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6)


英雄救美啦,美是谁呢?

=================

 六、

这是一个随处可见的路边小酒馆,有气无力的悬在半空中的写着“酒”的脏兮兮的旗子和倚着门打瞌睡的店小二无不暗示着它的惨淡生意,不过今天,老板的运气似乎还不错。


两个风尘仆仆的剑客挑开门帘坐了下来,在老板的连声叫骂中小二终于醒来了,赶忙扛着坛子给两人上酒。


“啊!终于活过来了!”红衣剑客一口气喝了一碗,大笑道。


“是啊,还好这里有家酒馆,不然今晚又要被傲天兄拉着比剑睡不成觉了。”蓝衣剑客也笑道,他喝得更斯文一点,但一碗接一碗也是丝毫不慢。


“嘿嘿,对不住东东兄,没酒喝总是会烦躁。哎!老板,你家酒还不错啊!为什么都没什么客人呢?”红衣剑客喝的开心,转头问一旁的老板。


“少侠喜欢就好……”老板小心翼翼地陪着笑,又换成一副苦瓜脸道,“以前生意是很好的,但是自从天龙教……”老板不禁压低了声音,“……一统江湖之后,各门派要么破落萧条,要么战战兢兢,我这依托江湖客的小店自是没什么生意了……尤其是最近又颁布了禁足令,吓得各门派大小弟子都不敢出门,我这店啊,真是快要关门大吉了。”


“什么?这天龙教竟霸道如斯?”红衣剑客惊诧道。


“可不是吗,少侠不知道?”


“我们兄弟一直在海外闯荡,最近才回来的。”蓝衣剑客微微一笑,解释道。


“这样啊,难怪。”老板接着说道,“听说那天龙教主东方未明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嗜血狂魔,极其残忍,用药控制了武林不说,还要他们每天供给他一个美女来享乐,而且他要每天吸十个人的血才能保持所练心法,不然就会走火入魔……”


红衣剑客越听越是目瞪口呆,道,“若真是这样,这位教主可真是人神共愤,罪大恶极了。”


“就是,理应千刀万剐,挫骨扬灰。”蓝衣剑客也拍了一下桌子,随声应道。

 


这两人自然就是东方未明与傅剑寒了,一路上两人不知道听了多少这样的描述,东方未明连别人当面骂他都毫不在意,更别说跟这些山野小民计较了,一开始还有些无奈,习惯了之后还能一起骂上两句。


“怪不得这一路都这么无聊,原来是托了天龙教的福。”傅剑寒留恋的望了望被他们甩在身后的小酒馆,打了个哈欠道。


是啊,当然是托我的福。东方未明就把这当夸奖了。


两人离开村子已经一个多月,时而缓缓徐行时而以轻功赶路,除了不是每天都找得到喝酒的地方外倒也逍遥自在,就是太和谐了什么事都没有,在镇子里也最多就是帮这家送个梅子那家送条鱼什么的。


“怎么?傲天兄还想来个英雄救美……”东方未明没有打趣完就停住了,与傅剑寒对视一眼,知道他也听到了前方树林中传来的刀剑相斫之声,两人默契的挺住了脚步,保持戒备。


刀剑声喊杀声越来越近,隐约中已经可以看到一个跌跌撞撞的身影在勉力支持,且战且退,看起来受了不轻的伤,后面七八个相同服饰的人在后面紧追不舍。


这两拨人……看起来都有点眼熟?东方未明正凝神细看身边的红影已经跃入了战场。


“众位这样以多欺少,恐怕不是英雄所为吧。”傅剑寒长剑一闪,挑飞一枚飞向那人后背的飞镖,朗声说道。


对面众人看他剑法高超,一时不敢上前,只戒备的打量着他。


那人看着这个仿佛从天而降仗剑挺立在自己身前的背影,竟然如遭雷击,呆立当场,只发出一声颤抖的:“剑……”


傅剑寒也正扭头笑着问他:“这位兄台,你没事吧。”


那人看见他的脸,又是一愣,表情迅速的黯淡下来,片刻之后才说:“我没事,多谢兄台搭救。但请兄台还是速速离去为好,天龙教人多势众,犯不着为了在下得罪他们……而且,你又很像在下的一个朋友……”


“那你就当我是你朋友好了啊。”傅剑寒笑道,突然扬剑出击,原来东方未明正从另一边突入战场,两人夹击之下没多久就放倒了这伙人。


东方未明收剑回鞘,看着不远处那颗浅蓝色的脑袋,有点头疼。但是还好傅剑寒没有头疼,看来是没有触发记忆。要说这次出来最不想遇到的人,这家伙绝对能排进前三甲,要不是自己做了两手准备,傅剑寒的衣服不是以前那件,剑法因为融入愈多也和以前有很大差别,不然戏都演不下去了。这家伙难道是知道自己这禁足令主要针对的是他,故意跑出来给自己添堵的吗?


“哎,东东兄,剑南兄在问你的名字呐。”胡思乱想的未明被傅剑寒这一声拉回了现实,看来这两人已经互通了姓名。虽然心里说你不都说了嘛,还是抱拳道,“在下姓东名东字东东,幸会。”


“在下铸剑山庄任剑南,多谢两位救命之恩。”任剑南被这一串“东”搞得有点晕,又面露忧色道,“天龙教后面还有很多人的,我们最好快点离开这里。”


话音未落就听见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喊道:“教主有令,擅自离开门派的掌门少掌门一律杀无赦!大伙一起上,教主重重有赏!”


看着一个抓着鸡腿的大胖子和一个拎着酒坛的小瘦子带着几十号人包围过来,东方未明感觉自己早晚要被自己作死。



-meiwan-


评论(8)

热度(6)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