而采的,还是剑寒兄认了出来。”


“说起来还是他教我采药的……所以说这人世间的因因果果,当真是奇妙莫测,”傅剑寒笑道,随即又敛去了笑意道,“我当时看到剑南兄居然把身上的药全部翻了出来,还是有点惊讶的,要知道你前一天晚上还是想要杀他的。”


任剑南耸了耸肩道:“我救的是他,也是陪我一路的朋友,再说没有他我们都死在那里了,还有什么好纠结的。而且现在……我爹没死,你也没死,我的毒也解了,和他之间,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他的语气突然严肃起来,“但是剑寒兄,你现在又是怎么想的呢?”


“我?”傅剑寒一愣,停了一会儿,抬头望着天空道,“我和他……自然还有要处理的事情,尽管他前不久才恢复意识,但又狡猾的溜走了,我只好在这里等他回来再说了。”


“是吗。”任剑南默然片刻道:“未明兄会忘记自己是‘东方未明’的记忆而只记得‘东东’的部分,也许说明……他真的想否定掉原来的那个自己吧……”


话音未落两人就听见远远传来三个字“傲------天-------兄-------”


傅剑寒回头的时候刚好看见跑过来的那个欢脱的蓝色身影“biaji”一声直直的摔了个平地摔,赶忙奔过去道:“睡醒了?不是告诉过你现在身体很虚弱不要乱跑的吗?”


“嗯……对不起……傲天兄……”东方未明鼻子压扁的闷闷的声音从地上传来,“我身体好像又没知觉了……”


傅剑寒熟练的将他从地上打横抱起,没好气的说:“你这一个月都跑出来几次了?哪次不是我抱回去的?为什么你就不能老老实实的呆在床上呢?!”


“呃……整天躺在屋里太无聊了啊。”东方未明满不在乎的抱住他的脖子。


跟在后面的任剑南哑然失笑,向他们拱手道:“任某还有事情,那么这便告辞了,下次再来喝酒。”


“那么剑南兄一路走好。”傅剑寒腾不出手来拱手,只能向他点了点头。


“好呀,剑南兄,我下次一定可以跟你们一起喝酒了。”东方未明开心笑道。


任剑南走到村口,眼神跟着一枚空中的飞舞的红叶不经意的一回头,见那红色身影抱着蓝色身影踩在一片深红中,这场景像极了一年前的那场大战。但这深红并不是血,四周飞舞的也不是残肢断臂,一个没有生死未卜,一个也没有悲痛欲绝,这样,不是也挺好的吗?任剑南笑了笑转身离去,装作没有看到红色身影肩膀上的人吐着舌头的坏笑。

 


“东东兄?”

“嗯?”

“你不是身体没知觉了么?怎么把我箍的这么紧?”

“我刚刚手上突然恢复了点力气~嘿嘿嘿。”

“?你在笑什么?”

“没什么啊。嘿嘿嘿。”

 


-zhenwanle-

======================

之后两人就愉快的过着嘿嘿嘿的日子了~

第一个长篇(并不长)就酱紫完结啦,感谢cctvktvmtv……不是,感谢所有的赞推荐和评论,支持着每次只能写五百字的我没有弃坑~谢谢大家啦o(≧v≦)o~~来这里跟大家一起玩很开心呢~(鞠躬)

爱侠客的大家,也爱爱着侠客的大家的大家~(好绕)

评论(7)

热度(10)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