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5)

五、

要他一生为你画~眉~(误)

写个吻就是我的极限了……不知道有没有能炖肉的那一天(望天)

 =======================


梦里没有刀剑,没有鲜血,没有无面部的父母惨死的景象……不知多久没有做这样的一个梦了。


要是早点……要是那天……


这一觉睡的太好以致于傅剑寒推门进来的时候东方未明还在床上发懵,然后他才反应过来昨天的情况,有点紧张的盯着傅剑寒。


“东东兄,你醒了?”傅剑寒端着个大碗放在桌上,“快来尝尝隔壁大婶给的鱼汤,当然鱼是我钓的啦。哦对了,这个房子也是大婶借给我住的。”


听到这个称呼东方未明才放松下来,看来昨晚是自己听错了,笑道:“是啊,叨扰傲天兄了。也不知小弟睡相怎么样。”


傅剑寒挠了挠头道,“昨天这酒真邪门,居然把我们两个同时放倒了……一想到天下还有什么奇酒,在下就心痒难耐,何况天下之大,也会有很多奇事吧……东东兄,我想要去外面看看。”


“外面?”完全没想到对话发展方向的东方未明不禁一愣,脑中迅速转过了无数个念头,遇到以前的熟人听到以前的事情你让人认出来了恢复记忆了怎么办不恢复疼晕了怎么办虽然我一统武林但不确定因素那么多遇到危险了怎么办我他喵的这么努力的维持着这个美梦你也理解一下别人的辛苦啊魂淡再说天下的酒你基本都已经喝过了啊……


总之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好啊,我陪你去。”


 

自己早该知道有这一天的,这虚假的笼子怎么困得住苍鹰呢?只是自己总不愿面对罢了。总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东方未明并没有放弃治疗,回到天龙教后,立即着手下达一系列禁足令,命令各派掌门及少掌门近日无事不得外出,违者杀无赦,有事的需向相关部门递交申请,等待教主批复。这个“近日”并没有期限,众人也不敢多问,只道教主又心情不好了,都答应着下去了。


没什么心事的傲天欢脱的收拾着行李,直到一个大包袱砸在他面前,他从包袱后探出头,看见面色不善满头大汗的东方未明,小心翼翼地问:“东东兄,这是……?”


虽然这无忧无虑的家伙有点让人气不打一处来,但那单纯的笑容又特别可爱。东方未明最终只能默默地打开包袱,露出一大堆瓶瓶罐罐。


“这不是女孩子用的胭脂吗?”傅剑寒拿起一瓶,奇怪的说。


东方未明换上一副严肃脸,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记得傲天兄说过,你当时是受伤晕倒在村口的,又会武功,很有可能是被江湖仇家追杀到此的,你这样直接出去,又被仇家发现怎么办?小弟略学过一点易容术,可以让你看起来像是另一个人,以防万一。”


傅剑寒张着嘴呆呆的听了半响,才抚掌赞叹道:“东东兄真是心思缜密,又替傲某考虑的如此周到,真是感激不尽。那么,现在你是要给我……化妆?”


“是易容!易容!”东方未明没好气地道,“快,把眼睛闭上。你想不想在今天出门啦!”


傅剑寒闻言忙闭上了眼睛,然后听见对方说:“你可不许偷看。”然后感觉头带被拉了下来盖住了眼睛,不禁暗笑他也太不放心自己了。


一会儿是笔刷刷的画,一会儿是贴了什么东西,画嘴唇的时候感觉滑腻腻的,不知道用了什么工具,还画了很长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头带终于又拿回去了,傅剑寒睁开眼睛,看见正在收拾工具的未明。咦?他的脸怎么有点红?


“东东兄你发烧了吗?”傅剑寒凑过来,一脸担心的看着他。


“没,没有啊。”东方未明心虚的移开视线,刚才这家伙闭着眼睛微仰着头的样子怎么看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自己一个没忍住就……还好没被发现的样子。


“傲天兄想去哪里?”东方未明赶紧转移话题。


“嗯……没什么目标呢。就……走着看吧。”傅剑寒无所谓道。


“那往南走吧,听说风景很好。”


“好啊,那马上出发吧。”


西方没路,北方有天山,东方有杜康村,东方未明觉得自己真是操碎了心。



-meiwan-


评论(7)

热度(5)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