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9)

天意城又要出来领锅(和便当)了

===========================

九、


“啊……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傅剑寒跃下马来,站在村子门口,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剑南兄你看你看,这就是我失忆后被捡到的地方哦。”他笑嘻嘻的说,完全没有要去刺杀武林霸主的紧张感。


刺杀天龙教主小分队从那晚之后就策马疾驰,只在马儿力竭之时才偶尔停下来休息,没多久就回到了开始的那个小村子。三人中情绪最好的却是傅剑寒,东方未明心事重重,任剑南倒是恢复了那儒雅的样子,再也没歇斯底里过。


这世上有过计划去刺杀自己的魔教教主吗?东方未明心中唉声叹气,觉得自己真是史上最杯具的魔教教主。


两人默默地跟着傅剑寒,看着他东跑西跑的到处打招呼、介绍村里的人和地点:“这位王大叔教过我挖矿……这位刘大婶经常送吃的给我……还有这个湖畔,是我遇到东东兄的地方哦,我们当时喝了一夜的酒哈哈……”


“傲天兄……真是个不可思议的人啊。”任剑南看着一阵风似的又跑远了的傅剑寒,说。


“是的……我也这么觉得。”东方未明赞同道。


村子不大,两人很快走到了傅剑寒暂住的小房子前,看见他正在从屋后一坛坛的运酒出来。


“今晚我们好好喝一晚……不,是好好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就杀上天龙教!”傅剑寒抱着酒坛笑道。


任剑南接过他手中的酒坛,却没有说话。


三人随意倚在屋顶上,此次对饮虽然没有上次的热烈,却也并不尴尬。月光如银沙一般,均等的撒在每一个人身上,月亮从来都是无悲无喜的,不同的只是人心罢了。


傅剑寒还是像以前一样喝着聊着,两人不怎么搭话也毫不介意,任剑南更多的是抬头望着月亮,偶尔才喝一口,不知道在想什么,东方未明还在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应对这操蛋的状况。


然而直到第二天三人走到山脚下东方未明还是没想出来,这时身旁的任剑南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到这里,就可以了。”


“啊?”两人诧异的回头望着他,以为他又要发作。


“我是说,两位兄弟陪我到这里就可以了,”任剑南抬起头,眼神一片清明,“虽然之前我是一个人,但现在我又有了两个朋友。我追不回以前的朋友,但不想再失去现在的朋友,就是这样了。这回我真的要回去山庄了,当然两位朋友也可以同去,任某可送你们些合手的兵刃。”


东方未明长出了口气,笑道:“剑南兄想通了?”


傅剑寒也开心笑道:“这可太好了,我……”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阴测测的声音打断了:“任少庄主,这和说好的的可不一样啊。”


一个紫皮怪人出现在他们面前,旁边是一个妖娆少女和一个野人般的大块头,周围又有很多蒙面武者包围过来。东方未明一路上都在努力思索,居然没有发现他们的存在。


任剑南咬牙道:“你们……在说什么?”


“唉,反正你也要死了,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吧。”紫皮怪人笑道:“本来的计划是你偷跑出山庄,被天龙教的人发现并残忍的杀害,任庄主悲痛欲绝,联合一些不愿臣服的门派打上天龙教,我们便可以趁乱从教主东方未明那里弄到我们想要的一些东西。但没想到你小子运气不错,被他俩给救了,于是我们就临时变更计划,让你们打上天龙教,我们也可以坐收渔翁之利……现在你既然又临阵退缩,那我们也只好更换为原计划咯。”


“你们……你们……”任剑南目眦欲裂,“难道说那些没回来的家丁……透露出我的行踪……都是你们?……你们到底是谁?!”


“哎呀呀,任少庄主变聪明了嘛。”妖娆少女咯咯笑道,“这样就更让人想爱抚一番了呢。”


“恐怕还不仅如此……任庄主的病,我们在酒馆听到的那些话,也是你们安排好的吧?天意城的三大杀手阁下?”东方未明沉声道。


毒意外的看了他一眼,阴笑道:“这位小哥倒是见多识广,一会给你留一个全尸好了……没错,任庄主还没死,只要我们停了药,他一定会有力气为爱子报仇的。”


东方未明歪了歪头,很久没有敢在自己面前如此放肆的人了,他正在考虑是用六脉神剑把他们穿成串还是用独孤九剑把他们砍成两截,就听到旁边的人朗声说:“你们竟然如此玩弄利用剑南兄!在下今日就算死在这里,也定要为剑南兄讨一个公道!”话音未落,那身影已经提剑上前。


东方未明这才想起来,他的高级功体和招式都已经被封印了。


被一个名叫傅剑寒的饰品。



-meiwan-


评论(2)

热度(8)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