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风云传】【结局之后】

有时会想想那些结局的CG图之后的事情,再加上玩完龙王线的残念,不知怎么形成了这个脑洞。没什么CP,非要说可能正明x邪明吧

ps:第一次写请轻拍
ps2: 写于dlc出之前,一直不知道哪里可以po




1、
东方未明斜倚在河岸的草地上,星月之辉点点滴滴的洒在河里,也洒在他淡然无波的脸上。他从身畔折下一枚草叶含在嘴里,嘴角不觉微扬,这个无意识的动作让他觉得怀念。
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并没有让他睁开眼睛,太熟了他一听就知道是谁。
来人在他身边坐下,道,“东方兄,你真的要去吗?”
“要去的,总是要去的。”东方未明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回答说,“这次在唐朝玩的很开心,也玩够了,该干正事了。”
来人沉默了一下,又道,“你做好准备了?”
“哦?”东方未明谑笑道,“徐兄你带我离开的时候特意让我看到那家伙屠灭师门,杀妻背友的景象,难道不就是希望我这么做吗?”
“那只是你离开原来时空时其他平行空间激发出的一些时间碎片……”
“不过你还是告诉了我穿越到其他平行空间的方法。”
“……是的。因为当时你的状态……但是我们已经一起穿越了这么久,看无数个王朝强盛衰落,如过眼云烟,我还以为你已经看开了……”
“别人的事可以当看戏,自己的事却永远不可能。谁也……无法真正理解别人的感受。”东方未明换上了第二根草叶,“况且……杀了我的师父和师兄的人,我绝不会原谅。”
东方未明站了起来,眼睛如星空般深不见底,“哪怕那个人是……我自己。”

2、
东方未明坐在宽大光滑的座椅上,心不在焉的听着夜叉汇报情况。满脑子在想这椅子怎么能这么难受,又硬又硌,也不知道天王龙王玄冥子怎么坐的。
“……综上所述,正派那边已经组织不出像样的抵抗。江湖上已没有任何反对我天龙教的声音,只是不知地牢里的那些……”
对了地牢,东方未明心想,差点忘了。一会儿得去一趟。“那个时候”差不多了,大概就这几天吧,自己的预感一向很准。
该来的总是要来。
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夜叉已经缓步上前,依偎着他的身子,吐气如兰:“教主~这次人家可是出了很大的力呢~能不能多给人家一年的解药呀~”
要是剑寒兄在这里她会怎么样呢?东方未明心中突然冒起这个无来由的念头。大概又要伪装成乖巧小媳妇吧,虽然夜叉是很妩媚动人,但这年纪也……剑寒兄就是口味独特,不愧是真主角。
真想再和他喝一杯。
看着欢天喜地的离去的夜叉,东方未明就想笑。这次给她的并不是平常的那种解药,她在天龙教呆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告别了,剑寒兄还等着她呢。
从地牢出来已经很晚了,冷风吹动起他的华贵的丝绸长袍。之前一套衣服穿了四年,想想就心酸,当上教主之后终于有套好点的衣服穿了,但其他的造型就没有变,他可不想像龙王那样头上插着二斤卡子,审美什么的就不说了,也不嫌沉?真不好理解。
来到房门口,空气似乎并不像往常那样平静。
东方未明深吸口气,推门走了进去。
果然,屋里已经有人了。

3、
东方未明觉得这架没法打了。
他的每一招,每一式都似乎落在对方的预料之中,虽然对方的每一招他也接的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屋内,两人你来我往过了几十招,却都几乎毫发无伤。
这时两人突然默契的同时停手,乌云散去,一束皎洁的月光映入窗口,照在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上。
东方未明看着东方未明。
愣了片刻,霸主未明忽地仰天长笑起来:“徐子易,这就是你的杀招吗?我知道你一直在想办法对付我,可还是低估了你的想象力!”
旅者未明平静的直视着他:“你该知道天下已没有人是我们的对手。”
“好!很好!好久没有能像这样战个痛快了!”霸主未明说完又冲了上来,“来分个高下吧!”
天山六阳掌,如来神掌,降龙十八掌,野球拳……天下最顶尖的武林绝学在这间小屋内横飞直撞,屋内家具一阵阵噼啪作响。两人都无兵刃,只以拳掌交手,不同于开始那样的试探,双方都发了狠劲,拳拳到肉,似都有不能战败的理由。
不知打了多少个时辰,终于在双方的一次对掌之后,两人均受伤倒地,气浪冲天而起,早就摇摇欲坠的小屋瞬间化为废墟。
“我赢了。”旅人未明说,看着浑身鲜血,萎顿在地的霸主未明,虽然他知道自己大概也是这副样子。
“哈哈,果然是这样吗?”霸主未明也看着他,“你真是个笨蛋啊,东方未明。明明有着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幸福,却非要来管这里的闲事。”
“是吗?我以为,你一直在等我呢。”旅人未明笑道。
霸主未明的眉心跳了跳,却没有说话。
旅人未明接着说:“还有,我会来到这里,不是因为我是我们中最强的,而是因为我确实是个笨蛋。我得到了一切,却又亲手放弃了。无家可归,无牵无挂,在时空中无限漂泊,实在没有比我更适合这个任务的人选了。”
霸主未明默然片刻,说:“原来如此,所以你会知道。”
旅人未明说:“其他的东方未明也知道,如果他们能来,他们也会来的。”他顿了顿,“来给你你想要的终结。”
霸主未明又笑了:“我们已经走上不同的道路,你又怎知我的想法?”
旅人未明看着他,道:“'……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个万人景仰的大侠,岂能坐视他人有难,而不仗义相助?要是我在此退缩,我一辈子也瞧不起我自己。'你是说过这句话的吧?”
看着对方默认,他接着说道,“没有这句话,我们不会被大师兄捡回逍遥谷,也就没有后来的我们了。只要说过这句话,那么你,就仍然还是东方未明。”
霸主未明听着这句有点绕的话,终于还是释然了:“没错。我自知所行皆为不忠不义不仁不孝之举,但是,我却没法不为惨死的父母报仇,一路走来……我也并不后悔,师父,师兄,红殇……这都是我选择这条路所应付出的代价。如今武林平定,该死的不该死的都已归去。仇既已报,那么我这恶人,也该有一个制裁才对。”
他说的很开心,好像很久没有人和他这样说过话了。缓了口气,他接着说,“我刚才去地牢把蓝婷穴道解了,锁也打开了,守卫也被我支走了。她会给众人配'唯我独命丸'彻底的解药,之前试验成功了一颗,我已经给夜叉了。天亮的时候蓝婷大概就会醒来了,等她放出隔壁的天王……”
旅人未明讶然道,“天王没死啊!”
霸主未明翻了翻白眼,“你要是每场战斗输了的人就死了到现在都死多少人了啊?我只是盯着参与了那场追杀的人打,其他人能抓起来就抓起来了,死在混战中的话也没办法。天王那一票人都没死,我还等着他来接盘呢,他的话说不定真能实现那个理想乡……没死的人还多着呢,比如夜叉假装给了剑寒兄最后一击,又在清理战场的时候偷偷把他捡回去了,我偷偷在后面跟着,那洗衣煮饭熬药喂药的贤妻良母夜叉真想让你们都看看,剑寒兄的表情也让人笑的满地打跌……”
他重重的咳嗽了几声,头微微后仰道:“应该……没什么事剩下了吧……”
旅人未明笑道:“夏侯兄他们发现你的尸体说不定会把你鞭尸示众、挫骨扬灰、人头悬挂在城门上……要不要我帮你丢下悬崖?”
霸主未明认真的摇头道:“不不,悬崖是二师兄的。我的尸体……留在这给他们开心一下也好。”
说完他才发现旅人未明已经一点一点的缓行到了他旁边,他正想说放着我在这马上就死了不用努力过来补刀了,旅人未明就将他抱在怀里了。
旅人未明的动作很轻,好像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他轻轻呢喃着:“很辛苦吧,很孤独吧,这条路……结束了,安心的……睡一觉吧……”
一滴清泪从霸主未明的眼角流下。
“谢谢你……东方未明……死在自己手里……感觉还不错。”
“我也是。”
如此,再无声息,只有寒风吹动碎石瓦砾的呼啸之声。

4、
旅人未明保持这个姿势久久没有移动,直到清晨的第一缕晨光洒满人间。
他低低的叹了口气道:“也许你,才是我们之中最勇敢的一个东方未明。”他将霸主未明的身体放平,拭去了眼角的泪痕。
霸主未明的脸上还带着了却一切的笑。
旅人未明又试着站起来,未果。于是笑道:“徐兄,看来还要麻烦你了。”
徐子易不知从那个角落冒出来,神情复杂的看着他。
旅人未明继续道,“我的尸体留在这不太好,可是我走不了啦。你帮忙随便找个地方埋了吧……丢悬崖也行,我不在乎,他刚才那么说大概还是不好意思面对二师兄吧。
徐子易痛苦的闭上眼睛道:“为何?为何会这样?这段时间我一直陪你练功给你找秘籍发丹药,为什么……”
旅人未明笑道:“徐兄太看得起我了,我刚才杀的可是武林排名第一的邪教教主哎。刚才我说我赢了意思是会比他晚死。再说我们都是未明,他死了我没死也太不公平了。况且……”他歪了下头,道:“这样的结局,我并不讨厌。”

5、
“想什么呢?小师兄?”
东方未明回过神来,看见刚从屋外端着锅子进来的小师妹,笑了笑说,“没什么啊。”
王蓉把元宵递给他说,“骗人,你眼睛都红了,跟哭了似的,”又转向一旁的荆棘,“恶师兄你是不是又欺负小师兄啦!”
荆棘哼了一声道:“现在我还欺负的了他?”
王蓉想了想说:“也是,不然你也不会被小师兄打晕扛回来了。”
荆棘扭过头又哼了一声:“我那是不想和他认真打!”
王蓉将盛好的元宵递给师父道,“是是是恶师兄刀剑无双天下第一。”
东方未明看着斗嘴的两人就想笑,决定先不去理会突如其来涌上心头的莫名的悲伤,然而这时一只温暖的手掌轻轻抚上了他的额头。
“未明,不舒服吗?”谷月轩的眸子一如既往,温柔又关切,东方未明的眼泪却一下子流了出来,但他依然展颜笑道,“没有啊,只是觉得,这样和师父大师兄二师兄小师妹一起吃饭……”
“……好幸福啊。”


END

评论-5 热度-25

评论(5)

热度(25)

©小焰 / Powered by LOFTER