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4)

这章好卡==邪明心理真不好把握……

以及小傅治愈力MAX! (ง •_•)ง

================


四、

几个月之前的他们喊着对方的名字,刀剑相向生死相拼,如今的他们以假名相交,用的却是最初的真心。


东方未明一有空闲就往小村子赶,同时命教众收集天下美酒,借口自己常去各地采买,一坛坛的往傅剑寒那里背,两人常常一喝就是一个通宵,对酒当歌,舞剑对招,酣畅快意。有时候无聊了还会教他采药打铁什么的,不过如果东方未明拿着琴棋书画之类的东西来,傅剑寒就立马逃之夭夭了。


在村子外,他是杀伐果断,令人闻风丧胆的东方圣教主;在村子里,他是初出茅庐,不知愁苦的东东少侠。


这个美梦到底是为了他编织的,还是为了自己呢?


明知这是个随时都会醒来的美梦,东方未明却越来越沉溺其中,尤其是杀了人之后,每每会跑到傅剑寒这里来。有时未明会想,若是没有这个梦,自己会不会已经坏掉了呢?


自己害死他的至交,害死他的亲人,害死他的快乐,他却给了自己一个可以休憩的小筑,多么讽刺啊……不,多么……不公平啊。


 

今天的酒似乎格外苦涩。


感受到心里隐隐的抽痛,东方未明郁郁的放下酒碗。


真快,又到五月了吗?


对面的傅剑寒很快注意到他的异状,不由得出声询问:“怎么了,东东兄?”


“没什么。”东方未明故作轻松的笑道,“只是突然感觉身体不适,今日便到这里吧,改日再来陪傲天兄喝酒。”说完起身正要走,却没曾想突然被人攥住了手腕。


“傲天兄这是何意?”东方未明一点点眯起眼睛,邪气在眼中若隐若现。


傅剑寒似乎也被自己的举动吓了一跳,但他的手并没有松开,就像平时握着剑一样稳定。


“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感觉,以前……曾经因为类似的事情,非常……非常后悔……你若是有心事,你若是当在下是个朋友,就说出来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牵扯到记忆的缘故,傅剑寒说的很慢很费力,眉头像在忍受头痛般微微皱起。


东方未明看他这样也不禁心下一软,眼神也不再锐利,扶着他到床边坐下说:“好了,我真的没什么,你先松手吧。”


“一个人……的话……看到的东西……会变少……共同……承担……兄弟……不是应该是……这样的吗……”傅剑寒好像没有听到一样继续说着,眉头皱的更紧了,眼神也飘忽起来,好像这段话在他的记忆中憋了很久很久。


东方未明没有说话,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在破庙的那一晚,自己确实是被一种强烈的孤独感所包裹,除了仇恨再看不到其他。然而这能怪身边的人吗?从小他就是这么一副外热内冷的性格,跟谁都能打交道,但却没让任何人走入他的内心深处。剑寒兄……居然为这种事情这么后悔吗?真是从以前就这样了,明明不是他的错却还抱着酒跑来道歉,什么都揽到他自己身上……那一次也是善于伪装的自己,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失控吧……因为在剑寒兄面前,自己总是比平常焦躁,因为面对那让自己自惭形秽的火一般的明媚和坦荡,自己总是好像,要被灼伤一般,分分钟想要落荒而逃啊……


这家伙真的还没恢复记忆吧……未明转头看向安静了半天的傅剑寒,发现他已经歪在床上不省人事了。摸了下他的脉,还算正常,大概是以前的记忆冲击再加上酒的缘故导致晕了过去吧。


东方未明站起身来想离开,却发现手腕上还挂着只手,他抬起右手想把那只手拿掉,又停住了,默默半晌,无奈的叹了口气,躺在了傅剑寒旁边。


“好吧,我说。但是你睡着了,这可不能怪我。很久以前,有一对夫妻……”


故事不长,但未明说着说着,眼皮却渐渐沉重起来,当说完最后一个字,他的意识已经模糊不清了,朦胧中,他好像听到有人在说:“再也不会让你独自一人了……未明。”


这家伙真的还没恢复记忆吧……这是他沉沉睡去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meiwan-


评论(7)

热度(6)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